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困惑
    白凝霜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早上五点四五十分就起床洗漱,六点十分前去晨练,七点钟之前吃完早餐驱车去上班,还顺路把刘妍接上车。

    中午一般没有饭局,除非是有很重要的合作伙伴前来霜叶集团,不然她都是在公司和刘妍吃着自助餐。

    晚上饭局就多了,基本都是提前三天预约好的。

    除非特别大的客户对霜叶集团有战略性的影响,白凝霜就主动宴请别人吃饭,不过几率很少,大部分都是依附生存的合作伙伴们主动请她。

    白凝霜非常有自律性,每次出去都是司机加秘书陪伴,十点钟之前就必须要回到家睡觉。

    她的生活就单纯的三点一线,睡觉上班出去应酬,很少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单独出去玩,很难从她生活规律中发现有什么异常。

    若是出去吃东西被人下毒了,可每次都有刘妍陪同着,要病也应该是两个人一起病了才对。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会去干这种卑鄙的无耻的事情啊,且被查出来那影响可就大了。

    “怪了,没什么毛病啊!!”

    吴敌仔细翻阅了一下白凝霜最近一个的生活轨迹,发现一切正常,还真是没有什么问题。

    早上和应酬回家后呆在家里面的时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白天在公司里面的时间也没有问题,除了在的办公室处理文件,能接触到她的人非常少,就算公司职员也没几个能接近。

    剩下最让吴敌可以的,应该就是白凝霜晚上出去应酬的时间了。

    身在外边可不比公司和家里,少了大量安保不说,不确定性的风险增加了。

    天知道白凝霜走在路上碰到什么人,对方不经意间使了什么阴谋诡计。

    “没看出来吗?”白承山看到吴敌停止翻阅,凝重着脸坐在哪里,当即出声询问了出来。

    吴敌微微摇了摇头,接着把目光望向刘妍,道:“刘秘书,这段时间,白总有没有和什么可疑的人物见过面,或者不是你们特别熟悉老客户?”

    刘妍柳眉弯弯挑起思索一会儿后,缓缓说道:“好像没有,都是见过许多面的老客户了。如果说比较陌生的话,就是上次我们都有见过一面,从京城过来的江羽扇江公子。”

    “江羽扇?”

    吴敌挑了挑眉,脑海中就出现这货笑里藏刀的模样。

    那家伙给吴敌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阴险,表面和和气气的,背地里什么时候弄死你都不知道。

    吴敌也稍稍得罪了江羽扇,上次马家派人来袭杀的他的时候,也一度怀疑是刚刚有点矛盾的江羽扇派人过来。

    然而并没有,直到现在吴敌都是好端端的,但并不代表江羽扇不记仇,真是让人想不明白他有什么打算。

    “我觉得,应该不是江羽扇。”吴敌摇了摇头,一下就否定了这个来自京城的阴险家伙。

    他喜欢白凝霜,想要把她泡到手,怎么可能会下如此毒手呢?

    除非是不喜欢,否则没有那个男人愿意对自己心仪的女孩子下毒手的。

    “那就没其他不太熟悉的人见过白总了,其余都是合作好几年,一年有过十几次接触的老熟人。”刘妍回应道。

    “真没有吗?”吴敌再次问道。

    刘妍坚定的摇了摇头,答:“没有。”

    “那就怪了。”

    吴敌绕了绕脑袋,喃喃自语道:“问题肯定在离开公司后这些时间里,若没有可疑人物,我们不说对最近一个月见面的人进行调查,光是调查这三五天的,想要找到有价值的东西,都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那怎么办?难道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医生上吗?”白承山面色也不太好看,望着吴敌担忧的问道。

    方桂英同样揪心道,“吴敌我们都知道你当过兵侦查能力特别强,你就在仔细仔细分析,看看能不能从凝霜日常生活轨迹中,发现什么异端。”

    “我在细细看看,若大规模排查,把每一个接触过的人都去了解,那耗费的时间,没有半个月,至少也要五六天。对于我们来说,那太漫长,还不如跟随医生把精力放在找出病因。”吴敌说道。

    以白凝霜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撑不了四五天,甚至两三天都让人担忧。

    毕竟她已经高烧昏迷了两天,要是一开始就让吴敌知道,旋即采用大规模搜查法,兴许还能找到真正的病因。

    “刘秘书,白总最近有什么异样平常的举动吗?”吴敌知道很难从一堆见面人中找出可疑人物,还是把希望重新放在白凝霜身上。

    “没有。”刘妍摇了摇头,轻声回应道:“白总行为举止一切都非常正常,病发的前一天,她都还正正常常的工作。除了她在家里的时间,其余时候我几乎都在身旁看着,所以很了解。”

    “那她有没有单独出去过?”吴敌又问。

    “没有。”刘妍斟酌了一番后,摇摇头否定了。

    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突然睁大了眼睛对吴敌说道,“对了,上星期有一天晚上,我们应酬回来,白总叫司机在一家咖啡厅前停了下来,说她自己想喝咖啡。”

    “喝咖啡?”吴敌好奇嘀咕道。

    “恩。当时进入咖啡厅后,白总让我自己在一旁的桌子喝,而她在单独一个人霸占了一个桌子。如果说有什么反常行为,可能就只有这一点了,毕竟之前我们出去,无论什么场合都是坐在同一个桌子的。”刘妍说道。

    “一个人一个桌子?”

    吴敌揉了揉太阳穴,“这确实是有点异常的。”

    一般情况下,两个人去吃东西谁愿意分开坐啊?又不是店铺没有座位了,必须要分开做。

    加上两个人关系那么好的情况下,一人霸占一个桌子分开坐,确实有点异常了。

    “你们喝咖啡的途中,有没有人接触过白总?”吴敌问道。

    “没有,除了送咖啡的服务员。”

    “那白总有什么特别吗?比如说坐下来后的行为,甚至情绪。”吴敌追问道。

    刘妍想了想,不确定道:“好像没有,她好像喝了点就闭目养神休息,似乎在想着什么东西,也没有玩手机看新闻。”

    “那个咖啡厅在哪里?”吴敌觉得在众多看似正常的生活轨迹中,只有这么一个可疑点,只能把更多注意力放在这里了。

    “建设路,好像离这里不是很远,只有七八公里。”刘妍回应道。

    “走,我们过去看看。”

    吴敌站起身子对刘妍说道,接着望向白承山夫妻,歉意说:“叔叔阿姨,凝霜就麻烦你们照顾了。我和刘妍去那家咖啡厅,看看店铺有没有摄像头,能不能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ps: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