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以德服人
    “小子,进去给我安分一点。”

    “妈的,我们老大亲自接见,你竟然敢耍架子,活腻了吧?”

    十几个小混混将吴敌领到祥云阁包间门口,用着满是不悦的声音训斥了起来。

    其中一个率先走了进去,对着包厢内的雷老虎汇报道:“老大,人已经给你带来了!”

    雷老虎只是抬了下脑袋,挥挥手示意他已经知道可以出去了。

    吴敌走了进来,目光很快在人群中辨别出了雷老虎,嘴角挑起一抹玩世不恭的淡笑,“老头,你就是传说中那个雷什么老鼠的吧?”

    雷老虎五十几岁的那样子,留着短寸头发还保养得乌黑油亮,身材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发福,相反还很健壮魁梧有人。

    要不是他脸颊出现了皱纹,给人感觉就像一个三十多岁的壮年一般。

    雷老虎单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与吴敌见过一面的谢千机就站在旁边守护,因此很容易判断出其领袖地位身份。

    “妈的,你想死是吧?”曾为锁一听吴敌骂雷老虎为老鼠,加上之前被他暴打一顿的怨气释然,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愤怒的吼道。

    其他三个战将也猛然离开椅子,如同与吴敌有杀父大仇般,怒腾腾叫骂了起来,

    “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竟敢把雷老大说成老鼠,我他妈现在就废你一条手信不信?”

    “赶紧跪下来磕头道歉,不然老子马上弄死你!”

    “妈的,到我们地盘还敢这么嚣张,真当我们是摆设对不对?”

    四大战将都“唰唰”掏出牛角刀,均做出一副暴走要立马砍人的模样。

    “都给我回来坐好。”雷老虎见四个干儿子要和吴敌动手,只是面无表情冷冷叫喝了一声,并没有因为被吴敌称呼为老鼠而感到愤怒。

    “哼!”曾为锁冷哼了一声,很是不甘的回过脑袋,“干爹,就是这个家伙打伤了我。且还口出狂言的骂了你,今儿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别人都把我们聚义社团当笑话了!”

    “对,干爹你就让我来吧,我保证做得干净,让这嚣张的小子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上。”梅杰超同样回过脑袋哀求着。

    雷老虎拿起雪茄轻轻吸允了一口,脸上没有半点儿表情的冰冷冷训斥说:“你们是没有听到我的话吗?”

    “哼!”梅杰超不甘的冷哼了一声,指着吴敌气鼓鼓的威胁道:“今天看在干爹面子上就暂时放过你,下次要是还如此出言不逊,就别怪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其余三人也是骂骂咧咧语言威胁了一句,不甘的退回之前的位置上。

    “不错,有点老大的样子!”吴敌满意的点了点头夸赞道。

    雷老虎相似没听见他的夸赞一般,吸了一口雪茄徐徐吐出烟雾,浑浊的双眸正微眯着打量吴敌。

    一大口雪茄烟雾快吐完了以后,雷老虎将雪茄抖了抖放回烟灰缸,终于开口了,“你就是那个打伤我手下的人?”

    “如果那群废物和他这个软蛋是你手下的话,应该就是我吧。”吴敌勾起来嘴角,指了指之前被放倒还鼻青脸肿的曾为锁笑着,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

    “什么--你他妈说谁是软蛋呢?”曾为锁一听就怒了,猛地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吴敌破口大骂,恨不得冲过来立马砍人的那样子。

    在聚义社团地盘这里,他之前所有对吴敌的畏惧都消失不见。

    “坐下!”雷老虎冷喝一声制止暴走的曾为锁甚至是其他三个干儿子,“没有我的命令,从现在开始你们就给我乖乖的闭嘴!”

    啪啪啪--

    吴敌鼓了鼓掌,向雷老虎竖了一根大拇指,满是钦佩的夸赞道:“什么三道九流的头目我都见过不少,倒是你这只老鼠给我不一样的感觉。要是你的四个干儿子和手下都这样的话,你们这个啥啥社团肯定不止现在成就!”

    此刻别说四大战将怒了,就连墙壁两侧那两排保镖们一个个都咬了咬牙,很不得立马冲出来灭了吴敌。

    他们跟了雷老虎许多年,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大为不敬的愣头青,穿得寒酸无比,又不是什么什么大人物,竟敢如此嚣张狂妄。

    “呵呵。”

    雷老虎笑了,脸上满是欣赏之意的说道:“小伙子你确实不错,够胆。不过作为过来人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做人还是低调点,不然是很容易吃到苦口的。”

    “那倒是要看对谁了,真老虎我肯定低调成孙子,可惜你是老鼠。”吴敌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就直接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一副吊炸天的模样。

    四大战将都怒了,一个个用仿若能杀死人的目光瞪着吴敌,迫不及待想要冲出去杀了他讨好干爹。

    “呵呵。”

    雷老虎还是没有发飙的淡笑着,而是挥了挥手对一个保镖说:“把那瓶82年的拉菲给开了,我要和这个小兄弟喝一杯。”

    “是。”保镖二话不说就去打开红酒,接着端着两个盛满鲜红酒汁的高脚酒杯,分别递给了吴敌和雷老虎。

    “小兄弟,有什么话可以喝完再说,来我敬你一杯。”雷老虎举了举酒杯示意道。

    “不用了,酒我已经在家里喝过了。”吴敌没给半点面子就将酒杯放到一旁,道:“我也没时间和你废话套近乎,说吧,你手下打砸我家门窗桌椅,让我父母受到惊吓,这笔账怎么算?”

    “有这回事吗?”雷老虎还是没有因为吴敌不给面子而生气,装模作样对手下人问道。

    鼻青脸肿的曾为锁站了出来,如实开口说:“干爹,是他父母太固执了,拆迁工作都快完成了,就他们几个钉子户倔着不走。所以??我和弟兄们不得不采取点特殊手段。”

    “混账!”雷老虎大骂了一声,“我一直教导你们以德服人有事大家坐下来好好商议,我有告诉过你们动用武力吗?”

    “可是干爹,这小子也打伤了我和其他弟兄,您可要给我们出这口恶气啊!”曾为锁委屈道。

    “混账东西,犯了错还执迷不悟了?杰超,给我扇一巴掌提醒提醒。”雷老虎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啪!”

    同为四大战将的梅杰超应了一声,不得不听雷老虎的话给好兄弟曾为锁一耳光。

    “啊!”曾为锁惨叫一声,捂住更加红肿的脸蛋敢怒不敢言委屈着,丝毫不敢质疑雷老虎的决定。

    “真不好意思,手下人让你见笑话了。”雷老虎把目光重新放在吴敌身上,赔笑一声后就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来,“这里有二十万,赔你们家门窗和二老精神损失费应该够了吧?”

    “够了。”吴敌没多讨价还价就接了过来,知道他们家那破旧的门窗也值不了几百块,雷老虎算是厚道的了。

    他此行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要那几扇门窗的补偿费,而是谈谈拆迁被压榨的事情。

    “该补偿的我都补偿了,也教训了不懂事的手下,现在我们该谈谈你打了我的人要怎么处理了吧?”雷老虎语气骤然变得冰冷,神色萧肃眼神阴鸷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