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这不是那混蛋?
    “该死的吴敌,你竟然把我逼成这样,这个仇我与你不共戴天!!”

    墨轻狂气得整张脸都铁青了,也不顾包厢内有其他友人、下人,甚至叫过来陪酒的佳丽们,就直接仰天嘶吼了起来。

    筑基高手不多见,每一个都是宗师级别的人物,随便放到外面来,就有一大批势力跑过来争抢。

    饶是墨家这种在省会混得不错的势力,把整个家族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出十个来。

    没想到,如今却被吴敌杀了一个,那给家族带来的损失有多大啊?

    事情是墨轻狂惹出来的,他不出去惹事的话,家族就不用派高手出来,也不会损失一个宗师级的人物。

    那么,家族的损失和惩罚,自然都落在了他的头上。

    墨轻狂在墨家地位并不是很高,还有两个堂兄堂弟资质不错,有资格夺得未来家主之位的逆天人物。

    他内心里面对家主之位还是有向往的,但出了今天的事情后,想要抢到家主的位置,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一切,都是吴敌那个溅人所赏赐的!

    “墨少……墨少你怎么了?”

    “墨少消消气,您可是千金之躯可别气坏了。”

    “就是就是,只要身体好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不能解决的?”

    那些墨轻狂叫过来吃喝玩乐的男男女女们见状,立马扑了过去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安慰着劝说了起来。

    墨轻狂看到这些人的样子,顿时就觉得更加委屈了,真想找包心相印纸巾躲在被窝里面放声大哭了起来。

    妈蛋——

    他还搞庆祝宴会,这特么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庆祝什么?

    庆祝自己这边的人死掉吗?

    ……

    “玛德——”

    墨轻狂气得肝都疼了,艰难的才从牙齿里面挤出这么两个字。

    他现在对吴敌的恨到了极点,同时也开始有些畏惧了起来。

    连宗师级别的人物都被他干掉,自己之前还傻叉傻叉的跑去招惹,这不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吴敌离开了路边小旅馆。

    经过一晚上的修炼,将所有战斗感悟都彻底消化,吴敌已经是淬体九重,距离筑基只差那么一步之遥。

    他并没有去公司,因为最近招惹到的敌人太过于强大了,无论是墨家还是江城旧霸主,他们都是随时出动大批强于自己的高手。

    吴敌现在连自身都很难保护好,更别说还傻乎乎跑到公司去牵累其他人了。

    倒是可怜那些打扮清凉的漂亮美眉们了,早早起床等公交车上班,还提着早餐在冷风中等待着吴敌的到来。

    “哎 ! ”

    吴敌一想起那些妹纸们见不到自己而伤心的模样,不由无奈地重重叹了一口气。

    那么招女孩子喜欢,又不是他的错。

    “小哥,去哪啊?”

    吴敌招手上了一部出租车,刚坐进来,司机就开口询问了起来。

    “天星监狱。”吴敌斜躺着身子,闭上眼睛就说了那么一句。

    三十分钟后,吴敌出现在了天星监狱。

    “吴先生您来了?”

    “吴哥,早上好。”

    几个狱警见到吴敌到来,顿时面露尊敬之色的打招呼了起来。

    经过那个假冒狱警的事件,天星监狱门口这几个狱警对吴敌都熟悉了起来。

    同时见到他凶残的与恶人搏斗,又爆发出他们没见过的速度向前追击,不由将所有狱警都给征服了。

    “恩,你们刘队长在吗?”吴敌微笑着点了点头,并轻轻地开口询问道。

    “刘队长在的,我这就给您通知他。”一个小狱警猛地点头,并主动跑去帮吴敌通知起了刘健。

    三分钟后,刘健就小跑出现在吴敌的面前,笑吟吟地开口招呼道:“吴哥,这一大早跑来我们天星监狱,是不是和上一次一样呢?”

    “恩。”吴敌点了点头,客气道:“麻烦刘队长带路了。”

    “不麻烦不麻烦!”刘健连连罢手,立马带着吴敌朝刑场走了过去。

    刑场还是和之前一样冷飕飕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跌落冰窖一样。

    刘健和上次一样,送到距离核心地带二十米处就率先离开,留吴敌自己一个人进去。

    刑场深处,也就是执行枪决的地方,除了那个被鲜血染成紫黑色的地板外,又出现一大滩不算黑的血迹。

    想来昨天这里,又处死一批刑期已满的犯人了。

    “给我收!”

    吴敌坐在犯人用来跪的垫子上,运行起无量心经,开始缓缓吸收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郁煞气。

    他吸收的速度很缓慢,可那些阴煞之气察觉到被吸收后,瞬息像找到家的孩子一般,主动的疯狂冲了过来。

    “轰轰轰轰——”

    煞气疯狂的冲进吴敌的身体里,将他体内的每一条经脉,都撞击得生疼了。

    吴敌紧咬着牙齿,无论过程怎么疼痛,他都默默忍受着。

    “轰轰轰——”

    煞气越来越霸道,对吴敌造成的伤害也愈加沉重了几分。

    但他有了上一次经验,应对起来已经不算吃力了。

    等到体内煞气冲击的的速度太过于狂暴,实在无法压制以及忍受下来,吴敌就和上一次一样,快速跑了出去,切断与核心底单煞气的联系,避免走火入魔。

    “呼——”

    出了刑场,吴敌不由长长出了一口气,悬在心里的大石头暗暗落了下来。

    汲取煞气去提升实力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

    每一次都让吴敌提心吊胆,真害怕自己抵挡不住煞气的冲击,从而走火入魔。

    不过当吸收完毕,那种感觉又消失不见了。

    “哎——”

    吴敌重重叹了一口气,不舍的望了刑场一眼,说道:“要是能把里面的煞气全都吸收完毕,那该多好啊 ! ”

    他没有多做停留,与刘健等狱警闲聊几句后,就离开监狱,搭车朝江城大学赶了过去。

    吴敌现在体内拥有太多煞气了,他必须跑到学校中去,接受那股神圣的儒家之气净化。

    ……

    “哟呵,那不是与姜初柔吃饭的混小子吗?”

    “没错,的确就是那小子。”

    吴敌刚刚到江城大学门口,还没进入里面的时候,校门口几个男同学,就指着他议论了起来。

    “玛德,这小子可让我们好找啊!”

    一个胖胖的家伙仔细看了看吴敌后,语气略有些温怒地说道:“走,兄弟们我们过去,看看这小子有什么不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