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解锁新姿势
    离开酒店,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

    吴敌家距离比较近,且有和白凝霜、刘妍居住的地方是同一个方向,于是司机先送他回家。

    到吴敌居住的那片贫民区,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以后不允许在这么冲动了知道吗?你知不知道我今晚有多么担心你?!”

    吴敌快下车之际,白凝霜突然开口,语气严肃地告诫道。

    “嘿嘿,老婆你这么担心我,是不是已经爱上我了?”吴敌讪讪的笑着问道。

    “滚!”

    白凝霜狠狠瞪了吴敌一眼,没好气娇喝道:“谁会爱上你这混蛋啊?别自恋了。”

    “嘿嘿,你要不爱我你刚才为我难过干嘛?”吴敌坏坏的笑道。

    “你是我员工,你父母又是我的老街坊邻居,你真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他们交代啊?”白凝霜白了吴敌一眼,没好气地说着。

    “哎,我还以为我已经征服了你的内心,准备对你身上下一个目标发起进攻呢!”吴敌幽幽叹了一口气,显得非常无奈的那样子。

    “下一个目标是什么?”白凝霜被吴敌激起了好奇心。

    吴敌眼神直勾勾在她身上上下一阵打量,令白凝霜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欲要骂人的时候才邪邪地笑着开口说:“当然是征服你的内心以后,慢慢一个一个去解锁新姿势啊!”

    “啥姿势?”

    白凝霜愣了一下,三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抓起车上的抱枕就朝吴敌砸了过来,气急败坏地叫嚷道:“你个流氓,赶紧给我滚!”

    “哈哈哈——”吴敌浪笑了一声,就打开车门快速逃下车。

    ……

    凌晨两点,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某病房内。

    王霸静静躺在手术台上接受众专家进行断臂缝接技术,医生们已经为他手术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王霸断臂的时间并不算很久,从被斩断再到送到医院,整个过程花了也不过一个多小时罢了,断臂细胞都没有灭绝,理论上还有百分之九十以上能重新连接。

    手术一旦成功,虽然不比原手臂那么灵活,修养时间久了,正常饮食起居干活等应付起来完全没问题,绝对比假肢等要强一百倍。

    负责为王霸做手术的都是人民医院最顶尖医生,他们都为这个手术花了两个半钟头的时间,足以见得有多么棘手。

    又过了三个半小时的时间,麻醉剂药效已经过去,喝了很多酒的王霸酒劲也彻底消失清醒过来。

    当他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手术台上,一大群医生围拢着自己,昏迷之前的记忆重新浮现在脑海,立马就明白怎么一回事。

    “该死的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王霸一想到吴敌逼自己断臂的画面,顿时整个身体都被怒火充斥,忍不住激动的咆哮了起来。

    正在专心致志动手术的医生们没想到王霸会突然苏醒,且情绪还那么的激动,顿时一个个都吓坏了。

    “别激动别激动!小心撕扯到刚刚缝合的伤口。”

    “哎哎哎,你情绪那么激动干嘛?伤口都撕裂到了。”

    “完了,耗费尽六个小时的效果都白费了。”

    几个医生扑上去按住激动的王霸,其他医生们则是露出各异的神色叫嚷出声。

    更是有几个医生忍不住抬手扶住额头,显得格外无奈的那样子。

    “医生,我的手还能接好吗?”

    王霸缓过来后,彻底接受在医院动手术的现实,有气无力对着压着自己的医生们询问。

    “哎!”

    一个年长的主治医生重重叹了一口气,略有些可惜地那样子说,“你的断臂手法特别的奇怪,根本不像受到他人劈砍断落,切口非常杂乱和不工整,是我们接过所有断肢手术第一个案例,缝合起来非常困难,但凭借我们多年经验还是勉强做到了。不过……”

    王霸听着听着就想哭了。

    妈蛋,断臂切口和他伤案例差别很大,自己切断的能没有差别吗?

    切口不工整和杂乱?

    玛德,换谁用一把水果刀自己去砍自己的手臂能一刀斩断呢?

    在哪里磨啊,砍啊削啊反复最终才能弄下来,这样的切口能工整?

    换成用一把水果刀去把猪蹄切成两段看看,切口模糊成什么样?

    “这王八蛋!”

    王霸一想起自己反复将手臂弄下来的钻心疼痛,恨不得立马杀了吴敌剁成肉酱才解心头之恨。

    不过听到主治医师话语突然转折,他内心升起一抹不祥的预感,连忙开口追问道:“不过什么?”

    “哎!”

    年长主治医生又重重叹了一口气,无比惋惜说:“不过因为你突然苏醒乱动,又把缝合的伤口扯坏,现在就算华佗在世,也无法缝合了!”

    “什么——”

    王霸一听忍不住从床上崩了起来,惊诧道:“那我不是以后都要断臂了吗?”

    年长医生只是点了点头,无限可惜的那样子。

    尼玛!

    王霸这回肠子都悔青了,真想给自己狠狠扇几巴掌,暗骂自己怎么那么。

    好端端的胡乱动干什么?

    现在好了吧,终生断臂残废。

    “该死的混蛋,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王霸想起手臂再也无法接上,对吴敌就更加怨恨了。

    待医生尝试重新缝合无果后,止完血就离开了。

    他们一离开,王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拿起手机朝着一个叫龙中翔的号码拨打过去。

    电话刚接通,他就忍不住大声哭诉了起来,“呜呜呜……翔哥,我特么被一个给欺负砍断手了,这口气你一定要帮我出啊!”

    “对方什么来头?”电话那头的翔哥追问道。

    “辉煌电子的老板,和霜叶集团的白凝霜关系亲密,其他我就不知道了。”王霸哭着说道。

    “好,我这就帮你打探他的底细,要真没其他背景,这口恶气我一定会帮你出的。”电话那头的龙中翔说道。

    挂断了电话,王霸内心压抑着的怒火才平息了不少,但还是非常愤怒。

    他咬了咬牙,气鼓鼓道:“该死的混蛋,敢动我王霸,我一定要你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