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围困苏轻眉
    “你是为她来的?!”

    年轻人眸子颤了颤,显然对吴敌说出来的话语感到有些震惊。

    一秒后,他神色恢复平静,放声大笑了出来,“哈哈哈,我就说好端端怎么会被人找上门,原来是冲着那贱 / 人来的!不错不错,白凝霜身边竟然有你这样的强者,发现是我下的毒,并能寻找到我的踪迹。”

    “原来真是你!”吴敌一听就愤怒了,恨不得就冲上去把这丫的给灭了。

    理智还是战胜他的怒火,明白一旦灭了这个年轻的养蛊师,白凝霜可能一辈子就没法睁开眼睛了。

    “是我又怎么样?”年轻人冷哼了一声,脸上显露出浓浓的怨气,像是对白凝霜有很大的意见,同时也一点没把眼前的吴敌看在眼里。

    “把解药交出来,我放你一马。”

    吴敌将商朝小匕首朝他一指,面无波澜的警告说。

    眼前的年轻人是个职业养蛊师,毕生精力都放在蛊术上面,除了使用毒虫厉害点,个人近战实力几乎等于零,只有淬体几重而已,想来是强身健体和偶尔对付几个普通人用的。

    一旦蛊虫被消灭,他几乎就是任吴敌宰割的羔羊。

    “桀桀——”

    年轻人阴森森的笑了几声,蜡黄的脸蛋看起来无比狰狞,加上那寒冰似的眼神,给人的感觉就像暗夜里走出来的幽灵一般。

    “不可能!”年轻人笑容尽失,板着脸斩钉截铁回拒道:“我就是死,也要拉上白凝霜做垫背。哦……还有她的父母,甚至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一并下地狱。”

    吴敌眼神颤了颤,没想到对方竟然那么狠,连白凝霜的父母甚至身边人都有投毒。

    “你不知道吧?白凝霜体内的那只蛊正在慢慢释放毒性浸染她整个身体血液,甚至到皮肉以及每一个细胞,到时候皮肤表面都是蛊菌,任何人触之果断时间必死。包括她的父母、医生、好朋友闺蜜之类都难逃死亡的厄运。”

    年轻养蛊师越说越得意,讥讽似的看着吴敌,像做了什么伟大的事件一般。

    “你……”

    吴敌愣住了,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噼里啪啦——

    外边火越烧越大,好几面木墙都崩塌了。

    吴敌脸色越来越严峻,脑海飞快转动,暗暗思索该用什么办法让对方乖乖交出解药。

    “你和她有什么恩怨,为何要下赶尽杀绝的毒手?”吴敌知道强攻不行,打算先了解年轻养蛊师与白凝霜之间的恩怨。

    如果能调动起他的情绪,让戒备有些放松可以出其不备的被制服,那就更好了。

    “我有什么恩怨关你屁事?”年轻养蛊师拽拽回应了一句,眸子中满是不屑。

    他知道吴敌很厉害,否则也不可能打到这里来。

    这么嚣张,想来是还有所依仗啊!

    “你和白凝霜之间,应该有一场不为人知的感情经历吧?”

    吴敌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对方嚣张,轻轻揉了揉下巴,不动声色的抛出这么一句。

    大众化咖啡厅,久不久前往一次,还坐同样的位置,如果没有纪念性谁会这样?

    养蛊师坐在白凝霜所爱的位置上发呆,加上又说很恨白凝霜,包括她的家人,若没有一段无人知晓的往事,那才是骗鬼的。

    两个人年纪相仿,那个咖啡厅对彼此都有意义,傻子都能猜出来他们曾经多么在意对方。

    年轻男女那么在意对方,除了恋爱还能有什么?

    “你怎么知道?”年轻养蛊师眉头睁大眼睛,眸中爆射出两道精芒,显得格外诧异的那样子。

    好半响,他回过神来,用着疑惑性的目光上下打量吴敌,沉声疑问道:“你究竟是谁,这件事除了我和她包括她的父母,没有第五个人知道。你能知道这件事,看来你在她心目中地位很高啊!”

