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黑柴发疯了
    “呼呼呼——”

    “哈哈哈——”

    飞车党们一边飙车,一边在车上嚷嚷胡乱叫喊,似乎对这种扰民行为很爽的那样子。

    “轰轰轰——”

    几十上百部疾速行驶的改装车很快就来到凤凰吧酒吧门口,引擎声震耳欲聋响彻天地。

    酒吧门口一些装饰的用的小灯笼,都被这股强大音波震裂,摇摇晃晃着。

    身为普通人的苏轻眉,早已经捂上了耳朵,受不了这一大群改装引擎车子的巨大轰鸣声。

    偏偏有些摩托车车手见苏轻眉捂住耳朵,人长得又漂亮,不由色心大起、男  炫耀装13本色使然,开着摩托车“轰轰轰”围着吴敌和她旋转,在哪里吹口哨呐喊,甚至出言调侃。

    “呼呼呼——”

    “小妞,长得还不赖吗?!今晚陪你大爷睡一下如何?”

    大部分赶过来的改装车停在了酒吧门口,只有这几部车围着吴敌和苏轻眉转,给人的感觉好像并不是冲他们来的。

    而是见酒吧门口就有这么一对男女,女的又这么美丽动人,他们这群飞车党同伴又多,也不怕得罪吴敌和苏轻眉,故而故意过来戏弄。

    男人嘛!

    见到美女,总想对她干一些不正经的事情来。

    “滚!”

    吴敌怒了,他不管这群小混混究竟是冲谁来的,但开车绕着他调侃苏轻眉,那就是对自己一种莫大的挑衅。

    飞车党并没有停下来,依旧大喊大叫的绕圈圈。

    改装过后的排气管声音实在是太响亮了,吴敌的警告声都被淹没了!

    “砰——”

    “砰——”

    “砰——”

    吴敌怒了,身形离开原地就蹿了出去,在同一个位置一部部将转圈过来的车子连人带车给踢飞。

    “啪啪啪——”

    车子和人倒飞了出去,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车子一些薄弱的挡板全都爆碎。

    车上的人没有再加油门,车子排气管轰鸣声也小了不少。在酒吧门口停下的大部队几乎也同时熄火,动静没有之前那般惊天动地了。

    “咦,那几个家伙怎么翻车了?”

    “泥煤,我们的人好像被人踢飞了。”

    “麻蛋,那小子谁啊?竟敢把我们人给打飞。”

    大部队人马看到倒在地上惨叫连连的同伴,一时间个个都愣住了,完全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酒吧内很多在喝酒的宾客,乃至工作人员、安保听到外面的响动声,齐刷刷从里面冲了出来。

    大堂经理见到飞车党赶到,同时吴敌和白凝霜并没有走远,脸上不由浮现一抹欣慰。

    他站到一个留着短寸,胳膊上纹着两条龙的中年人面前,指了指吴敌和苏轻眉说道:“黑柴哥,就是他们两个来酒吧闹事的!”

    “哟呵,胆敢来聚义社团保护下的凤凰吧闹事,这特么活腻了吧?”

    黑柴本能冷哼了一声,大手一挥就要命令手下人去拿下吴敌和苏轻眉,“来人啊……”

    话还没说完,他看清吴敌的长相后,不由吓得一阵哆嗦,想说的话如鱼骨头般卡在了喉咙里。

    另一边,吴敌也知晓这群飞车党,就是凤凰吧叫过来的救兵。

    他们一个个手持刀枪棍棒凶神恶煞的那样子,想来没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苏轻眉就静静站在吴敌的身边,并没有因为凤凰吧方面叫来数百号打手而感到畏惧。

    她将手伸进口袋里面抓住手机,像是要拿出来打电话找人帮忙的样子。

    “来人啊,把那几个私自开车去堵截他人的王八蛋给我抓起来,狠狠暴揍一顿,教他们什么是规矩!”

    黑柴话已经喊到一半,不可能就这样停止下来,于是他话锋一转,就命令其他手想去把之前开车转圈的几个马仔从地上抓起来。

    哗——

    愣了,跟过来的一群小马仔们全都瞪大眼睛,完全搞不明白黑柴为什么会下这个命令。

    大堂经理更是一头雾水,他明明告诉黑柴闹事者就是吴敌和苏轻眉,这货怎么下令去抓自己人还下狠手惩罚呢?

    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吴敌和苏轻眉也愣了一下,完全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没听清楚我说的话吗?”

    黑柴怒了,瞪着眼睛朝那群小马仔们大吼了一声。

    “听清楚了。”

    “可是柴哥……”

    马仔们齐齐回应一声,有些人就准备说出自己的疑惑。

    话还没有说完,黑柴就怒吼着咆哮中断,“我去尼玛哥逼的,你们没听清楚老子的话吗?叫你们去惩罚几个不受规矩的家伙,难道还要对我的命令有意见?”

    “不……不敢。”

    “可是……”

    一群马仔中,许多人连忙表示不是这样,只是想询问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不敢还不快给老子过去?”黑柴怒了,再次狠狠咆哮了一声。

    见黑柴哥不像开玩笑的那样子,大部队人群中的小部分人,极不情愿朝吴敌和苏轻眉走过去,准备对不听话的马仔们狠狠教训一番。

    大堂经理愣了,完全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好奇地出声询问一句,“黑柴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怎么好端端,突然要教训自己弟兄了呢?”

    “啪!”

    黑柴闻声,当即仰起手狠狠扇了大堂经理一巴掌,恶狠狠开口骂道:“草拟吗的,老子做的决定,关你屁事啊?”

    “啊!”

    大堂经理捂住了火辣辣的脸蛋,整个人完全懵逼了,委屈不解问:“黑柴哥,你……你为什么打我呢?”

    “它马的,老子打你是在救你明白吗?”黑柴一听顿时就怒了,在心里嘶吼了一句。

    他真想掐住大堂经理的脖子,随后指着吴敌狠狠训斥,“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连我们老大都不敢招惹的人物,是莫家花五百万买命的牛人,是我们整个聚义社团都要竟让三分的杀神,老子骂你打你是在救你知道吗?”

    可是,这种话能说出来给大堂经理和其他人听吗?

    不能啊!

    一说出来,别人都以为聚义社团是懦夫,曾经被人给欺负了。

    那以后,他们社团还怎么在道上混啊?

    “老子就是心情不爽打你了不行啊?”黑柴怒吼了一声,扬起手又给大堂经理一巴掌,“特么的,叫你好好管个场子都管不好,还混个屁啊?”

    特么的,黑柴现在越想越火,他都暗示那么明显怎么就没有人知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