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我们是姜家人
    “哼!”

    黄天平冷哼了一声,鸟都不鸟徐天应,转过身子对手下人大喝道:“来人啊,把他们给我抬过来!”

    “是!”

    手下人应喝了一声,就把海鲜饭店的老板刘金贵,以及那十几个过去帮衬欺负姜初柔的小混混们抬了过来,“砰砰砰”的砸在了地面上。

    黄天平看到那十几个被捆绑的手下人,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阴沉了起来。

    之前他还搞不懂黄天平等人为什么好端端的来打砸大本营,现在终于明白是自己的人先招惹上他们,故而才引来这么一出报复戏码。

    吴敌与苏轻眉还有姜初柔静静在一旁看着好戏,并没有插话或者影响黄天平处理事情。

    “该死的!”

    徐天应在心里恶狠狠骂嚷了一声,望向地上躺着的十几个手下的眸子,好似都能喷出火焰来了。

    察觉黄天平来头如此巨大,徐天应恨不得把这十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手下给狠狠剁碎了喂狗。

    平时他就教导他们以德服人,做事情要留几分底线,不要什么都弄得太过火,否则遇到什么不该招惹的人,那麻烦可就大了。

    偏偏他们都没人听,以为天鹰社团在附近混得很开,谁都要给三分薄面就格外嚣张了起来,做事也越来越没有底线。

    没想到,这次真的踢到了一块来头非常大的铁板。

    徐天应相信自己的手下要不是把黄天平等人给得罪死了,对方是不会如此兴师动众的找上门来,并且还打砸天鹰社团的大本营。

    都不是小孩子了,大伙儿都知道打人不许打脸,有什么矛盾可以好好谈,就是动手没彻底闹翻,也不许打脸让人彻底难看。

    天鹰社团在江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至少还是管理一片区域的社团,影响力还是非常深厚的。

    总部被砸,那就是从上到下打了每一个人的脸。若不是什么实在无法忍受的事情,谁会傻乎乎这么干呢?

    一旦这么干了,只要天鹰社团不覆灭,那就永远承受他们报复的怒火。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徐天应不等黄天平开口说话,就狠狠瞪了地上十几个手下一眼,极其不悦的训斥道。

    “老大,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只是过去帮刘金贵的忙。他的海鲜饭店是在我们社团这里交了大量保护费的,而有人在哪里闹事,我们就过去帮忙撑场子罢了。”

    一个平头青年露出极其委屈的神情,可怜兮兮地对徐天应说道。

    他说完,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了起来,“是啊老大,我们只是履行我们工作职责罢了,并没有想过要和谁发生什么冲突啊!”

    “老大,是他们那群人中有两个女孩子吃饭不给钱,还想闹事,我们就公事公办罢了。”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他们也没有说谎,本来就是过去帮刘金贵的忙罢了。

    正是帮了他的忙,所以才会得罪姜初柔二女,引来这么大的麻烦。

    至于对姜初柔和苏轻眉说的轻薄话语,他们一个都没敢说出来,生怕老大就此暴怒狠狠把自己给剁了刮了。

    “胡闹!”

    徐天应大喝了一声,像长辈般训斥不懂事的小孩子,“都和你们说过多少遍了,凡事要以德服人,就是她们不给钱,你们也可以好好谈的对不对?谁叫你们弄出冲突来的?”

    末了,他转过脑袋狠狠瞪了刘金贵一眼,没好气的怒骂道:“还有你刘金贵,我告诫过你多少次了?做人做事要讲良心,千万不要贪图小便宜而干坑害客人利益的事情,可你就是不听,现在知道错了吧?”

    “呜呜呜……老大我们知道错了,您就救救我们吧!”

    “徐老大,我刘金贵有眼不识泰山也知道错了,您也高抬贵手帮我一把吧。这件事过后,我保证洗心革面,再也不做坑害客人利益的肩上了!”

    “老大,您就帮我们说说好话吧,我们知道错了,也再也不敢了!”

    徐天应骂声落下,刘金贵等十几个被捆绑过来的人,一个个哭得很伤心了起来,连连承认错误着。

    黄天平只是冷冷看着他们的表演,好半响后才怒声呵斥道:“你们也不在我面前演什么悲情戏了,都不是未成年的小屁孩了,就说今儿的事情怎么算吧?”

    “混账东西!”

    徐天应气鼓鼓骂了地上十几个手下一声,接着扭过脑袋对着黄天平陪笑道:“实在不好意思,手下人不懂事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交代的。”

    音落,他转过脑袋看了其余天鹰社团的人一眼,大手一挥怒喝道,“来人啊,把他们几个给我拖出去,狠狠暴打一百大板,然后按照社团规矩一人挑一只手筋以示告诫。”

    “是!”

    天鹰社团的人应喝了一声,就要上来把地上的人给拖走,按照老大徐天应的吩咐去出来。

    “先给我住手!”

    黄天平高喝一声就制止了徐天应自导自演的这幅戏码,冰冷冷说道:“你手下人怎么处理我不管,但你们天鹰社团的人让我们家小姐受到了惊吓,差点还玷污了她的清白,今儿无论如何,我都要把这里给砸成一片废墟!”

    黄天平知道,徐天应所谓的惩罚做错事手下人,其实就是想保住他们的性命而已,故而才说出要暴打一百大板和挑手筋的话语。

    如此惩罚看起来非常残酷,可行刑以后哪怕被打得重伤住院,至少还可以保住生命不对?

    同时,还能给黄天平等人一个交代,让他们也不好在对天鹰社团做出更大的报复举动了。

    毕竟人都惩罚成这幅模样了,怎么还好意思要动手呢?

    偏偏黄天平就不吃这套,执意要把这里给砸成平地。

    “凭什么?”徐天应很不服气的质问了一句。

    “就因为我们是姜家人!”黄天平腰杆挺直,脸上浮现一抹得意,好像在说着什么神圣的事情一样。

    “轰——”

    此言一出,如天雷在耳边炸响一般,让在场每一个人都诧异了起来,显得格外震惊和畏惧的那样子。

    一旁的吴敌看到这一幕,眼神不由微咪了起来。

    看来姜初柔和她背后的姜家,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可怕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