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雷老虎找上门
    “渍渍……不错。”

    “这个身材十分正点,那个凶器小了些,不过倒不是没有补救的机会。”

    吴敌离开了白凝霜办公室,一路走来又发现了公司内有许多自己没见过的美女。

    他抱着欣赏艺术品的目光,仔细的将每一个女员工打量清楚。

    从明天开始,吴敌就是这些美女们的同事,是公司的一份子,是肩并肩作战的好伙伴,他不由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哪怕现在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保安,但吴敌相信自己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出了公司,吴敌到之前逛过的街道上买了一条烤鹅、几瓶好酒,打算晚上回去和父亲好好喝一顿。

    他操劳了大半辈子,估计都不舍得给自己买过一瓶好酒,甚至一斤烤鹅来吃。

    吴敌既然回来了,也该将父亲肩膀上的压力抢过来,让他享享清福了。

    他拦了一部车,就朝家里赶了过去。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吴敌就回到家里。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天色灰蒙蒙了起来。

    “嗯?”

    吴敌刚到家附近,眉头一下子就挑了起来,察觉到了和平日不同的异常。

    三部金杯,车内有几个抽着烟的杀马特小混混,眼神正不断的打量着四周。

    “雷老虎的人?”吴敌一下就辨别出了其中一个杀马特,不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知晓雷老虎已经回来,并派人过来找自己麻烦了。

    他装作没发现那车内那几个杀马特,径直朝家里走去。

    小混混们也好似没看到吴敌一般,定定在车上抽烟也没有下来拦截。

    吴敌知道,家里面恐怕已经来了客人,但仍旧不紧不慢的走着,丝毫不担心父亲和后妈的安危。

    通过曾为锁事件,这群小混混也知道不敢乱来了吧?

    “小子,你来了?”

    “赶紧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老大雷老虎点名要见你!”

    吴敌身子刚出现在巷口,守在门口的司机个小混混立马朝他围拢了过来,用着非常嚣张的口吻叫嚷道。

    “好。”吴敌爽快的应了一声,接着将手中的几瓶酒和烤鹅提了起来,道:“我刚买了点酒菜,等我和父亲喝开心了,在跟你们过去。”

    “少废话,我们老大已经在海洋大酒店等你很久了。你先跟我们过去,回来你想喝到什么时候都没人管。”

    “没错,难不成你让我们老大就这么干等着?”

    “小子,我劝你最好识相点别装x,否则我们老大真生气起来,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小混混们见吴敌不怎么配合,立马透露出各种不满语言威胁了起来。

    父亲吴德荣早在门口等得焦头烂额,听闻吴敌回来了立马快速跑过去,生怕他有什么闪失一般,“儿啊,办正事要紧,先把酒菜放家里,我陪你一起过去,等回来我们爷俩再喝。”

    “呵呵。”吴敌只是笑了笑,脸上云淡风轻地说,“爸,啥事都没有与您喝酒重要,再说这烤鹅冷了可不好吃了。走吧,我忙了一天肚子也饿了,先吃饭要紧。”

    小混混们见吴敌不听话,一个个气得发飙想要动手了。

    吴敌啥都没做,只是“嗯”了一声,用眼神就把他们一个个吓得不敢靠上来胡作非为。

    吴德荣见儿子执意这样,也只能微微叹了口气,也知道吴敌大了有自己的主见。

    “妈的,这小子竟敢这么嚣张,不把我们老大放眼里。”吴敌进入家中,一个小混混气鼓鼓的将烟头扔在了地上,“行,待会我倒要看他这么承受老大的怒火!”

    进入家中,吴德荣立马关上门,关心对吴敌问道:“儿啊,我看他们这次来者不善,估计雷老虎那边也做了很多准备,就等你过去关门打狗呢!要不,你从后窗逃走吧,我跟他们过去。”

    “呵呵,爸您放心好了,你儿子还没有把他们放眼里呢!您就给我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少操这种无用的心。”吴敌一脸轻松的回应道。

    吴德荣经过上次事件也知道儿子不简单,叹了口气就把注意力放在那几瓶五粮液上,“这酒好几百吧?你说你买这么贵的酒做什么?多浪费钱啊,以后别买了留着娶媳妇吧!”

    “爸,这是霜儿那丫头送的。你放心,霜儿已经让我明天开始去他公司上班。虽然只是当保安,但以后的工资足够养活你们二老和弟弟妹妹了。”吴敌微微一笑的说道。

    “什么?你到霜叶集团上班了?”吴德荣一听顿时吃惊得叫嚷了起来,“太好了,以后我们这个家可要靠你了。”

    后妈赵美丽也瞪大了眼睛,像捡到钱似的兴奋了起来,一改往常那副看不起吴敌的嘴脸,笑得比亲儿子还亲,“霜叶保安都比一般白领工资高,吴敌你可要好好干,不要半途而废啊!”

    吴敌只是笑着点点头,就开始坐下来与父亲吃晚餐。

    吴德荣自然关心吴敌与白凝霜的婚事,不过当知道两人解除了,也没多难过只是郁闷的叹口气,毕竟打心里早就知道不可能了,只是还一直存着一线希望。

    吴敌并没有告诉他们与白凝霜闹得不愉快,只是说还是朋友,让二老少操心。

    另一边,海洋大店一间名为“祥瑞”的包间内。

    一个五十多岁眼神阴骘的老者坐在沙发上,夹着根雪茄悠闲的看着手中报纸。

    他正是江城赫赫有名的地下巨头雷老虎,附近这一带没有谁不知他的威名、不卖他面子,光是名号就足以让许多人吓破胆子。

    包间两侧各站着五个严阵以待的打手,正警惕的做好安保工作。

    雷老虎身后站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是管家谢千机,曾为他拥有今天成就立下汗马功劳。

    包厢饭桌上,坐着四个人,正是雷老虎四个干儿子曾为锁、梅杰超、夏柳、吴迟仁。

    “雷老大,那边传来消息,说那小子回来了。不过却嚣张的不理会您的要求,说先在家里陪父亲喝一顿酒,喝开心了在过来。”一个小弟走了进来,向雷老虎汇报情况。

    雷老虎还没有反应,他的四个干儿子就气急败坏的站起来,愤愤骂道。

    “什么?他竟然嚣张到连干爹都不放在眼里?”

    “草,干爹,要我我立马带一队兄弟过去把他绑过来?”

    “对,不给他吃点苦头,都特么不知道这一片姓什么了!”

    雷老虎只是弹了弹手中的烟灰,抬起看报纸目光,不急不躁淡淡笑了笑:“都别急,告诫你们多少次耐心点。在江城,他即使不来又能玩出什么花样呢?”

    四个干儿子见雷老虎这么说,只能一个个不甘的气鼓鼓坐下来。

    两个多小时后,负责情报的马仔再次进到包厢,汇报说:“老大,那小子已经上车在路上了,十几分钟应该可以到了。”

    “哦。”雷老虎淡淡应了一声,将报纸放到一旁,道:“人来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