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母爱的味道
    “却,就你这样子,倒贴我都不要呢!!”

    姜初柔鄙夷的看着吴敌,又猛地啃了一口慕斯。

    她那像樱花瓣般性感的小嘴,沾满了奶油,不过由于脸颊如芭比公主般可爱,看起来并没有一点点滑稽,相反小罗莉的味道就更浓了。

    就像那种四五岁的可爱小女孩,满满的都是童真。

    “好吃吧?”

    姜初柔看起来真的是饿坏了,津津有味的啃着慕斯,同时不忘打量着吃着牛肉干的吴敌,并询问道。

    “味道还不错。”吴敌点了点头,又扔了一块牛肉干进嘴巴里面,“这牛肉材质很不错,好像是野生放养的耗牛,而且里面没有添加防腐剂,采用的是一种古老流传下来的香料代替,纯天然无污染。”

    “好吃你就多吃点呗。”姜初柔满是奶油的小嘴咧开,如婴儿般粉嫩的双腮都沾染上了不少,看起来就像一只肥嘟嘟的猫咪一般,萌死了。

    “恩。”

    吴敌点点头,吃了几块就觉得口有些干,于是喝了几口牛奶。

    “这牛肉是哪里买的?我也想去买几包放在家里面,半夜饿了不想出门,就打开吃几包就行了。”吴敌疑惑的问道。

    “嘿,这可是从欧洲那边进口过来的,皇家专供,一般人可吃不到。”

    姜初柔翘起小嘴,略有些得意的那样子说。

    她的眸子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波澜壮阔的胸膛挺了挺,道:“不过,你既然想吃,我家里还有不少就都给你吧。反正我也不吃。”

    “你不吃那买来干嘛?”吴敌疑惑的询问,刚才姜初柔眸子里面闪过一抹狡黠被他捕捉到,总感觉这小罗莉在打什么坏主意般。

    “嘿嘿。”

    姜初柔看到那半包牛肉干被吴敌快吃完了,于是诡异的笑了起来,让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吴敌还没搞明白究竟是咋回事的时候,姜初柔指了指那包牛肉干,“诺,你自己看包装不就知道了?”

    吴敌本能的将目光移下去,发现这袋牛肉干均用的商标和相关信息均用英文来标注。

    之前吴敌接过来只是大致看了一眼,确定里面是牛肉干就没有在注意,加上姜初柔在哪里大口大口吃着慕斯,食欲都被调动了,谁还懒得去关注啊?

    “钻石级皇家牛肉干?”

    身为特种兵的吴敌精通各国语言,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包装外表那句大英文的意思。

    他在将目光往下移,看到那排细小的相关信息,只是读到第第一句,整张脸就呆滞了,“仅限六个月以上的成年狗狗食用。”

    “卧槽——”

    吴敌反应过来,将手中的那袋牛肉干朝姜初柔扔了过去,眸子喷出两道炙热的怒火,大吼道:“姜初柔,你竟然拿狗粮给我吃?”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姜初柔拿狗粮递给自己,那只叫做‘蠢货’的哈士奇,会咆哮和投过来幽怨的目光了。

    感情是吴敌抢了它的粮食吃,能不让狗生气吗?

    “哈哈哈哈——”

    姜初柔偏过身子就避开差不多只剩下个空袋子的牛肉干,纤细的食指指向吴敌,笑得眼泪都快掉落下来了,“我原本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你竟然把它给吃了!”

    “呕——”

    吴敌知道自己吃了狗粮后,只觉得腹部里五脏翻腾,本能的张开嘴巴就吐了出来。

    “喂喂——你别吐在这里啊,把我家地板弄脏了,你拖啊?”姜初柔看到吴敌吐了,当即停止大笑,连忙的叫喊道。

    吴敌没有理会她,张开嘴吐得就更加卖力了,差不多连昨晚吃的宵夜都给吐了出来。

    混蛋,竟然欺骗他的感情!

    ……

    姜初柔见地板弄脏已经成为定局,已经懒得在和吴敌计较什么,又继续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你个白痴,我随便给你东西也吃,哈哈哈哈!”

    “呕——”

    吴敌又猛地狂吐了一阵,随即抬起脑袋,很是生气的看着姜初柔,骂嚷道:“姜初柔你太过分了!”

    “哈哈哈——”

    姜初柔得意的笑着,“叫你花心,背着苏大美女出去找其他女人,这点就当做是惩罚你了!”

    “呕——”

    吴敌又吐了一阵,感觉肚子空空实在是吐不出来后,才冲过去在客厅餐桌上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嘴巴后,开始用愤愤的目光盯着姜初柔,一步步朝她走了过来。

    一直在没心没肺笑着的姜初柔,终于笑容凝滞,感觉吴敌生气起来的面孔,就好似魔鬼一般可怕。

    她开始一步步慢慢向后倒退,略有些畏惧的望向吴敌,语气有些打颤的叫嚷道:“死吴敌,你想干嘛?快滚开,你实在是臭死了!”

    “我臭死了?”

    吴敌狞笑了一声,步伐一点都没有停下来,很是生气的说道:“我那么信任你,你竟然拿狗粮欺骗我,你实在是太可恨了!”

    “哼,谁叫你背着苏大美女去和别的女人乱搞,我就是看不惯你这样,咋地?”

    姜初柔双手叉腰,挺了挺那壮硕无比的胸膛,理直气壮的回应道。

    “我去和别的女人乱搞关你啥事?你又不是我的女人和老婆。”吴敌牙齿左右一阵蠕动,气呼呼的质问道。

    “我……”

    姜初柔被吴敌说得语塞,一时竟不知怎么回话才好。

    很快,聪明伶俐的她就完全发挥出女人的胡搅蛮缠能力,丝毫没有半点悔意的说:“苏大美女是我的闺蜜,她的事就是我的事,苏轻眉舍不得跟你抱怨,那我就替她打抱不平,你不服啊?”

    “那她作为的女朋友该做的事情,是不是你也可以代替啊?”

    吴敌目光还是充满怒火的盯着姜初柔,气呼呼的一步步向前逼近。

    姜初柔见到过了这么久吴敌怒气还是没有平息下来,真的是感到害怕了,一步步的向后倒退,怯生生的质问道:“死吴敌你想干嘛?我告诉你别乱来,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后悔?”

    吴敌冷笑了一声,虚张声势的爆喝一声,接着就猛地扑了过去,“刚才你欺骗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现在会后悔?”

    “啊——”

    姜初柔对吴敌突然猛扑过来吓了一大跳,情急之下连忙向后爆退,没想到脚却崴了了一下,身体瞬息失去重心,惨叫一声就朝地面坠落。

    “姜初柔。”

    吴敌见状着急的叫喊一声,扑过去就搂住她的小蛮腰,希望不要摔倒。

    他是生姜初柔的气,但不至于非要动手报复的地步,只是狐假虎威让这丫害怕,下次不敢对自己这样。

    没想到,姜初柔是真的害怕吴敌会报复做出出格举动。

    “砰——”

    吴敌成功搂住姜初柔的腰,但由于角度太斜无法站起,两个人身子都重重摔倒在地面上。

    他的手护住姜初柔的身体重重与地板碰撞,脑袋则是猛地向下一压埋在姜初柔的身体里。

    “好香!”

    倒地的刹那,吴敌只觉得脑袋像是撞进一堆棉花里,暖暖软软的,像小时候依偎在母亲怀抱里,满满都是母爱的气息。

    ps:求票,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