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孤男寡女,这是要干嘛?
    夜凉如水,吴敌盘膝而坐在那床老旧木床上,静静思考着。

    淬体境的强者都开始盯上他了,一直呆在家里住也不是办法,刚才来的要不是瘦高男子,而是另外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兴许就发生难以预料的惨案。

    吴敌冲着祸不及家人这一条,最终还是把瘦高男子给放走了。

    这事同样也给他敲了一个警钟,那就是绝对不能和家人住在一起,父母和弟弟妹妹们也不能在贫民区居住了。

    附近民众大多都搬走了,只留下一大片被勾机轰塌的废墟,以及来不及拆迁的空房。

    没有大量民众在周围,一旦发生什么意外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出了啥事也没有任何一个目击证人。

    太危险了!!!!!!

    莫家父子这次连古武者都派出来,要是知晓任务失败了兴许会更加的恼怒,针对吴敌家人下手也有可能。

    他们几个子公司都被吴敌抢走了,那可是数亿的价值,会忍气吞声乖乖把肥肉送到别人嘴里,那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看来,有空去找雷老虎谈一谈,让他尽快落实房子的事情了。”吴敌想了会,暗暗在心里嘀咕一句。

    还有他也明白要尽快提升自己实力才行,不然连家人和亲友没法保护好。

    吴敌原本以为离开战场就可以安静下来,至少凭借在部队学了这一身本领,守护好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完全没有问题。

    莫军父子请来的古武者高手让吴敌明白,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最底层的社会还是弱肉强食,没钱没本事,一样被人压制得死死的。

    “强,我要变得更强!”

    吴敌双拳拽得发紧,脑海中只有提高实力那么一个念头,很快就进入修炼状态。

    他不仅要守好自己的家人,还要把那该死的炼狱修罗给消灭掉,替死去的战友们报仇。

    炼狱修罗非常强大,吴敌知道受了重伤实力大跌的自己想要报仇,那无疑难如登天。

    哪怕敌人很强大,他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会轻易放弃!

    ……

    凌晨三点,一家私人疗养院内。

    “什么?你师兄竟然被他击败了?”

    雷老虎从病床上蹦跶起来,瞪大眼睛极其诧异地叫嚷道,“你不是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他一定能杀死吴敌的吗?怎么反过来却被人给击败了呢?”

    “唉。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

    谢千机重重叹了一口气,显得很无奈的那样子说,“我师兄可是淬体六重境的高手,怎么可能被他一个毛头小子给击败了呢?”

    “难不成,他已经是七重境的高手了?”雷老虎瞪大眼睛,满是不敢相信地说着。

    谢千机摇了摇头,“我师兄告诉我了,他的的确确就是五重镜,只是拥有一套诡异的步法,故而才能出其不备的越级作战将我师兄击败。”

    “难不成我们就只能任由他白白欺负,忍气吞声着不能在还手了吗?”雷老虎不甘道。

    谢千机咬了咬牙,“放心,我师兄说等他伤好在苦练个半年的时间,应该就可以到达七重境界了。有了这一次交手经验也对吴敌有了非常大了解,下一次一定能轻而易举的杀掉他!”

    “还要再等半年吗?”雷老虎将脑袋仰望到天花板,显得格外疲惫和无奈的样子。

    好半响后,他重新将脑袋回过神来,目光愤愤地说道:“人活了大半辈子,也不在乎这半年,只要最终能杀掉他就好。”

    “是啊,半年并不是很长,等我师兄实力突破,就是他末日的时候了。”谢千机牙齿咬得发紧,对吴敌当众重伤自己的事情,别说有多么愤怒了。

    雷老虎揉了揉额头,“也幸好这一次拒绝了莫家的请求,成功将黑锅甩给他们,否则一旦暗杀失败被吴敌发现,我们恐怕会更加惨咯!”

    ……

    第二天早上六点五十分,吴敌乘坐公交车去上班。

    七点二十分,他下了公交车,从站点朝公司走去。

    吴敌上班频率一直都很稳定,每天提前半小时以上和那些公司漂亮妹妹们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

    “咦。那不是刘秘书吗?”

    吴敌朝公司门口走去的时候,却发现路边的绿化带内,一个穿着职业装的漂亮女人和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拉拉扯扯。

    他定睛一看,那职业装的美女不是别人,正是白凝霜的贴身秘书刘妍。

    “他们偷偷摸摸躲在这里干嘛?不会是……”

    吴敌看孤男寡女在这里就判断出定然有鬼,于是悄无声息靠了过去,躲在一颗大树后面进行掩体窃听。

    “放手!”

    刘妍一把推开高大帅气男,气鼓鼓地开口大喝道:“张俊飞,我说过我们之间不可能了,请你别再纠缠我了?”

    “妍妍,我真的错了,求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不会在犯错了。”叫张俊飞的高大帅气男生,姿态摆得很低的哀求道。

    “走开,我不会在相信你的任何鬼话了。”刘妍一甩手,气鼓鼓说。

    张俊飞不依不挠哀求,“妍妍,你别生气了好吗?我是真的喜欢你,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行不行?”

    “滚开!我给你机会,我给你的机会还少吗?”

    刘妍一听顿时就怒了,“我每次听了你的甜言蜜语心软的原谅你,可我换来的回报呢?是你一次次的背叛和出去找其他女人,我这不是别人打完了左脸,又自己伸右脸过去给别人打吗?”

    “你自己想想,我给过你多少次机会了?两巴掌都数不过来了吧?可每次我心软带回来给我的结果,都是伤心难过,一个人的偷偷落泪。与其继续作践自己,我不如一个人高傲的活着。”刘妍越说声音越大,足以见得心里是有多么的愤怒。

    躲在角落的吴敌听到这几句对话,差不多已经了解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原来张俊飞是刘妍的前男友,经常出轨去和其他女人厮混,被刘妍发现分手了,还厚着脸皮跑过来求复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