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权当行善
    “你下班了吗?有没有空过来陪我喝一杯!?”

    第二天傍晚,吴敌刚下班准备坐公交车回家,就接到了苏轻眉的来电。

    有空,美女邀约怎么能没空呢?

    吴敌问了一个地址,二话不说就赶了过去。

    半个小时候,他来到了一家名为新势力的酒吧,寻找一番后就找到苏轻眉所在的桌台。

    “来了?”苏轻眉见到吴敌淡淡问了一句。

    她抓起面前一瓶酒就递了过来,道:“坐下来陪我喝酒!”

    吴敌在苏轻眉面前坐了下来,并没有着急喝酒,而是神色认真朝她打量着问:“一个人跑过来喝闷酒,有什么烦心事吗?”

    他刚看到苏轻眉的那一刹,立马就明白这妞定然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没什么,好好陪我喝酒吧,其他事情用不着你管。”苏轻眉并没有回应吴敌的关心,拿起酒瓶子又猛地往嘴巴里面灌。

    “呵呵。”

    吴敌笑笑并没有介意,揉了揉鼻子后再次开口说道:“俗话说一份快乐分享出来就是两份快乐,而一份难过分享出来,就变成半个难过了。”

    “都说了不用你管。”苏轻眉略有些醉态的和吴敌说道。

    似乎她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又补充说,“再者和你说了也没用,你就是个普通保安而已,与我现在所操心的事情八辈子都不会有一撇关系。”

    “我可不是一般的小保安呢,没准你说出来了,我恰好能帮你解决了呢?再者人生处处都充满了意外和惊喜,谁能绝对保证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吴敌说道。

    苏轻眉白了吴敌一眼,俏脸露出一抹权威被质疑的不悦,“我说你帮不上任何忙就帮不上,啰啰嗦嗦干什么,赶紧喝酒!”

    “好吧!”

    吴敌应了一声,就拿起面前的酒瓶子与苏轻眉对碰了起来。

    他知道很多事是需要喝了酒,才可以问出来的。

    “干了!”吴敌举起酒瓶子,很是霸气地对苏轻眉说道

    苏轻眉面无任何异色,拿起酒瓶子就对着吹。

    “再来!”吴敌重新打开一瓶酒,二话不说就朝苏轻眉扔了过去。

    她既然想喝酒那就让她喝。

    半个小时过去,两个人都喝不下五瓶酒。

    苏轻眉来得比吴敌早,喝下去那就更多了,俏脸都变得红彤彤了起来。

    “现在可以和我说说,你究竟为何事而烦心了吧?”吴敌也装作有些喝多了的那样子,轻轻地开口询问了一句。

    “呼——”

    苏轻眉长长深呼吸一口,吐出一股浓郁的酒气,好半响后才开口说道:“其实也没有啥了,就是我爷爷生病了,我有些心情不好罢了。”

    “爷爷他怎么了?”吴敌关心询问。

    他记得上次在公交车上偶遇的时候,苏老爷子身子骨看起来还算健朗,并不像有什么重大疾病的那样子。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无法预料到明天会发生什么。

    苏老爷子这种六七十岁年纪的人身体最为脆弱,是生命的晚年,各种疾病频发的高峰期。

    “哎!”

    苏轻眉重重叹了一口气,拿起酒瓶子欲要在和吴敌干了的那样子,道:“都说了和你说也没用,我们还是好好的喝酒吧!”

    吴敌拿起酒瓶子与之碰了碰,说道:“不就是生个病而已,用得着那么愁眉苦脸吗?现在科技那么发达,饶是癌等绝症都有可能治疗,有什么好担心的?不就是钱的问题而已嘛,想开点,没钱哥借你。”

    “这不是钱的问题!”

    苏轻眉摇了摇头,道:“而是病情太过于棘手,几乎各大医院全都逛了个遍,什么名医都悉数去拜访了,可还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那究竟是什么病这么棘手呢?”吴敌眉头挑了挑,很是疑惑地开口询问了起来。

    苏轻眉似乎觉得说到这里了也不好意思不说下去,于是没有在隐瞒就说了出来,“我爷爷这是个老顽疾了,年轻时候太拼身体落下了的创伤,连医院都没法解决。”

    “那是什么疾病呢?”吴敌疑声询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医院也没有给出个准确的结果。”

    苏轻眉摇了摇头,很是模糊的回应道,“只是他的身体每隔一阵子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整个人犹如没了半条命一般。你要知道,他已经是个花甲老人,在承受这种钻心的刺痛,一不小心之下很有可能就没命了。”

    “前几次发作的时候,他疼得都昏厥了过去,甚至有一次差点都丧命,还好发现及时,否则那后果也太难以让人想象了。”白凝霜后怕连连的那样子说道。

    “哦!”

    吴敌只是饶有深意的应了一声,轻轻地开口说道:“这疾病对别人来说的确有些奇怪,不过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苏轻眉愣了一下,接着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你只是一个小保安而已,与这些根本撇不上半点儿关系,当然在你眼中不是很大的问题。可现在是你开玩笑的时候吗?”

    “我没开玩笑!”

    吴敌面色不变,冰冷冷地开口说了一句。

    “你没喝多吧?你又不是医生,竟说这些胡话了做什么?”苏轻眉满是不信地说道。

    吴敌挑起嘴角微微笑了笑,接着开口说道:“我以前认识一个高人,他给了我一副药方号称能医治百病,你要信任我的话,我这就将药方写给你,你拿回去跟你爷爷商量一下,如果他愿意尝试一下,相信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就算治不好,也不会对身体又半点儿伤害。”

    “当真?”苏轻眉酒劲似乎清醒过来了一般,挑了挑眉疑声询问道。

    吴敌重重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那这个高人在哪?你可不可以把他地址给我,我想去登门拜访一下。”苏轻眉满是期待的说道。

    吴敌微微叹了口气,略显得歉意地开口说道:“抱歉,我也不知道他居住在哪里,只是一次机缘巧合下偶遇,那高人看我与他有缘,就特别赠送了。”

    “呵。”

    苏轻眉忍不住讥笑了起来,“随便遇到送你的你也信?难不成人人都是星爷功夫电影中,那个十块钱卖一本武林秘籍的老家伙啊?”

    “哎!”

    吴敌叹了一口气,满是无奈的样子说道,“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把药方给你,至于你信不信就不关我事了。我能做的,也仅此而已。”

    吴敌喊来服务员送上纸笔,潇洒写上一个药方后,就迈步离开了酒吧。

    “这……”苏轻眉看着那张写满漂亮字迹的药方,望着吴敌离开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她知道吴敌不是一般人,所做出来的每一件事都令人难以预料,好像低看他就要错过什么。

    可苏轻眉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又是一个陌生人赠送给吴敌的药方,怎么能让人相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