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谈崩了
    漓江大酒店举行这场私人鉴宝会已经结束,舞台上剩余的石头均已经被人挑选并切开,但出来的宝贝甚少,十几个才有那么一两个出了丁点翡翠,半个玻璃种都没有。

    这次酒店方面采购过来的石头,最有价值的几个都落在花冠一行人的手中,而他本人更是冠绝全场的存在,开出价值上亿的冰种。

    第二名就是三胞胎姐妹了,也是经过花冠之手,让人觉得有种献殷勤的感觉。

    其他的也有两个人开出上千万的宝贝,至于剩下的就没有任何一个开出超过五百万的,毕竟花冠只是挑选有些技术,并不能完全确定哪个石头有宝贝。

    最让人感到奇葩的是,吴敌这个家伙选了一块众人都觉得没用的废石,偏偏就开出个冰种。

    即使才值一百万了,可还是成为全场最令人刮目相看的人之一,带来的影响力丝毫不弱于花冠。

    “江公子,吴敌兄弟,鉴宝会已经结束,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吃个宵夜吧?!”

    花冠主动来到吴敌和江羽扇的身边,出声邀请道。

    吴敌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并不太想继续去吃东西,但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把目光投向江羽扇。

    他是跟着江羽扇过来的,怎么都得给几分面子。

    “三点多钟了,换成其他人我早就拒绝了,不过既然花冠兄弟开口,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江羽扇稍稍想了会,就答应下花冠的要求,并说道:“正好我也有点事要找江公子商量,那这次就换成我来请就好了。”

    “谁请不是一样?都是兄弟,再者我今晚赚了这么多,怎么能不照顾一下兄弟们呢?”

    花冠笑呵呵的说着,对于成为全场焦点,开中全场最珍贵的一块石头,他脸上出了开心就只剩下得意了!

    “那好吧,咱们走!”江羽扇应喝了一声,看了眼吴敌说道。

    吴敌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成为这堆人中最不显眼的存在。

    虽然他开出一个冰种,可还是没有人上来主动搭讪,聊聊挑选原石方面等,都把他当成踩了运气爆棚罢了。

    ……

    众人在漓江大酒店附近,一个不夜城的农家乐坐了下来。

    江羽扇和花冠地位最尊贵坐在桌子正中央,而牧式三姐妹坐在花冠的左手边,吴敌则是坐在江羽扇的右手臂,剩下三个跟班坐在他右手边。

    点酒上菜,众人纷纷敬酒,祝贺花冠旗开得胜,开出一个极其昂贵的玉石。

    随后相互敬酒,绕了一圈后,每人都有一瓶茅台入肚子里面。

    江羽扇开始直切正题,道:“花公子,我最近想和吴敌兄弟成立一个珠宝公司,主要是做玉石首饰等方面的。但我对玉石不太了解,想凭请你来做我们公司的首席顾问,帮忙挑挑一些石头如何?”

    “这个嘛……”花冠闻言,当即就显得略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回应才好了。

    “你放心,兄弟归兄弟钱归钱,我不会让花公子白白帮忙的。”江羽扇看到花冠显得为难,当即出声说道。

    “江公子,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要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想要钱还不容易吗?直接光顾各大市场,找到一两件玻璃冰种,那就够我吃好几年了。”花冠说道。

    江羽扇微微笑了笑,道:“我知道花冠公子能力强,但没有谁跟钱过不去的吧?你只要每一批石头都过来帮我过目,挑选出最有可能出宝贝的石头,无论开出来结果是什么,赚大赚小,我都分你市场价一半行不?”

    “江公子,不是兄弟我不帮你,你要知道我这个人自由惯了,不喜欢受人束缚。”

    花冠笑了笑,道:“而且挑选原石是个技术活,很伤精神的。你要挑几个,我完全可以帮你看看,每次大批量采购,我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不然,我早就跑去自己开个珠宝公司了。”

    江羽扇听到花冠这么一说,就明白这货在讨价还价,不满意分成比例。

    不过他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明点出来,道:“以花公子的能力,确实有能力开一个珠宝公司。不过,开了珠宝公司,还要用相应的人脉、渠道、甚至运营才行,总不能挑一堆石头回来就放在仓库里,或者以市场价批发给其他珠宝公司吧?”

    “是啊,所以我知道自己资源有限,才没有开珠宝公司,而是一个人小打小闹的。”花冠笑着回应。

    “正好你有技术,我认识一大堆上流社会的人,咱两合作,岂不是双赢的局面?”江羽扇建议道。

    “呵呵,来喝酒。”

    花冠笑了笑,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举起酒杯对江羽扇敬了一杯。

    喝完,他才继续说道:“是很好,不过大批量采购确实是个技术活,很累人的,我可不敢保证每个石头都有东西,江公子还是另谋高就好了。”

    “我知道很累,可再疲劳都是能用钱解决的不是么?”

    江羽扇淡淡笑着,知道花冠不满意分成比例,也懒得和他废话太多,道:“那花公子你就说说,究竟多少价码,你才愿意帮忙?”

    “开采、加工后售卖出去的价格五成。”花冠伸出一巴掌说道。

    “花公子,你这可就狮子大开口了。”

    江羽扇还是没有生气,继续淡淡笑着说:“若在原石方面,我可以多点比例分给你。但经过加工,请了名师来雕刻,加上运营公司成本等等,至少占去了三成,给了你五成,那我和吴敌兄弟就只剩下一人一成了。”

    “一成已经不少了,要是中了上亿的玻璃种,加工出来就值七八亿甚至在名师手中价值更多。这一年我能找到二三十块石头,怎么也是一笔巨款了吧?”

    花冠笑着说道,一副丝毫不退让的那样子,“再者,有了我才有接下来的一切,否则江公子在花再多钱采购,要是都是一堆废石头,哪有什么用?浪费钱和时间!”

    “最多只能三成,我和吴敌兄弟一人两成。”江羽扇板着脸,声音有些冰凉了。

    “呵呵。那我说过了,江公子还是另谋高就吧,大批量采购太伤神了,我得一直呆在石场里,搬又重又沉的石头十天半月。”

    花冠笑笑就拒绝了江羽扇的条件,“若说江公子私人想玩,我免费帮找五六个都没有问题。”

    “呵呵,既然花公子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勉强了!”

    江羽扇冷冷笑了笑,也没有在勉强。

    他拿起酒杯朝花冠等人敬了一杯,就拉着吴敌起身说道:“花公子,牧小姐,天色不晚了,我们就先回去睡觉了。有时间,我们在出来聚聚。”

    ……

    出了饭店,江羽扇的脸已经阴冷下来,神色极其难看。

    甚至,他还一改往常形象,当着吴敌面埋怨道:“这花冠也太欺负人了,张口就要总收入的五成,他怎么不去抢啊?”“呵呵,江公子息怒,没有他我们再找其他人就好了。”吴敌微微笑着安慰。

    他不知道江羽扇为什么拉着自己做生意,同时也意识到这个珠宝公司,就是江羽扇特地为自己而成立的,之前他一点都不了解。

    吴敌总感觉里面有阴谋,又看不出问题是什么?

    ps:求票求票!!求票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