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讨价还价
    “这??”雷老虎愣了一下,浑浊的眸子深处闪过一丝诧异与畏惧,不明白两个人之间还有啥好谈的。

    他神色一如既往的稳重,好似天塌下来也不能让脸蛋泛起一丝丝波澜。

    雷老虎知道吴敌留下来肯定没什么好事,“该赔的都赔给你了,我们之间的过节也两清,我想不明白究竟还有什么好谈的。”

    “呵呵,确实我们私人恩怨谈完了。”吴敌先是笑了笑,紧接眯起双眼神情严肃盯着雷老虎,问:“可我们家拆迁补助的事情,还没有谈完吧?”

    雷老虎一听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拆迁补助那是政府的事情,跟我们社团有什么关系?”

    “可我听说你们社团在这一片只手遮天,什么都被你们插一手。现在又是拆迁补助的负责团队,你能跟我说没有关系?”吴敌冷笑着问道。

    雷老虎没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冰冷冷地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求不多,政府补贴多少你就给我们拆迁户多少。我这人向来以德服人,绝对不会占你半点儿便宜,也不会让你吃半点亏。”吴敌讪讪的笑道。

    “抱歉,我只是负责拆迁工作而已,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雷老虎面无异色就冷冷拒绝了。

    “呵呵。”吴敌轻轻一笑,眼神像两把利刃割向雷老虎,问:“非得让我换一种方法谈话,你才老老实实吗?”

    “抱歉,你今天就是把我给杀了,我也爆发不出来这么大能量。”雷老虎丝毫不惧的迎上吴敌的目光,语气稍稍强硬了一些,显然也被逼得一肚子火气了。

    吴敌从他眼睛里面看到了不像开玩笑与说谎,“那行,我也不逼你。在江城这动辄上万平米的房价,我们家几百个平方,就几十万补偿金和一套70平米的安置房,不管如何我都是不同意的!”

    他顿了下,又接着开口说道:“从今以后你的人不要来骚扰我们家,其他人来了只要赔偿不到位,我一样轰出去。”

    雷老虎知道吴敌刁难自己了,他是负责那一片拆迁工作的,若有一家钉子户耸立在哪里,那还怎么开发建新房子啊?

    偏偏吴敌家的房子处于正中央位置,要是四周围都是高楼大厦,中间偏偏有那么一户占地面积极广的破房子,传出去那得多丢人?

    还能开发建设搞工程吗?

    “你可难为我了。”雷老虎无奈的笑了笑,“虽然无法帮你解决拆迁补助的事情,但我们社团承包此项目也能赚到一些,我就从把从中赚的分出来一部分单独对你们家补助,就当是交个朋友你看如何?”

    “你这不是变向与行贿我吗?”吴敌勾起嘴角讪讪笑道。

    他要是拿了好处,其他拆迁户却拿着微薄的补助,那和雷老虎等人有什么两样?

    既然插手了,那就义无反顾的管到底吧!

    “你太贪心了。”雷老虎一下就明白吴敌的意思,他是想把整个工程被压榨的那部分全部讨回来。

    “有么?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们该得的权益罢了,并没有想过多占一点便宜,这很贪心吗?”吴敌嗤笑道。

    “呵呵。”雷老虎无奈的笑了笑,“你还是太年轻,这世界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我说过了,我只是负责拆迁工作而已。你太看高看我了,能挤出自己的利润对你们一家补偿,已经是我们社团最大的极限了。”

    他顿了顿,又补充说道:“我理解你的苦衷,但就是我死了也无法改变格局。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拆迁户都签字领钱了,只有你们那几户僵持着而已。真要推翻一切重来,所牵扯得实在是太多了,光是审批手续都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总不能你说改变就马上改变的吧?”

    雷老虎似乎要彻底说服吴敌,又条条是道的讲诉着,“还有,我知道你身手很厉害,但那只局限你一个人。你总不能天天都待在家里面?人都是有牵挂的,真要闹僵了可是要出大事的。”

    “你在威胁我?”吴敌眯了眯眼,语气变得冰冷锐利了起来。

    “算不上。”雷老虎摇了摇头,“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应该也懂得即使我雷老虎放着这笔买卖不做了,也立马有第二个、第三个雷老虎取代。该发生的也会发生,毕竟没有谁会和钱过不去对吧?”

    “行吧,那我就答应你的。”吴敌无奈的笑了,就答应了下来。

    他不是超人也不是神,只是刚刚回到江城的小保安罢了。

    雷老虎说得对,即使杀掉了他,也立马会有人取代,兴趣比他棘手。

    吴敌再厉害也不是三头六臂,能抵抗一个雷老虎,总不能十个来了还能挡住吧?

    为了父母和弟弟妹妹们的安全,他选择答应了。

    毕竟这事情牵扯太多,且大多拆迁户都已签字已成定局,非一个人力量能改变的。

    “两套七十平米的安置房,赔偿金一百万如何?”雷老虎开条件道。

    吴敌摇了摇头,“我们家三百平米,成员也多,两套70平米你当我是乞丐吗?”

    “那你觉得呢?”雷老虎笑道,并没有完全拒绝讨价还价。

    “一套250平米左右的四五房,300万赔偿金,不过分吧?也没占你便宜吧?”吴敌主动开出了条件。

    雷老虎一听就摇头了,“你太贪心了,250平米的房子怎么也值个两百多万吧?别人家总价也就一百万左右,你们赔偿金总价值就500万了。”

    “呵呵。”吴敌干笑了两声,“不同意是吧?那赔偿金就提到500万。”

    他像是吃定雷老虎一般,“我确实没那么神通广大,但要是闹得不愉快了,拉你这只老虎下来还是做得到的。”

    “那就三百万和一套250平的安置房。”雷老虎牙齿动了动很是无奈的答应下来。

    吴敌说得没错,拉下一个雷老虎完全没有问题,哪怕现在杀掉了也立马有新的人出来捡便宜。

    雷老虎才不会傻到把到嘴的鸭子拱手让人。

    “不,我刚才已经提到五百万了。”吴敌摇头晃脑道。

    雷老虎脸上闪现一丝温怒,但还是忍住没有发飙,咬咬牙艰难道:“行,那就500万交你这个朋友,你也别太过分了。”

    “看在你那么好说的份上我就勉强的答应了。”吴敌勾嘴一笑道。

    雷老虎一听,顿时气得想要吐血了,宰得这么狠还勉强答应?

    他生怕吴敌反悔一般,直接命令道:“杰超,你立马去附近打印一份合同出来,合同内容就按刚才我们谈的填写。”

    “是。”梅杰超应了一声就跑出去打印,很快就拿着一份崭新的协议回来。

    吴敌大致看了一下没有问题,拿着雷老虎开的支票就愉快的离开了。

    雷老虎一直注视着吴敌离开,确认他走远了以后,脸蛋瞬息阴冷了起来。

    “这口气我咽不下!”他双拳拽得发紧,艰难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马上给我去查,看看这小子究竟什么来头,为什么拆迁工作道尾期才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