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我见到他了
    “吴敌……”

    当大伙把注意力都放在白凝霜身上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美眸紧闭的她,又樱唇轻启,喃喃低声叫嚷了一句。

    “凝霜在说梦话啊?!”

    “她在提起你吴敌,你赶紧跟她沟通几句,没准凝霜就醒过来了。”

    白承山和方桂英察觉白凝霜在说梦话,而且在念叨着吴敌,均齐齐的把目光朝他望了过来。

    “我知道了。”

    吴敌点了点头,接着不好意思的望着白凝霜父母,歉意地开口说道:“叔叔阿姨不好意思,你们先回避一下,我想留下来单独陪着凝霜聊会天。”

    “那好吧。”

    白凝霜父母也是理解之人,应喝一声就携着刘妍率先迈步离开。

    吴敌坐在病床上,轻轻的握着正在做梦、喃喃着叫自己的白凝霜小手,轻声回应道:“我在。”

    “吴敌,其实有很多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只是一直隐藏在心里没有将他说出来。我以为我们这辈子解除婚姻后就没有任何交集,却没想到你死皮赖脸的留在公司里面。”

    白凝霜眼睛还是紧闭着,漂亮的樱唇微微张开,有气无力断断续续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恩?”

    吴敌挑起眉头,很是疑惑的看着喃喃自语的白凝霜,没想到她不仅在梦中梦到自己,貌似梦境内容还很不一般。

    “然后呢?”吴敌还是紧紧拉着白凝霜的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那样子,微笑的询问道。

    “我一开始是非常讨厌你的,你这人那么无耻还下流,看到美女口水就流了出来,很明显的一个色胚,我多少次都想把你赶出公司,却碰到一次次意外让你留下来。”

    昏迷状态的白凝霜,继续在梦里对着吴敌说话,“可随着那一次次意外,我对你了解得越来越多,渐渐发觉你这人愈来愈不简单,很多看似困难的事情,到了你手中就变得一点儿都不困难。”

    “我一开始也疑惑像你这样有能力的人,怎么会甘心留在霜叶集团做保安。后来我明白了,你内心里面是喜欢我的,可能在我们小时候开始,你就默默暗恋着我把我当成未来老婆看待。人一旦在心里面种下了情感的种子,就很难在剔除了。”

    昏迷状态的白凝霜,在梦里面对着那个‘吴敌’说道。

    尼玛——

    吴敌闻言,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感情这白凝霜自恋的认为,自己在喜欢她,所以才留下来啊!

    “可是……我却不能喜欢上你,哪怕小时候我们玩得很好,彼此之间都有很深的感情,但那仅仅是朋友之间的感情罢了。我内心里面,早就有了其他人,在我们分离、你又去当兵的那时候认识了他……”

    昏迷状态的白凝霜,又继续开口诉说着:“我多少次想告诉你,让你不用痴迷于我,早点离开霜叶集团,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舞台。因为我相信,像你这样的人,留在江城这里还是屈居了。”

    “可是我又怕伤了你的心,所以就一直没对你说。虽然我和他分开了好久好久,可是他在我心目中还是非常重要的,就像身体的一部分般无法替代。”白凝霜说道。

    吴敌:“……”

    尼玛,这丫头能在自恋一点点么?

    “咳咳——”

    吴敌尴尬的干咳了两声,柔和的目光望着病床上的白凝霜,徐徐的开口说道:“没事,只要你开心就好。我开始以为你是嫌弃我穷或者怎么才退婚,没想到……你是一个如此痴情的人,哪怕和他分手了,仍然惦记着对方。”

    “对不起……”熟睡状态中的白凝霜好似听到吴敌说话一般,一个劲的朝他赔不是。

    “感情上没有对错,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

    吴敌微微一笑的回应着,总觉得白凝霜这丫应该是假装昏迷,用梦话与自己交流沟通,把平时不敢说的说出来。

    可他身为一名顶尖特种兵见多识广,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白凝霜在假装,是真的处于昏迷状态在说着梦话。

    连做梦都能梦到这样,也真是够醉了。

    ……

    “水……我想喝水。”

    好一阵子,白凝霜终于睁开漂亮的美眸,嘴唇轻启叫唤着要喝水。

    “你醒了?”吴敌兴奋的说了一句,连忙将早就准备好的水杯拿了过来,用棉签吸水凑到她嘴巴边。

    白凝霜吸了点水精神状态好多了,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坐立着身子,目光松散左右摇晃一阵,疑惑问道:“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你都不记得了?”吴敌疑问道。

    白凝霜轻轻晃了晃脑袋,一脸茫然的说:“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只记得我回家睡觉,然后做了一个梦,醒来就在这里了。”

    “你还记得你梦到什么吗?”吴敌挑起嘴角,玩味的询问了一句。

    “梦到什么?”

    白凝霜凝思了一下,像是回想到在睡梦中和吴敌解释的场景,苍白的脸蛋‘唰’的又红了,给人感觉病情复发一样。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羞愧地开口询问道:“那个……那个我刚才没胡乱说梦话吧?”

    “没有。”吴敌面无异色的回应,脸上没有半点儿撒谎的样子。

    “真的没有?”白凝霜挑眉疑问。

    吴敌重重点了点头,并不打算将听到她所说的那些梦话讲出来,那样只会让彼此都难堪。

    白凝霜既然平时都不愿意和吴敌说,那就是代表有很多顾虑。若不是这一场梦,恐怕一辈子吴敌都不知道了。

    “对了,我怎么会突然昏迷了呢?”白凝霜眨了眨眼睛,很是好奇地对吴敌询问着。

    她又左顾右盼一番,眸子中均是茫然。

    “蛊知道吧?你就是中了蛊毒。”吴敌面无异色淡淡说。

    “蛊?”

    白凝霜如柳叶般的眉毛向上一挑,疑惑的在脑海中凝思一番,终于了解到这玩意儿是什么东西了,“我在网上了解过这个玩意,好像在苗疆那边很流行,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巫术。”

    “没错,就是苗疆蛊。”吴敌点点头道。

    “这我好端端的,怎么会中了苗疆蛊呢?”白凝霜眨了眨眼睛,同时做出一副极力思索的模样,怎么样也想不出来何时染上这玩意儿。

    “呵呵。”

    吴敌淡淡的笑了笑,面带微笑的轻松说:“我见到他了,是他下的毒。”

    ps:求票!求票!撒泼打滚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