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你究竟有多坏
    “咚咚咚——”

    第二天早上七点五十分,吴敌刚想乘坐公交车去公司上班,口袋里的爱疯手机就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是姜初柔打来的电话。

    “咋了?!”吴敌滑动接听询问道。

    “还能咋地?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姜初柔在电话那头不满的埋怨道。

    “这不是废话嘛?哥哥我还等着做公交车去上班呢!”吴敌说道。

    “装,去泡妹子还说去上班。”

    姜初柔在电话那头满是不信的讥讽道:“就你那吊儿郎当的花心猥琐样,除了对美女感兴趣,我就不信你能干一定正经的事情来。”

    吴敌:“……”

    尼玛,他这么善良正直可爱,过路都会扶十四到三十八岁的弱女子过马路,直到现在才有了苏轻眉这么一个女盆友,算是花心大萝卜吗?

    “怎么没话说了?是不是被我说得心虚了?”姜初柔在电话那头咄咄逼人的质问道。

    “咳咳……”吴敌故意干咳了两声,道:“别乱侮辱哥的光辉形象啊,在怎么说哥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要是你让哥又回到光棍的生活,我可是要把你掐死。”

    “却!”

    姜初柔在电话那头鄙夷了一声,完全不相信吴敌所说的话那样子。

    好半响后,她才冷冷的在电话那头质问道:“既然你说我冤枉你,那你就跟我说说,你和陶艳丽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陶艳丽啊?我不知道。”吴敌挠了挠脑袋,完全不知道这个女孩子是谁。

    他平日里很少和女孩子接触,除了苏轻眉和姜初柔,剩余的都在霜叶集团里。

    加上公司里又那么多漂亮的女职员,吴敌完全搞不懂明白,谁才是陶艳丽。

    “装,你特么在给我装。”

    姜初柔满是不信的在电话那头讥笑道,“人家都亲自找上我这里来了,你以为装疯卖傻就可以糊弄掉?”

    “什么意思?”吴敌不解的问。

    他还真不是装,而是真的不知道陶艳丽是谁,也不知道姜初柔究竟在说什么。

    “好你个乌龟王八蛋,老娘我都说得那么清楚了,还在电话里装疯卖傻。”

    姜初柔听闻吴敌的话,顿时就有些生气了,“是不是我把苏大美女叫过来,再带着你去见那个陶艳丽,你才肯说实话?”

    吴敌:“……”

    他还是搞不明白姜初柔这小罗莉究竟在搞什么,一头雾水的质问道:“我说,你就不能把话说清楚吗?”

    “妈蛋——”

    姜初柔怒了,在电话那头骂了一句,气鼓鼓地说道:“陶艳丽找到了我,给了我一万五的现金,还叫我转交给你,你敢说你们没关系?”

    “哦哦哦……我终于想起来了!”

    闻言,吴敌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恍然大悟般想了起来。

    陶艳丽就是那个跟了个渣男,还被他骗取搞贷款、借高利贷的女孩子。

    当初吴敌在江城大学树林里面修炼,出来正好碰到她被几个放高利贷的混混拉进树林里面,欲要对她轮流用强的。

    吴敌看不下去,才站出来帮了她一把,为了解决后患,拿出一万五给她先还高利贷,就当是借自己的。

    她当时对吴敌承诺一个星期还,吴敌也没有指望她能准时还款。

    毕竟这不是一笔小数目,真要那么容易找到钱,陶艳丽早就还了几个混混,而不是拖了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差点都被别人以身抵债。

    吴敌完全是出于帮人帮到底而给她借钱,同时用借的名义,也是让她晓得金钱来之不易,不是随便装个可怜,就有人帮买单的。

    没想到,她还真的找到姜初柔,并还钱了。

    “卧靠,到现在你才想起来她是谁!”

    姜初柔听闻吴敌的话语,顿时像听到什么秘震惊的事情一样,忍不住在电话那头叫嚷道:“妈蛋,你究竟祸害了多少个女孩子,搞得连有些人都记不得了?”

    吴敌:“……”

    尼玛。

    他只是嘴上风流实际行动很纯洁的好人,到现在都还是原装产品,有姜初柔说的这样?

    “玛德,陶艳丽这妞长得也算不错了,虽然没我和苏大美女那么漂亮,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了。你丫竟然吃了就不记得,究竟是有多么禽兽啊!”

    吴敌:“……”

    他忽然有种想吐血三升的感觉?

    姜初柔这脑袋里都是装着什么东西啊?

    还能在一起好好玩耍吗?

    “咳咳……”

    吴敌干咳了几声,示意电话那头的姜初柔冷静下来,道:“其实……我和她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只是见到她被债主欺负,顺手救了她,并借钱帮忙解决后顾之忧。”

    “装,你丫再给我装!”姜初柔满是不信的嚷嚷道,“我要是轻信你的话,就特么是白日见鬼脑袋进水。”

    “真的 ! ”吴敌信誓旦旦的说道。

    “却!”

    姜初柔鄙视的说道,“就算现在没有什么,以后肯定会发见不得人的勾当。陶艳丽长得那么漂亮,你肯定打着先在她心理取得好感,所以才会帮忙,日后双方感情到一定程度再慢慢推倒她的主意。”

    吴敌:“……”

    妈蛋,姜初柔这小罗莉也太能胡搅蛮缠了,什么都被她扯出来。

    “行了,既然她还了钱那你就拿去花吧,我还要坐公交车去上班,就先这样了!”

    吴敌已经知道在和着小罗莉聊下去,男人为什么不能生孩子都被她扯出来,落荒而逃的就想挂断电话。

    某个伟大的先人说过,和疯子斗嘴的是傻子,和傻子斗嘴的人就是疯子,与女人斗嘴的人就是又疯又傻。

    “你敢!”

    姜初柔在电话那头气鼓鼓的叫喝道:“你要是敢挂断电话,我就告诉苏轻眉,说你背着她和其他女孩子鬼混,看她还爱不爱你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吴敌有些生气了,声音都提高了那么几分。

    “中午来学校接我,然后一起回我家,我再告诉你。”姜初柔说道。

    “去你家?”吴敌愣了一下,想起小罗莉那污污的场景,而且又喜欢自己,不由内心一紧,担忧道:“这孤男寡女的,你不会……不会想对我干什么坏事吧?”

    “你妹!就你那鸟样老娘我还看不上呢!中午赶紧给老娘滚过来。”姜初柔气呼呼的骂道。

    吴敌:“……”

    他才不相信姜初柔的话呢,无数先辈已经证明女人的话都是反过来听的。

    不要就是要,不喜欢就是喜欢。

    姜初柔已经无数次向吴敌表白遭句,没想到她的好闺蜜却先一步和吴敌走在一起。

    吴敌想,她不会见没法光明正大抢过来,故意制造孤男寡女在一起的机会,等生米煮成熟饭,就实现弯道超车甩开苏轻眉成功和自己在一起。

    吴敌越来越觉得这可能性很大,满脑子都在想着,姜初柔真要乱来,自己该怎么反抗呢?

    ps:木木求点票,只要票多木木的书就会免费阅读。兄弟们,看你们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