    “呵呵。”

    吴敌冷冷笑了笑,道:“我是她的未婚夫。”

    “未婚夫?”年轻养蛊师身体颤了下,显得格外震惊的那样子。

    “别误会,不过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我现在只是她朋友而已。”吴敌怕激怒他的情绪,连忙补充说道。

    嘴上这么一说,他心里还是泛起了浓浓的酸意,没想到白凝霜在自己参军八年的时间与别人谈了恋爱,且应该是初恋。

    她常常去哪个咖啡厅等候,想来心里还对年轻的养蛊师有意思。

    白凝霜几次三番催吴敌回来背着父母退婚,想来跟这个年轻养蛊师脱不了关系吧!

    吴敌除了心理有些酸并不会怪罪白凝霜,比较当年两个人都是小屁孩,只是街坊邻居青梅竹马,除了有个娃娃亲婚约,两个人很多年都没见面了,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没有恋爱过就没有背叛,至于娃娃亲,在当前年轻人眼中,谁相信和认真对待就是。

    天知道吴敌战场中有没有死亡,在部队有没有老婆,同样白凝霜有没有长残了。

    “呵呵。”

    年轻养蛊师冷冷笑了笑,目光有些怨恨的望向吴敌,狞笑道:“未婚夫来了正好,我一并将你送入地狱,让你下地狱与她长相厮守吧!”

    “呵。”吴敌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道:“你太天真了吧?我既然能走到这里就证明自己的强大。我有十分把握,能杀掉你的所有蛊虫。一旦被我近身,你认为自己能逃走吗?”

    “杀掉我所有蛊虫?这一百多只金蚕蛊火枪难灭速度又快,同时发动袭击的情况下,我就不信你能一下子全部灭掉,而不被一两只咬中。”年轻养蛊师冷笑着,显然对自己的毒虫很有信心的那样子。

    “火枪难灭表皮坚/硬是么?那这个和身后熊熊燃烧的火焰呢?”吴敌从身上掏出两个玻璃瓶子,眯了眯眼说道。

    “那是什么?”年轻养蛊师疑声问道。

    “高强度硫酸,钢铁几秒钟之内就能腐蚀,我就不信你的虫子还有钢铁坚/硬。”

    吴敌轻轻的摇晃着瓶子,道:“我早就猜测到你是养蛊师,怎么可能没一点准备呢?”

    “呵呵。”

    年轻养蛊师冷冷笑着,眼神开始有些忌惮。

    吴敌说得没错,他一旦被习武强者近身,除了死就是被生擒了。

    “给解药吧!大家好聚好散。”吴敌伸出手淡淡说道。

    他身后由天那水引起的大火越来越旺盛了,几乎烧到这个房间来。

    “解药?”

    年轻养蛊师阴着脸在原地好几秒钟后,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东西一样,得意的冷笑道:“我看你还是乖乖拿自己性命过来给我吧!”

    吴敌还没有明白什么意思的时候,年轻养蛊师就指了指房间内另外一个窗口,讥笑道:“想死得明白的话,就自己朝窗户边缘去看看吧!”

    “我倒要看看怎么一回事。”

    吴敌将信将疑的朝那边走去,一望顿时就吓傻了。

    因为下方院子中竟然出现了苏轻眉和强子两兄弟,而他们正被几十只马蜂蛊包围着。

    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一条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拳头大的蟒蛇蛊,正虎视眈眈盯着苏轻眉他们。

    那些马蜂蛊正是之前吴敌放火烧而逃窜出去,又被年轻养蛊师召唤回来的。

    强子和铁子两兄弟没敢发动攻击进行绞杀,想来也认出了是蛊虫。

    蛊虫没着急发动攻击,肯定是年轻养蛊师刻意为之的。

    “该死的,苏轻眉,你怎么会来这里?”吴敌急了,朝下面大吼了一声。

    “吴敌!”

    苏轻眉闻声,本能的抬起脑袋,语气里面有些欣喜。

    她似乎也从吴敌语气中意识到了什么,委屈而不好意思的回应,“我只是担心你怕你有危险,所以亲自过来看看,没想到……”

    ps:求票,兄弟们看在木木给力的份上也给力一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