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麻烦大了
    凌晨三点,姜正义觉得伤势稍稍好了一些,没有那么疼痛后,就躺在担架上由吴敌和下人开车送回家修养。

    一到家,他让下人将担架放在客厅里,就吩咐把那个杀手带上来审问。

    “说,你究竟是谁?!”姜正义居躺在床上,扭过脑袋居高临下的望着杀手质问道。

    “杀了我吧,无论你怎么拷问,我都不会泄露半个字的。”

    断臂杀手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目光无比幽怨的盯着姜正义看,有气无力的倔强道。

    “啪——”

    旁边一个保镖伸出手,直接朝杀手脸上扇了一巴掌,怒喝道:“给我老实点!”

    “呵呵呵呵——”

    杀手脸上挨了一巴掌并没有一点点生气,相反还冷冷笑了起来,“我说过,就算把我千刀万剐,你们也别想从我口中套出什么东西。”

    笑完,他目光怨恨的瞪了吴敌和姜正义一眼,狰狞道:“还有你们两个,甚至你们整个姜家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都抹干净脖子等死吧!”

    “啪!”

    保镖怒了,抬起手又狠狠朝他扇了几巴掌,“让你嘴臭!”

    吴敌走了出来,挥挥手说道:“你们几个先出去吧,这里留我和姜叔叔就行了。”

    他知道保镖这种审问方式是不对的,每一个杀手能出来接任务之前,不知道经过多少抗击打训练,区区几巴掌又算得了什么?

    杀手们都很有组织性自律性,如果手段不够狠,他们就是宁死也不会服从。

    “给你一分钟的思考时间,自己老老实实说出来,还是我亲自出手逼问?”

    待下人和保镖都退去,吴敌冷冷的对杀手质问道。

    “杀了我吧,无论你采取什么手段,我都是不会屈服的。”杀手倔强的回应,望着吴敌的眼神均是满满的怨恨。

    要不是吴敌,他早就完成任务回去交差,姜正义一家三口尸体都凉了,也搞不懂究竟是谁下的手。

    “看来,你真的需要吃点苦头了。”

    吴敌勾起嘴角玩味的笑着,他扭过脑袋看了姜正义一眼,道:“叔叔,您先把脑袋扭过一边,或者我先把您送出去先,可能画面会有点血腥。”

    “没事,我都这把年纪的人了,还有什么场面是没有见过的?”姜正义笑着说道。

    “好吧!”

    吴敌应了一声,半蹲在杀手的面前,微笑的问道:“最后在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要是再不老老实实配合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呸!”

    杀手朝吴敌吐了一泡口水,用着不太标准的华夏语说道:“脑袋掉了也不过是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呵呵。”

    吴敌扭过身子躲过口水,眼神开始变得冰冷了,“既然这样,那就试试高级间谍才能尝到的审问手法吧!”

    吴敌开始使用特殊手法审问了,于是整个客厅都爆出一阵杀猪般的叫吼声,让远处的人听起来都不禁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大约五分钟后,杀手终于撑不住,向吴敌一个劲的求饶着。

    吴敌让他求饶了好几分钟,精神快到崩溃的时刻,才将特殊的审问手法停下来,并快速提问几个问题。

    “其实我是猎鹰杀手的成员,并没有人雇我来的,只是我与姜正义有私人恩怨,所以亲自上门报仇来了。”杀手喘过气来后,有气无力的回应着吴敌的问题。

    “胡说八道!”

    姜正义一听,顿时就厉声指责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怎么可能会和你结下仇恨?”

    “呵呵呵……你是没见过我,可你知道方海山吗?”杀手冷笑着质问道。

    “方海山?”

    姜正义一听眸子就爆射出精芒,显然感到有些诧异的那样子,扭过脑袋盯着杀手质问道:“你是他的孩子?”

    “不错。”

    杀手略有些怨恨的答应下来。

    “他过得怎么样了?”姜正义关心的问道。

    “你要有脸问?”

