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巧合?
    马家六人明显也察觉到这股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势力强大,一个个停滞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均用着警惕的目光在戒备着。

    他们很明显都感觉到,这突然出现的七八个黑衣人,一个个实力压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即使吴敌和马家人化敌为友暂时联合作战,也不可能是这群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对手。

    “一二……六七八!!”

    吴敌和马家六个人都在警惕的打量这群人,默默在心里计算着人数,同时暗暗思索着究竟是过来帮哪边的。

    “你们是?”

    马家三少爷见吴敌同样用疑惑的目光望向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当即就明白不是和他一伙的,不由挑了挑眉疑声的开口询问道。

    同样也不是来帮马家的,否则一开始就不阻止或者冲过来帮忙殴打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既然干涉了,你们双方就没有自主决定的权利,都给我乖乖的收手吧!”

    回应的是一个年级较大的中年人,从他的身份和气势上来看,应该是这伙黑衣人的首领之类人物。

    “呼——”

    马家三少爷胸膛剧烈起伏,从鼻孔中喷射出一股浓浓的气息,显然对黑衣人阻止他们和吴敌之间的恩怨,又不自报家门的行为感到非常的不爽。

    “他现在就归我们管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指了指吴敌,面无波澜的对着马家三少爷冷冷警告道:“现在给你们十秒钟的思考时间,乖乖离开,还是留下来继续与我们作对。”

    “呼——”

    三少爷又气鼓鼓的从鼻孔中喷射出一大串怨气,极其不情愿的咬了咬牙,大手一挥呵斥道:“兄弟们,我们走!”

    其他五个马家手下明显也意识到双方之间的差距,一个个都面露不甘之色,最终还是选择乖乖的跟着离开。

    这股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势力,想要灭杀掉吴敌和马家任何一个人,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别人主动开口放过离开的情况下,谁特么要留下来作对,那简直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你们是?”

    马家六个人离开,吴敌警惕的看着着突然出现的八个人,面无异色的疑声询问一句。

    他之前面对马家六个人的时候,心里还有极其强大的自信,认为从他们手中脱逃完全是没有一点问题。

    谁知道又出现一股第三方势力,吴敌对于能从他们手中离开,那是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太强大了!

    一个个筑基六重巅峰,半只脚踏进聚灵精的存在,根本不是筑基三重的武者可以抗衡的。

    即使吴敌拥有越级作战能力,他也完全没半点儿自信能打赢,更何况是一挑八!

    “吴先生不用紧张,我们是自己人。”为首的中年人朝吴敌罢了罢手,示意他赶紧放松心态。

    “哦。”

    吴敌饶有深意的应了一声,身上戒备瞬息放松,略有丝好奇地开口询问道:“那你们究竟是谁,现在应该可以对我说了吧?”

    八个人打一个,每一个实力都比吴敌强,即使他在紧张也没有什么用。

    “不瞒吴先生,我们家主子正是江公子。他晚饭过后正好散步路过这个公园,并恰好遇到了吴先生有难,就派我们过来营救了。”为首的中年人回应说。

    “江羽扇江公子?”吴敌不确定的疑问一句。

    他所认识的人中,有能力又有如此强大的私人保镖团体,恐怕就只有江城来的江羽扇一个了。

    其余姓江的朋友,哪怕有混得不错的,基本都没能力去得罪东南亚那家那么一股势力。

    只有京城来的江羽扇,即使吴敌对他底细不是很了解,但估计也不会太简单。

    “正是。”

    为首中年人应喝了一声,指了指不远处一处被黑夜笼罩,只有顶端闪闪发亮的亭子,道:“我们家少爷就在那里歇息,吴先生若没有其他事情要做,就过去见见面交流交流也好。”

    “恩。”

    吴敌点点头,迈步就朝着不远处那个亭子走了过去。

    管他是不是江羽扇,既然帮了吴敌这么一个大忙,见一见也是理所当然的。

    至于会不会有危险,这倒不是吴敌该考虑的东西了。

    因为这八个黑衣人,就足以轻而易举塞将他杀掉。

    ……

    “哟,吴敌兄弟,好久不见啊!”

    吴敌靠近亭子十五六米处,刚刚分辨出呆在其中的正是江羽扇,对方就主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吟吟地吆喝着。

    “哈哈,确实是好久不见。”吴敌笑哈哈的应喝一句,接着再次开口说道:“谢谢你啊江公子,今晚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

    “吴兄弟不必如此客气,我只是顺路来这里散心,并恰好看到有人欺负你,就过来帮衬一二罢了。”江羽扇罢了罢手,毫不在意的开口说道。

    “呵呵,看来我们真是非常有缘分啊!”

    吴敌扬起嘴角笑着感叹,表面上接受了江羽扇这个理由,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

    吃完饭散步到这里恰好看到吴敌有危险,这种话估计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会相信。

    江羽扇这么说,作为接受过他恩惠的吴敌,自然更不会去揭穿什么了。

    “是啊,果然很有缘分。”

    江羽扇欣笑的点了点头,道:“既然有缘,恰好我晚上也没喝什么酒,要不我们就去喝几杯如何?”

    “乐意之极。”吴敌爽快的就答应下来。

    “那我们走,我记得左边不远处那个公园侧门边上,有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餐厅,要不我们就去哪儿?”江羽扇说道。

    吴敌点了点脑袋就答应下来,心里面是绝对不相信江羽扇会恰好出现在这里,只是好奇着这货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还有,马家人江羽扇都敢得罪,那他究竟还有多大的能量?

    更重要的是,刚才江羽扇完全由能力让马家三少爷全军覆没,为什么还要放他们离开?

    ……

    公园侧门,某餐厅内,吴敌和江羽扇痛痛快快的畅饮着,就像个多年不见的好朋友一般。

    没有人在提及马家人,也没有人在提江羽扇这么会出现在这里、吴敌接下来又怎么面对马家人等等。

    他们有的,就是喝酒聊天相互吹捧而已,仿若刚才的事情没出现过一般。

    “对了吴兄弟,我上次跟你提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喝得差不多,江羽扇终于抛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