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白凝霜病了
    两年前,吴敌带领十个战狼中队的人前去探寻一个古代皇帝的坟冢。

    当时来的不仅仅是战狼,还有国际上七八支顶尖特种战队,以及两支实力不输于任何一个国家顶尖特战队的雇佣兵团。

    帝王墓穴都是非常危险的,各种机关暗器防不胜防,包括战狼在内的十一支队伍历经万险,才来到真正的主墓室门口。

    没想到炼狱修罗出现了,他们有二十多个人,个个实力都非常强大。

    特别是他们的头领,实力更是颠覆人们认知,一百多个队员在他面前,无疑是一群小鸡在面对老鹰般毫无抵抗。

    饶是巅峰状态下的吴敌,也被他一招给打飞了。

    要不是其他战狼成员拼了命让吴敌离开,用自己生命阻碍那个首领的杀戮步伐,吴敌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

    吴敌永远记得,那一个个熟悉面孔是嘶声力竭催促自己离开,随后被那个头领打爆脑袋血花四溅的场景。

    “该死的!!!”

    吴敌一想起战友死去的场景,拳头情不自禁的握紧,眸子中喷射出熊熊的火焰。

    “吴哥,冷静点。”狗仔看到这幅场景,当即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连忙出声提醒着,生怕吴敌压制不住愤怒的情绪,就主动跑去找炼狱修罗寻仇。

    “那帮该死的混蛋怎么会进入华夏境内呢?而且还是来江城这里。”

    吴敌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徐徐向狗仔质问道。

    狗仔摇了摇头,答:“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突然来这里,但我敢断定绝对没有好事。”

    “是啊,只要发现了他们身影出现在哪个地方,哪里就会有灾难。”吴敌牙齿左右蠕动,显得很是气愤的那样子说道。

    “也幸好这一次据可靠消息传来,他们进入华夏境内也仅仅是一两个人而已,真要大规模出现,那恐怕我们战狼都压制不住啊!”狗仔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有些庆幸了。

    吴敌这回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回出动了十六个战狼成员,因为炼狱修罗的每一个成员,都比面对任何大势力、甚至几十个强敌都更有压迫力。

    他有些担忧的看着狗仔一眼,道:“他们可不是简单人物,你们十几个人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能有任何损失,我再也不想听到任何一个战友的噩耗了。还有……实在不行就向上级请求增援。”

    “我们知道。”狗仔点了点头,“我们这次来江城,主要目的是想在周边城市先把那几个混进来的炼狱修罗成员给行踪找出来,随后我们在想办法通知上级领导,增援或者派更厉害的强者过来收拾。”

    “恩,无论如何,一定要阻止这帮畜生在我们国土上为非作歹,确保人们百姓不受任何损失。”吴敌严肃的叮嘱道。

    狗仔将胸膛拍得啪啪作响,信誓旦旦保证:“放心,我狗仔就是豁出去,也要阻止这帮混蛋在我们华夏作恶。”

    “恩。告诉丁队长他们,一定小心,我在江城等着你的喜讯。”吴敌拍了拍狗仔肩膀,再次重重叮嘱。

    “嗯。”狗仔点了点头,旋即露出不舍的表情对吴敌说道:“吴哥,你自己在江城小心一些,马家在东南亚今非昔比了,我生怕你会出了什么意外。”

    “呵呵,那群老鼠想要哥的命,还要修炼几千年呢!”吴敌一脸轻松的冷笑,丝毫不让狗仔有半点儿关心。

    “那我走了。”狗仔凝重的点下头,朝吴敌挥挥手后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吴敌望着狗仔离开的背影,整个脸都沉了下来。

    炼狱修罗是国际最大恐怖组织,来无影去无踪,一旦出现必定会引发当地巨大灾难,无数国家都想出兵把他们灭了,就是很难找到老巢和行踪。

    行踪难觅,实力又非常强大,究竟组织有多少人都没有人知道。

    丁九灵和狗仔他们,此刻就要去面对那个强大的恐怖组织成员,哪怕认输占优也是凶多吉少。

    吴敌很想跟他们过去,无奈现在实力太弱,去了只会拖后腿连累大伙,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们了。

    ……

    另一边,某个废弃工厂内,几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人,正围着一个皮肤细腻的年轻人。

    在他们几个人中间平放着几个麻包袋,上面放着几盘用一次性盘子装的熟食,还有几瓶茅台酒,旁边点燃几根蜡烛,照亮不太大的一个小房间。

    这时,一个奄奄一息的断臂中年人,被两个黑衣人搀扶了进来。

    看到断臂中年人的刹那,几个看似在喝酒的黑衣人都站了起来。

    被拥护着的年轻人板着脸,声音冷冷询问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被吴敌那杂碎给击伤了吗?”

    “是的三少爷。”断臂中年人有气无力回应道。

    “我不是叫你好言好语去请他过来谈判的吗?你们怎么会起了冲突?”叫三少爷的年轻人质问道。

    双方交战不斩来使,这是古今以往的规矩。

    “我客客气气和他说明来意了,然后吴敌说我们马家都是一群老鼠,而三少爷只是一个老鼠中的老鼠屎而已,根本没资格见他,还说他永远都不会和叛徒有任何交往的。”断臂中年人奄奄一息的阐述着。

    三少爷一听,白皙的脸蛋瞬息阴冷下来,很是难看地说道:“正是这样,所以你才会和他动手,然后吃了亏?”

    “我没和他动手,只是气不过辩解几句就离开。谁知道吴敌那家伙不依不挠,还说三少爷您来江城一定要给点见面礼,就趁我不备突然袭击斩断我的手臂,说送过来让您知道,马家在他眼里连坨屎都不如。”

    断臂中年人无力的讲诉,但提到悔辱马家的字眼,语气还是很愤怒的。

    “这王八蛋!”

    三少爷怒了,拳头死死拽紧,指甲都快没入皮肉一般,咬牙切齿愤愤说:“行,既然他如此看不起马家,那我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狂妄的代价!”

    ……

    第二天,早上七点,吴敌起床刷牙正准备去上班。

    好些天没看到那些漂亮的女职员,他还是怪想念的。

    “咚咚咚——”

    床头的爱疯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竟是刘妍打来的,便接听讪讪笑着打趣道:“怎么了刘秘书,这么一大早给我打电话,不会是想我了,催促到公司上班见面吧?”

    “我没时间和你闲扯。”刘妍在电话那头冰冷冷的回应一句,语气十分严肃,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那样子,道:“白总病了,在第一人民医院,没事就赶紧给我滚过来。”

    ps:老规矩求推荐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