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沦为废人
    与吴敌在厕所门口相迎的正是墨轻狂,曾在拍卖会上和吴敌挣一把商朝残剑。

    两个人就从那次拍卖会上开始结仇,且愈来愈深,现在已经到了恨不得将对方挫骨扬灰的地步。

    “怎么不能是我?”

    吴敌挑起嘴角,用着戏谑的目光打量着墨轻狂,嬉笑道:“墨大少可真是关心我啊!我无论呆在什么地方你都能派人到我身边来,现在连上个厕所,都要亲自上阵监督。”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啊!!”

    墨轻狂见吴敌用猫打量老鼠的眸光注视着自己,加上平日里没少做对不起吴敌的事情,一时心虚了起来,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移动着。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就是吃个饭上厕所的功夫,都能见到吴敌这个讨厌鬼。

    换做任何一个时刻遇到就遇到了,墨轻狂绝对没有半点儿害怕,至少身边还有几个保镖撑腰。

    偏偏此刻在厕所遇到,身边一个帮手都没有,这真是运气差到姥姥家了。

    “我想干嘛?”

    吴敌冷笑了一声,脚步一点点逼近墨轻狂,“你平日里没少招待我,再次重逢,你说我还能干嘛呢?”

    “我告诉你别乱来,我们墨家的厉害你是尝试过的。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难免被我们墨家挫骨扬灰。”

    墨轻狂真的害怕了,只能借用家族这张虎皮向吴敌威胁着。

    同样吴敌的厉害他也知道,派出去几个高手都被干掉了,岂能是自己这个酒肉纨绔可以抵挡得了的?

    “你们墨家?”

    吴敌冷笑了一声,身形瞬息离开原地,在墨轻狂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来到他的面前,并抬起脚“砰”的狠狠踹飞出去,“我连死都不怕,还会害怕你们墨家?”

    “啊!”墨轻狂惨叫一声,身形就猛地倒飞出去,“砰”的重重击在墙壁上,接着像条死狗般瘫软下来。

    啪!

    吴敌冲过去又对墨轻狂狠狠扇了一个耳光,怒骂道:“当你选择对我下手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天?既然你做了,那就选择承担代价吧!”

    “啊!”

    墨轻狂痛叫一声,整张脸瞬息红得发肿,像个注水了的血猪头一般。

    “你……你敢打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墨轻狂从疼痛中反应过来,用着幽怨的目光死死瞪着吴敌,极其愤怒的开口说道。

    他可是省城墨家的人,平日在江城这一亩三分地里面,谁不对他客客气气的?

    没想到如今却被吴敌这个小人物给暴打了,心里别说有多么憋屈了。

    “打你?老子还要废了你!”

    吴敌冷笑了一声,直接抬起脚“咔嚓”一下就把墨轻狂的手臂给踩断。

    “啊!”

    墨轻狂疼得眼珠子都快掉落出来,极其凄厉的惨叫着,随即整个人承受不住手臂断裂的巨大疼痛,昏厥了过去。

    咔嚓!

    吴敌没有废话,抬起脚又踩断墨轻狂另外一只手。

    “啊!”

    刚刚昏死过去的墨轻狂感应到另外一只手臂传来的巨大疼痛,一下子又清醒过来惨叫着。

    咔嚓咔嚓——

    吴敌连废话都不想多说什么,抬起脚就把墨轻狂的两只脚也给碾压断。

    一时间,他疼得昏死过去,又清醒过来,浑身遍布着豆粒大的汗珠,整个脸蛋都紫得发青了。

    “这只是一个教训而已,若还敢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出来,就不止是残废那么简单了。”

    吴敌望着地上痛苦惨叫的墨轻狂,冰冷冷告诫了一句,就迈步朝外边走去。

    墨轻狂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无数次派杀手来暗杀吴敌,将他弄得像条丧家之犬般到处逃窜着,差一点点就下地狱见阎王了。

    还好吴敌福大命大,为人也足够机智,用小手段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否则就没有今日的扬眉吐气了。

    吴敌真的很想把墨轻狂直接杀死,可是他也明白墨家很不简单,真要闹出人命来,他们势必会不死不休。

    他现在还太弱小了,得罪强大的敌人非常之多,没必要现在就和墨家关系闹到僵。

    这一次是墨轻狂先对不住吴敌,不断派人出来进行骚扰报复,他只是被动还手而已。

    墨家人要是自知理亏,那这件事情就此作罢。

    要是和墨轻狂一样仗势欺人,一定要不死不休的话,吴敌也不会害怕。

    再者,他觉得让一个人残废,连生活都不能自理,那简直比死掉还要难受一百倍。

    ……

    “吴哥,撒个尿而已,怎么回来这么久?”

    “你不会跑到厕所里面吐了吧?酒量这么差劲!”

    “哈哈哈,吴哥,快坐过来,我举着酒杯手都软了,就想和你干一杯而已。!”

    战狼队员们看到吴敌重新进入包厢,顿时就七嘴八舌嚷嚷了起来。

    吴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回应道:“抱歉,刚才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所以耽误了点时间。你们放心,今儿我一定会不醉不归!”

    他在厕所暴打了墨轻狂后,就给苏轻眉打个电话,让她打点一下。

    江城大酒店,恰好属于苏家经营管理的酒店之一。

    “好!”

    “为吴哥哥这句话,干杯!”

    吴敌重新回来,大伙儿都非常兴奋,好似打了鸡血一般,个个化身成为了酒神。

    ……

    两个小时后,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某vip病房内,墨轻狂被包得像个粽子一样躺在病床上。

    病床的边缘,站着一群身穿白色衣服的医生,以及大片得知手术结束,涌进来查探情况的家属、朋友。

    “医生,我儿子究竟怎么样了?”

    墨轻狂的父亲墨四海望着其中一个主治医生,关心地开口询问道。

    “抱歉,我们尽力了。这个断骨手法我们前所未见,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接上。”主治医生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回答着。

    “什么——”听闻此言,墨四海惊得从地上蹦了起来,诧异道:“那不是说我儿子以后就变成一个废人了吗?”

    主治医生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点了点头。

    病床上的墨轻狂闻言,顿时“哇哇”大哭了起来,哽咽道:“一定是你们医术不精欺骗我的!我怎么可能会变成废人呢?”

    墨四海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爸爸会给你联系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也会替你讨一个公道的。”

    李三桂站了出来,板着脸做出一副很愤怒的样子说道,“你放心,你和我们李家合作,受到如此委屈,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定然会想方设法替你杀掉吴敌。”

    “对,必须要杀掉他!”

    墨四海应喝了一声,愤愤的出声说道:“那家伙现在还在江城大饭店吃饭喝酒,李贤侄,我们这就召集人马过去,替轻狂除掉这个可恶的杂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