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借机帮忙
    “喝喝——”

    “今晚吴哥做东,不到天亮谁先趴在桌子上就是怂包。”

    包厢内,战狼队员们气氛都很高涨,不断举起瓶子对吹、划拳猜码,玩得不亦乐乎。

    “砰——”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巨大爆破声,整个包厢门四分五裂了起来。

    原本还在兴高采烈喝酒的战狼队员们,一个个表情凝滞,条件反射般的看向爆破的门口。

    “都别动!!”

    “谁敢乱动,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战狼队员们刚把目光望过去,门口就冲进来一群黑色西装壮汉,并朝里面冰冷冷警告着。

    他们实力都不弱,个个都在筑基二三重,或者淬体九重巅峰。

    能同时出动这么一群人,想来这股势力也十分不简单。

    “玛德!”

    狗仔气急败坏的骂嚷了一声,将手中酒杯朝冲进来的这群人砸过去,厉喝道:“兄弟们,把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揍了。”

    “卧靠,连我们包厢都给踹,活腻了吗?”铁牛怒气腾腾骂了一句,身形瞬息离开原地,如狼似虎般冲向那群黑衣人。

    其余战狼成员都没有在原地呆着,一个个均愤怒的冲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对这群黑衣人发动进攻。

    黑衣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是那股势力派过来找麻烦,又是找谁麻烦的战狼成员都懒得理会了。

    他们是华夏顶尖战队,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一群精英。

    过来踢包厢的门,那就是对他们极大的不尊敬与挑衅。

    战狼中队岂能接受别人这番悔辱?

    加上酒精作用下,管你是谁,先给点教训再说。

    “砰砰砰——”

    “啊啊啊——”

    冲进包厢的黑衣人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动迎战。

    他们实力很强大,对于一般酒店安保来说,那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不过在战狼中队人面前,他们还是弱得像菜鸡一样,完全是被碾压的份。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冲进来的十几个人,全都被打趴在地上,痛苦的惨叫着,短时间内完全被疼痛麻痹得丧失行动能力。

    “说,究竟是谁派你们来的?”丁九灵踩住一个黑衣人的胸膛,眸光似刀的质问道。

    黑衣人们全都傻了,完全没想到包厢内有这么一群杀神,一个个在地上痛苦吟叫着,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吴敌走了过去,轻轻地开口说道:“你们是冲着我来的吧?”

    这群黑衣人艰难抬起脑袋望了眼吴敌,眸中闪过一抹诧异、疑惑。

    显然,他们就是冲着吴敌过来的,只是没想到他身边竟然有一群如此能打的小伙伴。

    “呵呵。”

    吴敌只是淡淡笑了笑,接着又开口说道:“看来墨轻狂这个家伙真是狗改不了,真要下地狱见阎王了,才明白什么叫做后悔。”

    一群人想向吴敌求饶,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威胁,此刻吴敌等人,但又没人家厉害,一时个个除了望向吴敌显露出怨恨的目光,均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砰——”

    丁九灵朝之前踩着的黑衣人踢了一脚,冰冷冷地开口告诫道:“我不管你们究竟是冲着谁来的,但今晚袭击了我们,这辈子就进监狱里面待着吧!”

    狗仔也在旁边气鼓鼓的呵斥道:“连军人都敢袭击,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砰——”

    铁牛将一个黑衣人踢飞,接着冲过去重新踩住他胸膛,冰冷冷的质问道:“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咳——”

    黑衣人咳了一口血,用着无限委屈的语气回应道:“你们……你们不是知道了吗?”

    “我知道什么?”铁牛抬起脚对着胸膛又来了一击,很是不爽的质问道。

    “啊!"

    黑衣人痛叫了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后,才徐徐张开口说道:“是墨四海老爷,还有李公子。”

    黑衣人不知道铁牛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毕竟之前吴敌已经点出是墨家派人来找麻烦了。

    铁牛等人和吴敌这么熟,难不成还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

    别人不知道丁九灵、狗仔、铁牛等人为何会做出这般多此一举的举动,但吴敌是知道的。

    他们知道吴敌在江城受了委屈,还被仇人找上门来报复了,因此想在离开江城之前,替他解决掉这些麻烦。

    当了这么多年的战友,他们都知道吴敌这个人好面子,真要得罪了什么势力,也会自己动手解决,而不是打电话去战狼找人帮忙。

    因为吴敌有一颗永不屈服的强者之心!

    更何况,战狼是国家王牌特战队,平日里只会执行对国家、人民有利益、危害的高难度任务,绝对不可能跑到市井来与三教九流打交道。

    吴敌不会向战狼人开口,他们即使知道他在社会上受了委屈,想要帮忙也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去帮。

    现在,墨家人、李家人来找吴敌麻烦恰好被战狼的人遇上,他们就可以用受到不法分子人身安全威胁来帮吴敌。

    “墨四海?李公子?”

    丁九灵冷笑了一声,接着大手一挥的对其他战狼成员们说道,“都把他们绑起来,通知驻扎在江城的部队派人带走审问,一定要把这群不法分子所有底细都探查清楚。”

    “是!”

    “连我们军队的人都敢袭击,简直是胆大包天了。”

    战狼队员们气鼓鼓骂了几声,就开始套出身上携带者的微型绳索,对这群墨、李两家派来的黑衣人进行捆绑。

    这群黑衣人知道惹上部队的人以后,一个个都面露害怕、畏惧之色,有求饶和认错的,但均于事无补,没有一个战狼队员会理会。

    “谢谢。”

    待这群黑衣人被江城部队人马押走,吴敌出声对着丁九灵等人道谢了起来。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丁九灵罢了罢手,接着漂亮的眸子射出两道锐利的寒芒,拳头拽得发紧,恶狠狠的喃喃道:“他们竟敢连我们战狼都敢袭击,看来不给点教训,别人都以为我们战狼是随意欺负的阿猫阿狗了。”

    音落,她大手一挥,冰冷冷说道:“走,我们去会会所谓的墨家和李家,看看他们究竟是何方神圣。”

    丁九灵动怒了,因为她心爱的人受到别人的欺负。

    她知道刚才进来的这群黑衣人实力都不凡,比此刻的吴敌要强大许多。

    若不是她和其他战狼队员在这里,吴敌今夜还能活着吗?

    人都有逆鳞,触之必死!

    抛开私人感情不讲,他们这些共同出生入死的战友们,每一个都是彼此心目中的逆鳞。

    谁敢欺负一个战友,那就是和整个战队过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