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幽怨的目光
    江城郊区,某个废弃的化工厂内。

    潜入江城的马家三少爷带着一票手下,躲到里面继续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生存着。

    他们毕竟是华夏的叛徒,不敢住酒店和太过于张扬,要是被华夏方面各大势力眼线注意到,并递交给政府,那即使是有了三头六臂也要完蛋了。

    “三少爷,消息已经打听到了。”

    一个黑影溜进废弃工厂某房间内,对着马家三少爷汇报道:“那个妨碍我们控制吴敌的势力,是京城江家人。江家的五少爷来江城,最近和吴敌在一起,是他帮忙出的手。”

    “京城江家?!”

    三少爷挑了挑眉头,一脸凝重的在思索着。

    好半响后,他终于想了出来,略感到惊讶的嘀咕道:“江家在京城势力非常强大,家族里面出了许多人才,有进入参军在部队取得很高成就,也有从政取得不错职务的,而且地下势力也认识不少,想要与他们为敌,很困难啊!”

    “那我们该怎么办?就这么放过这个侮辱了我们,还大言不惭看不起我们整个马家的杂碎?”下人疑惑的嘀咕道。

    “吴敌肯定是要死的,不过在他死之前,必须利用他把我七弟弄出来才行。”

    三少爷揉了揉太阳穴,显得无比为难的那样子,道:“不过,按照当前的形势,他又有江羽扇这家伙护着,想要动手很是困难啊!”

    “是啊,我们要是不能尽快动手,多呆在江城一天,就多了一天的风险,要是被华夏情报局等眼线注意到,那我们就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一个在马家地位挺重要下人感叹道。

    “呼——”

    马家三少爷深吸了口气,沉思了一会儿后,缓缓开口说道:“先把信息给总部传递过去,看看老爷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决。”

    ……

    中午,吴敌在学校侧面等到了姜初柔,那丫正开着一部惹火的红色玛莎拉蒂跑车。

    “去你家干嘛?”吴敌坐上副驾驶,忍不住就瞟了正在开车的姜初柔一眼,疑惑的问道。

    “问那么多干嘛?到了不就知道了?”姜初柔微微扭过脑袋瞥了吴敌一眼,没好气说道:“这么大的一个人,难不成害怕我吃了不成?”

    “没错,就是怕你吃了。”吴敌一个劲的点头,很是实诚的回答道。

    姜初柔今天穿着一件很很宽松的黄色连衣裙,由于正在坐着开车,加上凶器特别大,因此领口开叉的间隙很大,随便一喵就可以看到大片雪白。

    孤男寡女共同回家,她又穿得这么性感暴露,想不让人怀疑动机不纯都不行啊!

    “滚!”

    姜初柔没好气骂嚷道,由于用力很大胸膛一阵欺负,随身携带的那对凶器,更是露出大片白光,以及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

    尼玛!

    仅仅是看了几眼,吴敌就感觉自己身体一阵燥热,鼻血都快流了出来。

    这小萝莉看起来很娇小,可真是有料啊!

    以吴敌这种资深人士的目光,敢百分百确定是纯天然,没有半点儿化学成分在里面。

    “哼,盯着人家的温柔乡看了那么久,还说自己不是一个花心大萝卜的色胚子。”

    女人对自己随身携带的凶器都很敏感,无论男人在那个角度瞟了一眼她都能感觉得到,更别说盯着好几眼了。

    吴敌:“……”

    尼玛,他又不是故意看的。

    谁叫姜初柔穿得那么宽松,温柔乡又那么的硕大,随便瞧一眼都可以看到。

    怪他咯?

    “哼,你个大涩狼!”姜初柔翘起粉红色的樱唇,婴儿肥的脸蛋鼓起,娇嗔的骂了一句。

    “尼玛,老子不看了还不行吗?”吴敌说着就转过脑袋看着窗户。

    姜初柔开了一会儿车,见吴敌真的没有将脑袋回过来,又开口说道:“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嘴上说着不看,其实心里还是非常想看,甚至想要摸一摸看看手感怎么样吧?”

    吴敌:“……”

    他扭过脑袋瞪了姜初柔一眼,“妈蛋,要不是你在开车,我真想一把掐死你了。”

    “却,你敢说你不想摸?”姜初柔翻了记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吴敌无语,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发觉经过姜初柔这么一说,还是挺想摸摸。

    他倒不是试试手感,而是想知道究竟没有没注入硅胶,纯粹是对知识的渴求和探索,纯洁得很!

    “要不你就摸一下吧,我保证不会告诉苏大美女的。”姜初柔朝吴敌抛了一个媚眼,声音嗲嗲地说着。

    两个人处在狭小的空间内,姜初柔又说出这么诱 / 惑无限,令人想入非非的话语,一时气愤无比尴尬啊!

    “滚!”

    吴敌很快就回过神来,没好气的瞪了姜初柔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故意试探我,我要真摸你肯定会躲开,还把我欲要猥琐你的事情告诉苏轻眉。”

    “哈哈哈哈——”姜初柔只是咧开嘴没心没肺的笑着,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她笑得抓住方向盘的手都有些不稳,差点都引发车祸,还好吴敌反应快帮忙稳住方向盘。

    ……

    二十分钟后,吴敌终于来到姜初柔在江城的豪宅。

    他父母一般都很少回家,应酬太多十天半月甚至更久才回来一次,多数时间都在酒店里度过。

    豪宅除了保安,就只剩下几个负责姜初柔衣食住行的下人了。

    “饿死了!”

    回到家里的客厅,姜初柔立马打开冰箱,拿出一块没有吃完的慕斯,送到嘴巴里面猛啃了起来。

    听到她回家动静,一只哈士奇就猛地朝楼上跑了下来,摇着尾巴对姜初柔卖萌撒娇着。

    “蠢货别闹!”姜初柔轻踢了哈士奇一脚命令道。

    蠢货想来就是狗儿的名字了。

    “我相信你也饿了,这是牛肉干和牛奶,你先吃着应付肚子吧,待会我们在出去吃。”姜初柔从冰箱里面取出半包开封了的牛肉干以及一盒牛奶,朝吴敌递了过来。

    “谢谢。”吴敌客气的接过食物,他也有些饿了。

    “吼吼吼——”

    哈士奇好似才发现吴敌这个陌生人一般,猛地朝他狂吠着。

    “蠢货别闹,自己人!”姜初柔瞪了哈士奇一眼,呵斥道。

    哈士奇略有些幽怨的看了吴敌一眼,很是不甘的灰溜溜离开。

    姜初柔一边大口大口啃着慕斯,不解的望向吴敌说道:“你怎么不吃啊?难不成还害怕我对你下毒不成?”

    “还别说,我真怕你下了迷 / 情药,这样子我清白之身就毁了。”

    吴敌嘴上这么说,还是拿起牛肉干嚼动着。

    ps:求票求票,木木需要你们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