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爹哋,妈咪,你们回来了!?”

    姜初柔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玩手机,假装刚有人进来般抬起脑袋,旋即两眼放光又蹦又跳的迎了过去。

    “嗯,这客厅怎么有股恶臭味?”

    姜初柔的母亲陆熏儿进入客厅,眉头不由皱起,用手扇了扇鼻子。

    父亲姜正义也是露出苦瓜脸,“柔柔,你又搞了什么鬼?”

    “没有,是蠢货胡乱在客厅撒尿,下人又没来得及拖地罢了。”姜初柔甜甜的笑着回应。

    姜正义微眯着眼盯着她看了两秒钟,才笑着说:“你是我的宝贝女儿,你究竟有没有撒谎我难道还不知道吗?”

    “老爸真讨厌,竟然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姜初柔娇嗔着,并没有再去辩解父亲不相信自己的事情。

    陆熏儿朝角落的拖把走去,溺爱的埋怨道:“你这人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弄脏了地板也不会拖一下地。”

    她长得非常漂亮,皮肤细腻白皙的鹅脸蛋,留着丸子头看起来非常年轻靓丽,就跟个二十出头的未婚时尚女性一般。

    姜初柔能长得这么漂亮,很大程度上都是继承了她母亲的优秀基因。

    ……

    另一边,吴敌进入姜初柔的房间,目光开始贼溜溜了的四处打量着。

    她的房间清一色的粉色装扮,连被子、床套都是粉红色的,看起来格外的温馨。

    结合姜初柔大大咧咧,甚至有些小女孩性子来看,喜欢温馨很浪漫没有什么问题。

    房间装饰都很不错,只是……太乱了!

    如果不是房间里面充满香水味,一眼就让感到温馨感的话,吴敌刚进来的刹那,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到垃圾场里面了。

    东西随便摆放,吃完零食了垃圾也没有及时丢,将整个垃圾桶都给放满了。

    电脑桌上,还有半包没有吃完的辣条,以及一些饼干碎屑落在桌面上。

    “靠——”

    吴敌仅仅是看了一眼,就惊得忍不住感慨道:“玛德,一个女孩子,竟然比我这个大男人还要乱。”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走过去帮姜初柔收拾房间。

    不过吴敌也知道每个人都有两面性的,看起来外表光鲜看着宝马的不一定有钱,漂亮的女孩子也不一定什么都弄得很整洁,他们只是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其他人,真实的一面只有自己,以及最亲近的人能看到。

    吴敌很幸运,能看到姜初柔最真实的一面。

    当然,那不是她故意给看到,而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

    ……

    “咦,垃圾桶里怎么会有一堆脏东西,好像是呕吐物。”

    陆熏儿拖完地后,拿着空气清新剂对着屋子猛喷,很快就注意到垃圾桶内发出来的臭源,瞄了一眼后疑惑道。

    “玛德,吴敌这个混蛋怎么不知道把垃圾袋绑起来啊?”

    姜初柔见老妈发现垃圾桶内的呕吐物,内心紧张和愤怒死了,暗暗辱骂吴敌这个白痴不知道合上垃圾袋。

    “柔柔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陆熏儿回过脑袋,对着姜初柔质问道。

    “嘿嘿妈咪,我中午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有点反胃所以吐了。”姜初柔不好意思的笑着回应道。

    “你说谎了!”

    陆熏儿板着脸,语气淡淡的揭穿道:“我们一进门你就说狗狗在撒尿,现在又说是你呕吐,你究竟在隐瞒什么?”

    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姜正义听到妻子怎么说,当即也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扭过脑袋说道:“柔柔,爸爸从小就告诉过你,说谎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

    “嘿嘿。”

    姜初柔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对着父母做了个鬼脸,两只食指放在下面相互缠绕,道:“那个……那个人家都长那么大了,还吐到地上多丢人啊!我只是不想被你们嘲笑,所以才那么说的。”

    陆熏儿将空气清新剂放到一旁,径直走到姜初柔面前,板着脸严肃问道:“告诉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妈,人家都说我自己吐的了,你还不相信,让你宝贝女儿说那么丢人的事情出来。”

    姜初柔走过去搂住陆熏儿的手腕,轻轻的摇了摇,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撒娇道。

    陆熏儿丝毫不被姜初柔卖萌行为所动,板着脸冷冷说道:“你是我的女儿,你有没有说谎我不知道嘛?从小到大,你每次说谎,都是食指缠绕,即使我告诉提醒了你很多遍,你也改不掉这个习惯。”

    “嘿嘿——”

    姜初柔见装不下去,只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其实刚才是有个朋友过来玩玩,我骗他吃狗粮,然后他吐了而已。”

    “你这丫头,我小时候说过你多少次了?要礼貌对人,你怎么又犯错误了呢??”

    陆熏儿一听姜初柔拿狗粮给别人吃,当即不满的训斥道,“还有你那个朋友在哪里,赶紧去和人家道歉认错。”

    “嘿嘿……他已经走了。”落熏儿笑着说到,十分注意不让自己才食指缠绕。

    “呵呵。”

    陆熏儿只是笑笑没有说话,接着扭过身子对门口叫喊道:“家福,你给我进来一下。”

    “诶——”

    外面一个下人应喝了一声,连忙跑了进来,“夫人,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姜初柔看到这个举动,脸蛋瞬息就有些难看了。

    “跟我说说,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小姐带谁来过家里?”陆熏儿询问道。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当父母的最不想见到子女对自己撒谎,特别是还是躲着他们跟人接触,怎么都让当父母的担心啊!

    要是碰到品性不佳的坏人怎么办?

    “这个……”

    家福做出一副回想的样子,眼神却求助似的望向姜初柔,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总不能告诉陆熏儿,刚才小姐和一个男的在客厅里面啪啪啪吧?

    这不是出卖小姐,和暴漏自己等人偷听的事实吗?

    姜初柔怎么都是这个家的成员,一旦事情处理好了,那等待家福的就是下岗和苦日子了。

    “你敢!”姜初柔没有说话,只是用一束杀死人的目光朝家福投了过去,似乎在恐吓的他的那样子。

    “看来,事情还真不简单啊!”

    陆熏儿能成为豪门妻子,洞察力和智商岂是一般胭脂俗粉可以比拟的?

    她很快就发现姜初柔的威胁眼神,意识事情的严重性。

    陆熏儿也知道家福一说以后就被穿小鞋,于是欣然一笑的说道:“行,既然你们不说我就不问了,反正客厅有摄像头,我自己就去调录像就好了。”

    姜初柔:“……”

    她呆滞在原地,急得都快哭了。

    她之前还用摄像头这招来威胁吴敌,没想到转眼间就被老妈用来对付自己了。

    还真是万物相生相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妈,我说,我全说了,你别看了好吗。”姜初柔一想到自己被吴敌捏脚,那羞羞的画面被母亲看见,连忙过去拉住陆熏儿的手。

    她宁愿自己坦白,也不想让老妈看到那一幕。

    ps:求票!兄弟们,木木说到做到。你们的票数多木木的更新也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