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给你个机会
    “却!”

    吴敌撇了撇嘴,不屑地开口说道:“说得好像是你白送给我的一样,有本事你就再加价啊!!”

    哗——

    见吴敌竟敢顶撞墨轻狂,现场不少人惊得瞪大眼睛。

    靠——

    墨轻狂来头那么大,吴敌这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小人物,不懂得退让也就算了,还跑去顶撞,这特么不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就算不知道墨轻狂来头很大,光从座位上看不出吗?

    墨轻狂位置在前排靠近舞台的地方,吴敌却距离了这么远,傻子都知道身份有很大的悬殊。

    “哈哈哈,真是人贱自有天收!”一旁的李成龙已经忍不住在内心里笑了起来。

    这是他都不敢得罪的存在,没想到吴敌却跑去得罪,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你……”

    墨轻狂怒了,没想到吴敌还敢跑出来顶撞他,一时气得脸蛋通红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好好好,我记住你了!”墨轻狂用手指了指吴敌,气呼呼地警告道。

    他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就这么被吴敌弄得难看了,不出这口恶气以后还这么混啊?

    “呵呵。”

    吴敌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坐下来没有理会墨轻狂。

    主持人见到场下发生了冲突,为了防止事情恶化,连忙出声把改变话题,“这位先生出了三百万,还有人比这个更高的吗?”

    “却,三百万买个废铁,真是个傻叉。”

    “哼,谁会去跟他抢啊?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众人的注意力被主持人拉回到拍卖现场,见吴敌要花三百万买把断剑,不由有人低声讥笑了起来。

    没有人再出价,主持人将手指向吴敌,微笑道:“恭喜这位先生,以三百万价格买下这把商朝断剑。”

    “真是人傻钱多。”

    李成龙见吴敌以三百万价格买下这把断剑,顿时忍不住讥笑了出来。

    吴敌只是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有些东西并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他有预感这把断剑肯定很不一般,否则也无法积攒如此多的煞气了。

    吴敌只想买回来研究一二,至于断剑本身的价格,他还真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这把断剑有什么名堂吗?”苏轻眉挑了挑眉,好奇的打量着吴敌。

    她知道以吴敌这种性格的人,是不会无缘无故花三百万去买一块废铁,以及冒着得罪别人的风险。

    “没什么名堂,我就是喜欢,所有想买而已。”吴敌微微一笑解释道。

    “好吧。”苏轻眉撇了撇嘴,见吴敌不说也懒得再去追问什么。

    她想到吴敌为了这把断剑得罪了墨轻狂,连忙出声提醒道:“墨轻狂是省城过来的人,来头非常的大,连我们苏家都要让他们三分。你今儿得罪了他,我估计不他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往后你要特别注意一点。”

    “我明白了,谢谢。”吴敌重重点了点头,出声道谢了起来。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苏轻眉欣笑着说道。

    鉴宝大会继续进行着,又有许多宝贝拿出来被竞价,很快又出现几个人看中同一件宝贝,而后争得面红耳赤的画面。

    吴敌与墨轻狂发生的争吵,只是整个鉴宝大会中的一个小插曲罢了,比他们吵得更厉害的人大把多。

    其中有两个四五十岁的胖子,看中一对帝王玉手镯,谁都不服谁没有钱就和旁边朋友借,都快动手打起来了。

    鉴宝大会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宝贝拍卖出去了几十件,很快就进入了尾声。

    压轴的是一副李白真迹诗歌,将整个鉴宝大会的气氛彻底引爆,几乎所有人都举牌竞价。

    就连苏轻眉也砰然心动,只因价格过高而无奈放弃了。

    最终这幅诗歌被抬到一亿八千万,而获得者正是墨轻狂。

    ……

    “小子,我们家少爷说了,识相点就乖乖把你那截断剑给交出来,否则有你好看的。”

    鉴宝大会结束人群离开,一个二十多岁的脸上有颗痣的男人拦住了吴敌,并出声警告着。

    “你们家少爷谁啊?”吴敌故作不知的冷笑了一声。

    “少特么给我装!”

    这个狗腿子冷喝了一声,极其嚣张地说道:“我们家少爷发话了,那东西你要是不交出来的话,今儿这个仇算是结定了。”

    “呵呵,那你就滚回去告诉你们家少爷,这玩意儿我拿定了,他爱怎么着就这么着!”吴敌冷笑了一声,丝毫不惧地说道。

    “哟呵,你小子还挺拽的吗?”这个狗腿子冷哼了一声,极其藐视的对吴敌说道:“你知道我们家少爷是谁吗?敢那么嚣张,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对吧?”

    “呵呵。”吴敌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没有理会太多。

    他扭过脑袋看了苏轻眉一眼,轻轻地开口说道:“我们走吧!”

    “你——”

    这个狗腿子见吴敌忽视自己,顿时就怒了,冲过来指着吴敌破口大骂道:“行,你小子有种,连我们家少爷都没有放在眼里,我保证有的是你后悔的!”

    “滚!”

    吴敌用着冰冷冷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厉声大喝道。

    狗腿子见吴敌突然发火瞪了自己,顿时吓得身子一阵哆嗦,像是突然面对什么可怕的怪物一般。

    “玛德,你小子还敢骂我,等着吧!”狗腿子反应过来,愤愤瞪了吴敌一眼,转过身子就离开。

    待他离开,李成龙走了过来好心提醒道:“吴敌,要不你就把那把断剑给他吧!反正都生锈了也没有什么收藏价值,没必要去得罪一个这么强大的敌人。”

    “呵呵。”吴敌淡淡笑了笑,丝毫不惧地说道:“没事,我吴敌虽然是个无依无靠的小保安,但也不是什么怕事的主儿。”

    “哎——”

    李成龙重重叹了一口气,装作很无奈的那样子。

    他心里却在冷笑说:“你以为老子愿意担心你啊?只不过想让你低头,在苏轻眉心目中形象大跌罢了。”

    ……

    另一边,狗腿子折返到墨轻狂的旁边,露出一脸委屈与愤怒的说道:“少爷,那小子他不愿意把断剑交给您,还说您面子算个屁啊,再敢罗里吧嗦一样揍了。”

    “什么——”

    墨轻狂一听,顿时就怒了,脸颊扭曲得极其难看,愤愤地开口说道:“行,连我墨轻狂的面子都不给,那就等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