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竟敢坑我
    “铛!”

    吴敌扬起手,立马就挡下飞过来的暗器。

    他并没有快速拐上第二个楼梯,而是将手伸进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白色锦囊。

    “你以为只有你有暗器吗?尝尝我的七绝毒散吧!”吴敌扬起手,将白色锦娘扔到中年人的前面楼梯上。

    “什么——!”

    一听吴敌这么说,中年人诧异得惊叫一声,随即连忙屏住呼吸。

    啪——

    白色锦囊爆碎在地上,瞬息里面的粉尘弥漫了出来,充斥着整个狭小的楼梯空间,变得白蒙蒙的一大片。

    中年人不敢动了,死死呆在原地任由白色粉尘飘扬到自己身上,生怕动了就不小心吸入。

    七绝毒散别人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他还不知道吗?

    那可是极毒之物,百毒榜前百名之一,吸入体内那么一丁点,就很容易爆体而亡。

    “呼——”

    三分钟后,弥漫在空气中的粉末差不多下沉完毕,追杀吴敌的这个中年人才敢张开嘴巴,长长呼了一口气。

    从濒临窒息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他目光似刀左右张望,可吴敌已经趁投赠白色粉末的时间,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该死的混蛋,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中年人恶狠狠的咬了咬牙,迈开步伐就顺着楼梯继续向前追击。

    刚走几步,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异常,重新折返回来,用手去摸了摸地上散落着的七绝赌散。

    “什么——”

    中年人检查完白色粉末,顿时就忍不住瞪大眼睛,显得格外诧异的那样子。

    下一秒,他那张吃惊的脸蛋就演变成了愤怒,气急败坏的骂嚷道:“王八蛋,竟然拿面粉来糊弄我,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没错,所谓的白色粉末根本就不是什么七绝毒散,而是一堆很普通常见的食用面粉罢了。

    “才几分钟而已,你走不远的!”中年人面色铁青地说了一声,双拳拽得发紧,眸子好似都能喷出火焰来一般,“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有你好看的!”

    音落,他就快步顺着楼梯跑上去,希望能从现场留下来的蛛丝马迹捕捉到吴敌的行踪。

    然而吴敌岂是一般人?

    想要通过痕迹等追查到他,那无疑是难如登天。

    ……

    “该死的!”

    中年人跑到了楼顶,并沿着四周围小跑了几圈,朝下方张望也没有发现吴敌的踪影,顿时就明白他已经走远,或者躲到某处自己说不出的的地方了。

    三分钟的时间很短,但对吴敌等经过特殊训练的修炼者来说,足够把任何痕迹都擦抹得干干净净。

    “哼,我就不信你走远了!”中年人怨恨的咬了咬牙,拿起手机就朝主子打电话过去,希望家里能了解这边情况,并动用能量在附近搜索,把吴敌这个王八蛋给找出来。

    他实在是太怨恨了,吴敌这个混蛋竟然拿面粉来糊弄他,简直是罪不可恕!

    ……

    另一边,吴敌小心翼翼躲在某个房间里面,见七八分钟过去了,那个筑基镜的中年人还没有到来,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差不多安全了。

    “呼——”

    吴敌想到从个筑基期高手手中逃生,不由长长松了口气,显得格外庆幸的那样子。

    他早就知道最近树敌太多,且敌人一个个也异常强大,早就在身上备了一些暗器,以备不及之需。

    没想到还是用到了。

    “嘿嘿。那个中年人知道真相以后,恐怕会气得脸蛋都扭曲了吧?”吴敌一想到对方发觉自己用面粉装成毒药粉欺诈的画面,不由得意地淡笑了起来。

    他又等了五六分钟,发觉还是没有任何异常后,真的是彻底放下心来了。

    “连筑基境的高手都出来了,看来以后要小心一些才行。”死后余生的吴敌,暗暗地告诫自己道。

    确认那个中年人走远,吴敌就离开这个空旷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朝外边走去。

    废了好大的功夫,他终于离开这栋房子,并朝别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时天色差不多黑了,能见度变差了许多,吴敌也更放心大胆的走,不怕被人远远就给认了出来。

    ……

    另一边,某个依山傍水的别墅里面,墨轻狂正躺在沙发上听手下人汇报。

    “什么——”

    当墨轻狂一听吴敌从家族派出来的高手手中逃脱,惊得从地上崩了起来,满是不解地呵斥道:“不是说……百分百能击杀掉吴敌的吗?怎么让他给逃跑了?”

    “少爷,吴敌那个王八蛋实在是太狡诈了,拿面粉装成毒粉骗过我们的高手,然后趁机逃开了。”手下人解释道。

    “追!”

    墨轻狂脸蛋青得都快扭曲了,咬牙切齿愤愤交代一句,挥挥手就示意跟班传令下去,命令那个追杀吴敌的高手,继续追杀着。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跟着补充下令说:“给所有家族眼线传令,把安插在案发现场附近每一条道路的监控摄像都给抽调出来细细检查,我就不信这么多双眼睛分别搜索的情况下,十分钟之内还找不出他的行踪。”

    “是!”

    手下人应喝了一声,身形连忙退了出去,去执行墨轻狂所吩咐的每一个命令。

    “该死的混蛋,竟然还是让你给溜了!”

    手下人出去执行命令以后,墨轻狂想到吴敌这个嚣张跋扈的家伙至今没死,气得眼珠子好似都喷火了。

    他双拳拽得发紧,恶狠狠地开口说道:“不过,在江城只要我们墨家不倒,我就不信你能躲藏多久!”

    ……

    另一边,吴敌溜出躲藏着的建筑之地后,沿着马路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又拐进小道里面,反复变幻了许多条。

    “呼——”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吴敌见那个中年人始终没有追上来,不由长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

    都这么久了,追不上来,那就代表不可能再追上来了!

    “渍渍……还不错嘛,竟然从筑基高手手中逃脱,不得不说你真的非常有一手!”

    正当吴敌神经放松下来的时候,旁边传来一阵男人阴冷的讥笑声。

    “谁!”

    吴敌闻言,本能的将眼睛望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