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救兵
    “爸!!”

    莫军见莫长江倒地,着急得叫嚷了一声,连忙蹲下身子将他扶起,“爸,你怎么了?撑住啊,我这就打电话叫医生。”

    “我……我没事。”莫长江为了不让儿子担心,强行压住内心的惊涛骇浪。

    他刚答完一句,就没法强忍下去张开嘴“噗”的一口鲜血喷了起来。

    莫军更害怕了,发了疯般的抱住了他,哭喊着询问怎么了,急忙忙想要去看医生。

    “别担心。”莫长江罢罢手示意儿子不要着急。

    他呆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适应身体疼痛消化黑柴电话中所带来的巨大信息,瞬息脸色又变得诧异了起来,“没想到那个小杂碎竟然隐藏如此大的能量,连聚义社团都不敢招惹。”

    “什么——”

    莫军听清父亲的话,如同他之前一样诧异的从地上蹦了起来,神色呆滞嚷嚷道,“他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背景,不是一个刚刚退伍的小保安而已吗?怎么连这片最大的地下势力聚义社团都不敢动他!”

    “我怎么知道会这样!”

    莫长江说到这里,整个人不由又瘫软了下来,两只眼睛空洞得像死鱼目般。

    莫军也傻了般倒在地上,绝望的嚷嚷了起来,“这么说,我不是白白被那混蛋欺负,再也没办法报仇了吗?”

    “还有我们莫家子公司股份,甚至未来儿媳妇,都有可能白扔给吴敌那小杂碎了!”莫长江越想越伤心,眼泪都忍不住流了出来。

    莫军也是难过无比,失去那几个子公司他这个败家子来说并不是很难受。

    令他虐心的是没了那几个子公司,白凝霜对自己的依赖就完全消失,全都寄托在了吴敌身上。

    莫军哭了,哭得泪如雨下。

    他一想到聚义社团都拿吴敌没有办法,就更加伤心难受了,“呜呜呜……这口气我咽不下,我不想被那个杂碎就这么欺负了,我不服气……不服啊!”

    ……

    另一边,某个私人疗养院内。

    雷老虎躺在病床上,守在旁边的是管家谢千机,还有四大战将中的曾为锁,以及下方一个小组的组长黑柴。

    “老大,电话已经和莫长江说清楚了,钱已经交给两个小弟明早朝他们公司送了。”黑柴看着浑身缠着纱布打着点滴的雷老虎,如实开口汇报。

    “那就好。”雷老虎面无波澜地回应一句,挥挥手示意道:“不早了,办完事情就赶紧回去睡觉吧。”

    “是。谢谢老大开恩,这一次都是小的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害老大受了这么大的损失,真是对不起。”见老大雷老虎并没有过多的责怪自己,黑柴感动得连连道谢着。

    雷老虎脸上还是一丝异色都没有,“这事不怪你,记住下次几百万的单子,是不会轻易吃到嘴里面的。这一次幸亏你没耍小聪明去单干,否则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啊!”

    “是是!”黑柴应了几声,与老大雷老虎道别后就迈步离开。

    “你也出去吧!”雷老虎指了指带着黑柴来访的曾为锁说道。

    “那干爹你好好的养伤,终有一天我一定帮你出了这口恶气的。”曾为锁说完就离开包间。

    出了门,等候已久的黑柴连忙递根黄鹤楼过来,“谢谢为锁哥,要不是你及时制止了我,我恐怕已经成为社团的千古罪人,连累大伙儿跟我送死了!”

    “我只是不想跟着去死而已。”曾为锁接过香烟,点燃抽了几口后,轻拍几下黑柴的脑袋说道。

    “谢谢为锁哥,明后天我有个小弟从南越边境带回来一些野味,到时候一定叫为锁哥过来尝尝。”黑柴见曾为锁也没太责怪自己的意思,悬着的心不由放了下来,很是感激地开口说着。

    曾为锁点了点头,与黑柴抽着烟就离开疗养院。

    病房内,雷老虎将目光望向了管家谢千机,关心询问道:“老谢,你那个师兄什么时候到江城?”

    “快了,估计两天之内就可以到达,快则一天。”谢千机回答道。

    雷老虎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之前和我说的没错吧?他有能力把吴敌给杀掉。”

    “是的,吴敌实力大概也就是在淬体四重镜左右,绝对不会超过五重,否则我就不可能只受那么点伤害。我师兄上次见面都淬体六重巅峰,现在有可能已经突破到淬体七重境界,杀掉吴敌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谢千机信心满满说着,对吴敌很不屑的样子。

    “很好。”

    雷老虎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脸色变得阴森了起来,“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在出手,彻底将吴敌这混账给我灭掉,否则以后别人都不把我们聚义社团放在眼里了。”

    “我明白。”

    谢千机知道吴敌这种身手恐怖的家伙,只能一次性出手灭杀成功,否就不要轻举妄的去得罪引来更凶狠的报复。

    他想不明白的是,雷老虎想杀吴敌,整个聚义社团高级将领都想杀掉吴敌。

    现在莫氏集团董事长也想杀了吴敌,还给了五百万手续费,敌人与聚义社团的一样,那五百万几乎是顺手牵羊得到的,为什么老大雷老虎叫退回去呢?

    “家主,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推掉莫长江那五百万请求呢?”谢千机开口问。

    雷老虎只是挑起嘴角微微笑了笑,一副老谋深算地那样子说,“莫长江肯出500万杀掉吴敌,那就证明他们之间有很大的仇恨。他们想杀掉吴敌,我们也想杀掉,可这家伙是那么容易杀的吗?”

    “那家主你的意思是?”谢千机疑问。

    “简单。”雷老虎笑了笑,也不卖弄关子就说了出来,“与莫家有仇的吴敌肯定也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若莫家人报复不成功,那将会引来吴敌更凶残的反噬。那要换做我们杀吴敌,一旦不成功的后果不也是一样的吗?”

    “家主意思是说,趁着莫家和吴敌有仇期间,我们偷偷对吴敌动手,只要不打我们聚义社团的名号,一旦暗杀失败,他都会当成是莫家人展开的报复,所有帐都会算在莫家头上。”谢千机终于明白雷老虎的用意了。

    雷老虎欣慰地笑了笑,说:“没错,要是我们接下这笔任务失败或者成功后引出什么意外,那都会找上莫长江,他将我们供出来就不好办了。因此推掉这笔交易,私底下我们打着莫家旗号报复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高,家主真是高!”

    谢千机了解整个事情经过,忍不住竖起一根大拇指夸赞。

    雷老虎只是微微挑起嘴,紧接眼神杀机涌现的狠狠道,“希望你师兄能顺利暗杀吧!只要吴敌那杂碎死,付出多少代价我都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