    杀手一听此言,好似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他笑容凝固,无比怨恨的望了姜正义一眼,咬牙切齿愤愤道:“我能有今天,全都是拜你所赐的。”

    “此话怎讲?”姜正义不解的开口问道。

    “哼,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当年我爹和你一起打拼,让你们姜家实力突飞猛进,成为全国五百强企业,没想到你转眼就把他踢开,丢给几个臭钱就自己霸占两个人一起创下的硕大果实。”

    杀手无比怨恨的望着姜正义,讲诉他过来暗杀的原因,“我爹离开姜氏集团终日郁郁不欢,他觉得这是你对兄弟的背叛,可又对你无可奈何。终日拿酒来买醉,没多久就抑郁而死。从那一刻起,我就对你充满了怨恨,但却拿你没任何办法,最终只能加入杀手组织。”

    “什么,他死了?”姜正义满脸震惊的说着,随后一脸悲痛的说,“我知道他可能会恨我,以为他这么多年都没有过来找我,就是躲到某个小角落里面厚积薄发,再次创业证明给我看他是多么的强。没想到他却萎靡不振……”

    “姓姜的,你也不用在这里兔死狐悲了,你真有心当年就不会赶走我爹了。”杀手气呼呼叫骂道。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背叛了兄弟情,而是无可奈何啊!要怪就只能怪你爹太风流,做事又太过火了。”

    姜正义重重叹了口气,解释道:“当年你爹和我都年轻,他在公司又位高权重,经常利用自己职权去和其他女孩子发生亲密关系,过后又不对人家负责,有几个女股东都遭了秧。”

    “当年很多女技术员、股东,重要员工都对他怨念很重,三天两头投诉,我要不把你爹解雇,那这些重要员工一走,我们辛辛苦苦打下来江山,不就是轰然倒塌了吗?”姜正义满是无奈的说着。

    一个大公司除了领头的能力出众,下面还要有一群得力干将才行。

    没了得力干将,领导出众,也只是个光杆司令,总不能分身处理所有实务。

    再者,领导潜 / 规则也不对啊!

    “哼,我是不会相信你的鬼话的。”

    杀手愤怒的讥笑道:“我爹临终之前已经告诉我,是你背叛了他,还叫我好好努力,将来替他出这口恶气。”

    “那你爹有没有叫你来杀我?”方海山问道。

    杀手一时语塞,他爹直到死,都没有说过一句叫自己来杀姜正义。

    “我们恩怨暂且不说,他叫你出口恶气,目的是叫你好好努力走正道,将来干出一番大事业,超过我们姜家狠狠扇了我几巴掌,让我知道即使不用他出马,他儿子都比我强!我相信,他在九泉之下,也不愿见你误入歧途成为一名在刀口舔血的杀手。”姜正义说道。

    “哼,你也不用在这里装好人了,既然我落入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杀手根本不领情,冷冷的狞笑道:“反正我知道,用不了多久,也会有人过来帮我报仇。”

    “哎!”

    姜正义重重叹了一口气,道:“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我不会为难你,你走吧。从此我们恩怨一笔勾销,我不会去找你麻烦,你若再来暗杀我,我也不会客气了。”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收买我?让我放弃对你的仇恨?”杀手一脸狰狞的嗤笑道,“不管我死还是没死,你都逃不过我们杀手组织追杀的!”

    “吴敌,送客。”

    姜正义心情很乱,也懒得理会太多,罢罢手就示意吴敌把杀手送出去。

    他似乎想到什么,又道:“还有那条断臂也给他吧,现在去找个医生接,应该还能接上。”

    吴敌乖巧的点头,照着吩咐去做。

    “姜正义,我不是不会放过你的!别以为我会感激饶我一命。”杀手被吴敌提起朝门外走的那一刻,愤怒的朝姜正义放狠话。

    末了,他又扭过脑袋看着吴敌,“还有你,总有一天我也会把你出挫骨扬灰。”

    吴敌摇摇头勾嘴淡笑着,并没有回应什么。

    他将杀手送出姜家大院,随意扔在路边后,就转身回去找姜正义。

    “姜叔叔,问题有点大条了!”

    吴敌刚来到姜正义旁,就一脸凝重说:“我倒无所谓,倒是你恐怕麻烦大了。”

    ps:求票!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