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打你脸
    “同志,你说什么?!”

    王大福身为一个警队长,自然不会受到吴敌一句冷嘲热讽就情绪失控,还是面无古波的淡淡询问一句。

    他没意见,旁边一个叫赵三的小警员意见可大了,不满地瞪了吴敌一眼,“你个毛头小子懂什么?你要懂得刑侦办案的话,也不会在这里做保安了。”

    “就是,王队长可是干了12年的老警察,看过的死人估计比你喜欢上的姑娘还要多。”另一个警员附和道。

    媒体们都安静了下来,拿着照相机静静捕捉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个貌似被辞退的小保安,竟胆敢站出来挑战警察的权威,这情况放眼整个天下也不多见吧?

    “十二年的老警察?看来这公粮都拿去喂猪了。”吴敌嗤笑了一声,“要是我的话,估计都不好意思说老警察,而是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你……”旁边几个小警员闻言,顿时就觉得像受了莫大侮辱一般,忍不住要上前的吴敌动手了。

    “妨碍公务,质疑人民警察的权威性,诋毁公务员这可是大罪。”赵三火了,想要在王队长面前好好表现自己,指着吴敌训斥道:“你再这样执迷不悟,可别怪我抓你进局子里面反省了?”

    王大福挥挥手示意手下人不要激动,脸上还是没有半点儿怒火的那样子看着吴敌,只是语气稍稍有点冷了些,问:“同志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说我断案上有什么缺陷尽管讲出来,或者不对的地方,尽管明讲就对了。”

    “那我可就直说了。”吴敌笑笑,就真的不客气说了出来,“我觉得你之前诊断尸体是错误的,他们不是被电死。又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是使用热水器而触电身亡的。”

    哗——

    此言一出,如同朝一汪平静的湖水中投下巨石,瞬息就掀起轩然大波。

    附近媒体、霜叶集团员工、警员、甚至是两个烧焦的死者亲属们,齐刷刷瞪大眼望向吴敌,像是发现新大陆般震撼。

    现场有警员侦查过尸体,霜叶人员也看过,并对热水器拆解,案情差不多已经固定了。

    没想到吴敌连近距离观察尸体都没有,就一语推翻之前的结论,把警察说成办案不认真,死者家属故意隐藏真实死因,糟蹋亲人遗体来欺诈霜叶集团。

    “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

    “草,难不成我们还会拿自己亲人遗体来开玩笑,讹诈你们霜叶一点臭钱不成?”

    “妈的,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你以为钱再多,都可以买到我们亲人的生命?”

    死者亲属怒了,一个个指着吴敌骂骂嚷嚷不断的向前冲挤,想要突破警察封锁线进来将他暴揍了。

    警察们则是死死抵挡情绪暴躁的亲属,不让他们冲破封锁干出冲动之事。

    “小子,你读过警校没有?看过刑侦节目没有?竟敢说他们不是电死,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常识啊?”赵三怒了,指着吴敌狠狠骂道。

    瞧他那模样,估计不是警察和在群众面前,恐怕都将这个怀疑警察权威的家伙狠狠暴揍一顿了。

    其余警员也怒了,一个个嚷嚷出声道。

    “连最基本的触电死表面特征你都不知道,还学什么猪鼻子插大葱?”

    “回去继续做你保安吧,再敢妨碍我们公务哗众取宠的话,别怪我们不给霜叶集团面子,将你带回去拘留几天了!”

    “呵呵,你要不服可以叫国际一流刑警来检验,他们若不是被电给烧死的话,我把头给砍下来。”

    “我给你跪下来磕头做孙子。”

    死者亲属暴怒,众警察也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在哪里讥笑着。

    王大福脸上还是没有任何波动,即使形势对自己很有利,他依旧很大度对吴敌说道:“行吧小伙子,既然你说我判断错误,那我就给你一个证明的机会,说出你认为我错误的地方。要是不对,我可要怪你一个妨碍公务罪名。”

    “那我就不客气了!”

    吴敌笑了笑,走了过去只是轻轻扫了地上两具尸体一眼,道:“我怀疑他们是先遭遇他杀,而后才被制造成死亡的假象。”

    “什么——”

    人群又炸开了,犹如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一样。

    死者亲属团情绪最为激动,一个个眼睛红得都像熊熊燃烧的烈火,指着吴敌破口大骂着。

    “你个王八蛋,他们不是被电死,还是被我们杀死不可?”

    “你们霜叶已经够无良了,没想到还有你这么一个无耻的小人,竟然把触电自杀说成他杀想要躲避责任。”

    “他们都是在家里洗澡死亡的,也是我们率先发现的。亲属杀害亲人,这种脑残的猜测你怎么也能想出来?”

    死者家属们骂得很厉害,附近围观的媒体记者工作人员,甚至是小警员们有些都看不下去,纷纷出声谴责。

    他们觉得吴敌这是在胡搅蛮缠,想要为霜叶逃脱责任罢了。

    哪怕是霜叶集团一些普通员工,都觉得吴敌这玩得太过了,亲属怎么谋害亲人?

    就算有也是少数极端现象,且这也算家丑,大家都不希望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谁还抬来霜叶门口闹事啊?

    “呵呵呵。”

    面对一种质疑,吴敌只是笑了笑,强硬的大喝道:“不相信是吧?那我就把证据拿出来,打脸打到你们肿。”

    在众人质疑目光下,吴敌走了过去,指了指两个烤得焦黑的尸体说:“他们外表确实像触电,漆黑的肌肤上还残留着一颗颗分布不规则的白色小粉末,像是蒸发干了的沐浴露,给人一种洗澡触电死的假象。”

    “人洗澡身体淋湿了,电通过水到达人身上电压会猛然增强几倍,电死人不成问题,烤得那么焦黑少见是少见,但并不是没出现过。”吴敌笑了笑,解释说。

    不待他人开口,他又继续道:“可要触电那可是点燃烧变整个身体包括内脏,偏偏这两具烤焦的尸体总感觉外表漆黑,里面内脏并没有彻底燃烧,因此绝对不是正常触电死,而是他杀后用电制造出来的假象。”

    “还有,你们看他的牙齿,如此洁白,没半点触电燃烧变黑黄的迹象。这是你们每一个警员,都忽略掉的细节。不是你们不够专业,而是没有足够认真。”吴敌掀开一个死者的嘴巴,对着警察们谴责道。

    哗——

    此言一出,在场人全都沸腾了,一个个惊得说不出话了。

    不等他们回过神来辩解质疑,吴敌就直接指向那堆亲属团,“人是死后加以电击,所以人绝对是你们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