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总有苍蝇爱找事
    在后妈吴敌的印象中,吴敌不过是一个穷当兵回来的。真要想管这件事情,那恐怕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在这块地方,雷老虎黑白通吃,那是真正的巨无霸!

    吴敌握紧拳头,皱着眉头。只是手掌内的骨头碰撞的噼里啪啦作响,心里正是无比的愤怒。

    “别做样子了。”赵美丽看着吴敌这认真的样子,指向了桌子下面的一条大土狗,嗤笑道:“这狗我和你爹养了好多年了,粮食吃了不少。每次来人狂吠的那才叫一个厉害,但是家里冬天过年的时候东西照丢不误。别看它叫着欢,没用!”

    吴德荣脸色顿时铁青了下来,吼道:“孩子刚回来,瞎说什么?”

    三十瓦的白炽灯,灯光昏暗不定。

    吴敌只是叹了一口气,松开了自己紧握的拳头,看向了自己老父亲,开口问道:“你这么这么火急火燎的叫我回来,不是仅仅是因为拆迁的事情吧?”

    “不是。”听到吴敌的询问,吴德荣脸色一沉,低声的道:“主要还是因为……”

    正当这个时候,这一栋两层小平房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声音很是刺耳,让屋内的三人都是一怔。

    吴敌作为一个特种兵,最为敏锐的察觉到事情怎么一回事。

    “有人砸玻璃。”吴敌目光一下子阴冷的可怕。

    赵美丽顿时脸色苍白,开口低声的道:“恐怕是那群人,今天看谈的不愉快,晚上来开始小动作了。”

    而当赵美丽的声音刚刚落地,砰砰砰……

    一连窜清脆的声响,顿时响彻了起来。

    黑夜之中,一块一块石头从远方飞来,砸在了这一栋两层小平房的一扇扇窗户上面。像是礼花在这黑夜之中,响起来一般。

    月光照耀下,一地的碎玻璃。

    吴敌站定了起来,左手手指摩擦着右手手掌。

    要是熟悉吴敌的人,便是知道这个动作出现,那就是他相当生气了。

    “趴下,趴下。”吴德荣和赵美丽瞬间躲到了桌子下面,开口颤声喝道。

    只有吴敌站在三十瓦的灯光下,身体挺立如松。

    一阵砰砰砰砸玻璃的声音响起过后,时间停止了几秒钟。

    寂静,暴雨来临前的沉默只是持续了几秒钟。

    旋即,又是轰的一声巨响,这老旧木质的大门直接被人从外面踹开。整扇门,都是倒在了地上,溅起了尘烟飞扬。

    而从这大门外,下午来这商谈的那一群杀马特终于如期而到。

    一个个像是煞神一样,黄发拿着短棍,身上大块大块的青色文青裸露在外面,还叼着一支支香烟,烟雾阵阵。

    “喂,你们看到了一个人没有?刚刚一个兄弟背叛了我们,跑了。我听到你们这有动静,肯定是跑你们家来了。”为首的是一个黄发青年,一脸狰狞的看向了屋内,吐了一口唾沫,开口吼道:“都给老子配合点,现在我们进来找一找。”

    吴德荣和赵美丽匍匐在桌子下,一动不动。这一对老年夫妻,哪里架得住这种架势。

    这一群人来干什么?

    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绝对不是来找人。这是他们的手段,故意来给这一对贫贱夫妻下马威。进来之后,肯定是一番乱打乱砸。

    吴敌站在桌旁,冷眼看向了这个为首的青年,声音低沉:“窗户是你们砸的吧?”

    为首的黄毛青年,看着吴敌凛然不惧。当即一手提着短棍,向着屋里面走了进来。一步一步,走到了吴敌的面前,低声喝问道:“小子,你想怎么样?”

    “你想怎么样?”吴敌抬头眯起了眼睛,狭长的眸子里闪现出一道精芒。

    黄毛青年却是冷声哼了一声,道:“我叫曾为锁。”

    吴敌不明所以,只是冷冷看着这自报姓名的曾为锁,开口低声问道:”那又怎样?”

