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干嘛?打你
    “哟呵,这不是四大战将中的为锁哥吗?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吴敌原计划是去莫氏集团寻找莫家父子算算帐,恰好车子路过聚义社团的总部,就先下来车过来办点事情。

    雷老虎承诺的那两百多平米安置房也应该要落实了,总不能让父母和弟弟妹妹们还住在破木屋里面,那样对他们来说实在是过于危险了。

    吴敌再也不想像上次一样,雷老虎把妹妹吴红给劫走。

    上次劫走其目的还是吸引他过来进行暗杀,倘若没有其他目的,单纯就是抓过去屠宰和发泄,那后果绝对会令吴敌抱憾终身。

    进入小区里面居住,附近至少还有众多民众,甚至门口都设有保安岗,一般人想要进去还真不容易。

    要出了啥事,也会有人打电话求教,安全性比这处于拆迁废墟中的老房子,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吴敌早就想来找雷老虎落实这件事情,只不过一时太忙给忘掉了。

    今儿正好路过,那就顺手把这件事办好吧!

    “你……你来干嘛?”

    “我告诉你可不要乱来,我们聚义社团真拼起命来,也不是任由别人欺负的。”

    曾为锁看到吴敌,顿时像见鬼般叫嚷了起来,身子连连后退,显得格外害怕。

    聚义社团其他人马看到了吴敌,一个个也如临大敌一般,紧紧抓住手中的家伙,目光十分警惕。

    “别紧张,我又不是来打你们的?”

    看到他们这样,吴敌忍不住在内心笑了起来,连忙出声安慰着。

    “那你……那你来做什么?”曾为锁知道吴敌这魔鬼过来,绝对不是有什么好事找他们。

    “都说了,别紧张!”

    吴敌淡淡笑了笑,挥挥手对曾为锁讪笑道,“看到你这么害怕,我都想动手打你了,所以你懂得!”

    妈的!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曾为锁在这一刻都忍不住想要哭了出来,瑟瑟发抖表情极其不自然道:“那我不害怕了,你快说来这里有何贵干吧?”

    “我想找你们老大,他人在里面吗?”吴敌问道。

    他看到曾为锁这幅口是心非的模样,真是发生大笑几下。

    “我们老大不在,你请回吧!”曾为锁略显得底气不足地说道,还将眼睛扭过一旁看着。

    雷老虎今天才刚刚出院回到总部办事,没想到吴敌立马就后脚跟过来,鬼都知道不正常。

    曾为锁想到上次老大被吴敌当成西红柿一样揍得住院,就更加不敢出卖老大,生怕又被打成人魔鬼样,然后被手底下的弟兄们狠狠报复。

    “我怎么感觉你在说谎?”吴敌微咪着眼,盯着曾为锁说:“要知道,说谎可不是一个好孩子,我最讨厌不讲实话的娃娃了。一旦被我识破,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曾为锁感觉吴敌眼神似刀割向自己,加上后面那句威胁话语,身体本能不由颤抖了一下。

    “也别说我为难你们,进去通知你们老大吧,说我吴敌前来拜访,我就不信他敢不见。”

    吴敌一下就看出了曾为锁在说谎,拍了拍他的肩膀重重说道。

    事到如今,曾为锁知道在隐瞒下去也没有意义,一声不吭地就扭过脑袋去汇报。

    咚咚!

    三楼某个装修奢侈的包房内,雷老虎正拿着一份财务收支报告查看着。

    管家谢千机守候在他的身边,严阵以待随时做好迎战强敌的准备。

    自从吴敌出现,谢千机已经没有像往常一样守候在老宅大院,做个操里忙外大事小事一把抓的管家了。

    “请进。”

    听闻敲门声,雷老虎头都不台淡淡应了一句。

    曾为锁来到书桌前,毕恭毕敬地说道:“老大,吴敌来了,他说要见你。”

    “什么——”

    闻声,雷老虎诧异的微张嘴巴,身体在一瞬间凝滞,手中握着的那份财务报告不禁掉落在桌面上。

    管家谢千机身体也在这一刻微微颤了颤,显得很害怕又不知所措的那样子。

    “他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

    一时,雷老虎和谢千机脑袋不约而同冒出这么一个念头,随后扭过脑袋相识一望。

    无事不登三宝殿,没有什么事情吴敌是不会来聚义社团这里。

    再者以吴敌的能力有啥事都能自己解决,双方又是仇敌关系,怎么想都觉得吴敌动机不纯。

    “他有没有像前几次一样,一进来就怒气腾腾他,见人就重手打伤的?”

    雷老虎终究是阅人无数的老狐狸,深吸口气很快就平静下来,用手扶了扶镜框,疑声地开口询问道。

    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一切都皆有可能。

    再者谢千机师兄做得足够隐蔽,将所有麻烦和因果都推到莫家身上,一般吴敌很难发现才对,但并不是没有可能被发现。

    因为吴敌给人的感觉始终是迷一样,在没用确切发生之前,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倒是没有,相反很是和气的和我们打招呼,并没有像来找我们麻烦的样子。”曾为锁略微思索一番,轻轻地开口说道。

    “哦!”

    雷老虎意外的应了一声,嘴角挂出一抹耐人寻味的表情,“不显露情绪在外表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他既然已经来了,想推拒和拦截也没有办法,那就请他进来吧!”

    “是。”曾为锁应了一声,立马转过身子执行命令。

    “老谢,你也出去吧,我一个人和他聊聊就可以。”雷老虎看了身旁的谢千机一眼,缓缓地开口命令道。

    “可是要是那混蛋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怎么办?”谢千机担忧地看来雷老虎一眼。

    “呵呵。”

    雷老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一脸轻松地开口说:“就算你在这里,他想做什么也拦不住啊?还不如你撤退到一边,我一个人应付就好了。”

    “摆着上百个弟兄在这里守候,只会让人觉得心里有鬼害怕被报复,倒不如一个人坦荡。”雷老虎说道。

    “是。”谢千机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三分钟后,吴敌终于来到雷老虎所在的包房。

    “我说雷老大,好久不见我十分想念啊!”吴敌走了进来,自来熟就找个位置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说。

    “你来这里干嘛?”雷老虎放下假装拿起来的财务报告,脸上很是不悦地说道。

    “来干嘛?当然是打你了!”

    吴敌嗤笑了一声,目光灼灼落在雷老虎脸蛋上,一字一句重重道:“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难不成我不来打你,是找你喝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