    “我是雷老虎的干儿子,座下四大战将之一。”曾为锁挺起了胸膛,把短棍抗在了肩膀上,轻蔑的笑了笑道:“识相点,就规矩点。”

    吴敌只是轻轻笑了笑。

    而曾为锁身后这一群人,都不耐烦了开口嘀咕道:“锁哥,一棒子撂倒他不就完事了吗?不过是一个当兵的而已,会点手脚以为不得了了。这种人,我们不是见多了。吃我们几棒,自然就懂事了。”

    而桌子下面的老父亲吴德荣这会着急的颤声催促道:“吴敌,让开。”

    对于这种老百姓来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曾为锁这一群人七八个,不是他们可以对付得了的。

    吴敌只是摇了摇头,看着曾为锁这一群人,低声悠悠的道:“你们背对着大门站好。”

    “嗯?”曾为锁摇晃着手中的短棍,目露凶光,不解的看向了吴敌。

    而吴敌身后这一群人这会自发的一个个提起了面前的短棍,从前面把他包围了起来。

    屋内的气氛,一瞬间剑拔弩张。气氛沉寂的可怕,只听见屋内曾为锁这一群人额头上的汗水,滴答滴答落在了地上。

    无形之中,这一群人的确是背对着门站定成线。

    吴敌笑了笑,整个人像是一头猎豹一样。不由分说,握紧了拳头,欺身而上。拳头像是穿花蝴蝶一般,向着这一群人胸前猛击而去。

    速度之快,快如闪电。

    这一场战斗,迅速的拉开。

    黑暗之中,响起了一阵啪啪啪的声响。曾为锁身后的这一群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都是被吴敌的拳头,直接轰飞了起来。像是倒飞出去的风筝,从屋内横飞了出去。落在了外面的地面上,摔成了一个个狗吃屎。

    对于吴敌这种精英中的特种兵,一个人打八个那是最为简单不过的事情。况且,还是这一群人身手并不怎么样的小混混。

    战斗开始的很快,结束的很快。

    转眼之间,屋内对峙而战的只有吴敌和曾为锁。

    “你,你,你……”曾为锁脸色苍白如纸,汗如雨下,看着吴敌像是看着一个恶魔一般,声音结结巴巴吞吞吐吐。

    吴敌勾了勾手指,声音依旧平稳如山:“你是领头的,那么我给你一个出手的机会。”

    咕隆。

    曾为锁想起吴敌这神鬼难测的身手,还有屋外兄弟们传来的一阵哀嚎的声响。他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口水,拿着短棍的手轻轻颤抖了起来。

    “怎么,出手都不敢出手了吗?”吴敌冷哼了一声,道:“有种敢砸我家玻璃,现在却拿着短棍没种出手了吗?”

    曾为锁听着吴敌的嘲讽,涨红着脸。啊啊啊啊,大声的尖叫了一声。然后,举起了他手中的短棍,向着吴敌的头部用力的挥击了过来。

    他手中的短棍,是铁质的。

    而吴敌这会儿瞳孔微微一缩,感觉到那铁棍挥舞而来的劲风。却是没有选择闪避,而是啪的一声握紧了拳头。

    他的肉拳,就是那么裸的迎接而上那挥舞过来的铁棍。

    灯光闪耀中,吴敌的拳头和铁棍在空中相触。

    然而,吴敌的拳头并没有缩回去。他只是闷哼了一声,那拳头依旧勇猛无双而前。反而曾为锁手中的铁棍,却是因为吴敌这剧烈撞击过来的劲道而反震顿时脱手。

    砰。

    短棍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嘭。

    吴敌的拳头击落在曾为锁的胸口,发出一声闷响。

    曾为锁的的整个人,顿时倒飞了出去。他和他的那一群兄弟一般,直接顺着大门倒飞了出去,落在地上摔成一个狗吃屎。

    吴敌低下头,看了看拳头和铁棍相触的地方出现一条红痕。心里叹了一口气,暗道:看来,功夫还是没有练到家。

    在这个时候,屋内屋外在这一瞬间都是静止了下来。

    整个世界,都是清净了下来。

    吴敌站在桌旁,灯光闪烁不定。

    抬头看向门口那摔在地上曾为锁一群人,冷声的道:“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出手前让你们背朝着着大门站着吗?”

    灯光昏暗,没有人回答。

    一阵清风从屋外吹了进来,吴敌只有自己摇了摇头,低声的自言自语:“因为,我害怕你们倒飞出去的时候,撞在了我家的墙壁上。哎,我家这都是老房子了,不经撞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