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继母的奚落
    车上发生的这一点小事,吴敌没有放在心上。沿着小河西村这一条破旧的老街,一路缓缓的向着老家而行。

    暮色下,这一条破旧的老巷子有些荒凉。在吴敌的记忆之中,早些年这个时候这条巷弄,应该正是商贩最为活跃的时候。

    不知不觉,吴敌怀着满腔心事走到了自己家门口。

    还是那一栋老旧的二层平房,外面裸露的红墙砖有了一些岁月斑驳的痕迹。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却是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侧耳倾听,依稀可以听见自己父亲吴德荣的声音。

    吴敌愣了一下,咯吱一声,推开了门。

    突然的推门而入,让这屋里所有人都是纷纷看了过来。

    老父亲吴德荣抬头一看到是自己多年未归的儿子回来,率先反应过来,干涩的眸子里闪烁出一丝泪光。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颤声道:“你可是终于回来了,这些年来你看起来变黑了不少,变瘦了不少……”

    未语凝噎,父子情深。

    吴敌看着自己父亲,当即挤出了一丝笑容,道:“爸,我这些年来都还好。家里怎么了?这是什么人?”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吴德荣抬头扫视了一圈四周,摇了摇头话锋一转,开口道:“你大老远回来一路奔波先上楼去,好好休息休息。晚上我们爷俩好好喝一杯,好好聊一聊。”

    “爸……”吴敌看着这屋子里一大群男人,明显一个个都不是善茬。一个个都是黄头发大耳洞,眸子里一个个都透出来几分凌厉,当即关切想询问一下。

    不过,屋子里吴敌的后妈赵美丽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吴敌,开口冷声哼道:“先一边上楼呆着去,回来就回来了,没有人稀罕。看你这样子,真是寒酸。去上楼洗个澡打理打理,这里你帮不上忙。别狗逮耗子,白费力气。”

    后妈赵美丽依旧如多年前那般刻薄,这让吴敌愣了一下苦涩的笑了笑,摇了摇头上楼而去。

    楼下,再次闹哄哄了起来。一大群人,开始吵嚷了起来。

    不过,明显吴德荣和赵美丽,声音稍显微弱。在这一群人面前,声音仿佛都是要吞到了肚子里。

    而另一边这一群杀马特,声音大的仿佛随时可以把这一栋房子震榻。

    楼上,吴敌的房间里,空空荡荡,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是没有,四处都是弥漫着灰尘。吹了口气,吴敌才是发现自己连一个坐的地方都是没有。摇摇头,走到床边,看着窗外的夕阳,沉默了下来。

    看来,走了这么多年,自己家里还是一如以前一般,一贫如洗。而自己的后妈,对自己依旧不待见。明知道自己要回来,也未曾给自己打扫一下房间。

    渐渐的,暮色四合,日薄西山。整条巷子里,安静了下来。

    楼下的吵嚷声已经没有了,那一群人已经消失不见。只有老父亲吴德荣坐在老旧的沙发上,唉声叹气。

    就连那一向飞扬跋扈的赵美丽,也是坐在角落里皱着眉头。

    不过,当吴德荣听见吴敌下楼的脚步声。抬起头来,依旧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开口道:“这么多年了,孩子难得回来,喜事一件。美丽,去买几个菜,好好整一顿,我们爷俩今天得好好喝一个。”

    后妈赵美丽听着吴德荣的声音,抬起头来懒洋洋撇了一眼,开口冷冷的道:“没钱,还买什么菜。再说,酒都被你这个酒鬼喝光了。喝喝喝,早迟要喝死你。吴敌回来就回来了,有什么稀奇的。出去这么多年一穷二白的回来了,一回来还要我们倒贴一顿酒菜钱……“

    “怎么说话的?”吴德荣抬头怒目看向赵美丽,怒声道:“孩子今天才回来,瞎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赵美丽对于吴德荣的话,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依旧是口不择言的道:“你看看邻居家的三子出去几年,回来就买了一辆车。你瞧瞧吴敌今天回来这样,那条裤子都像是捡来似的……”

    “放肆!”吴德荣终于是生气了,啪的一声用力拍向了面前的桌子。

    后妈赵美丽明显不卖吴德荣的脸,开口冷冷的道:“住都没地方住了,还去买酒菜做大餐吃。红儿回来,怎么不见你买?要买,你自己去买。”

    撂下这句话,赵美丽就是离开了大厅。红儿自然是吴敌同父异母的妹妹,赵美丽的亲女儿。

    吴德荣抬起头对着吴敌讪讪一笑,道:“儿子,没事,我去买。好酒好菜,为你接风。”

    “爸,我陪你去。”吴敌笑了笑,道。

    “不用,你刚回来,这些事情我来就好。你坐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了。”吴德荣给吴敌交代了一声,当即蹬蹬蹬的出了门。

    吴敌坐在沙发上,看着父亲那苍老的背影,一阵伤感。

    不久之后,赵美丽就重新走到了大厅来。懒懒的看了一眼吴敌,一屁股坐了下来,翘起一个二郎腿,开口道:“我跟你说,你爸爸喊你回来的意思,我是明白的。还不是现在这块地方拆迁,有点补偿款,喊你回来分钱。不过,这钱可是没有你的。你最好死了这个心思,这钱得留给你妹妹嫁人。”

    “这块地方要拆迁?”吴敌微微一怔,有些诧异。

    赵美丽冷笑了一声,道:“装,装。继续装。装的真像,好像真不知道似的。”

    吴敌一时之间,无言以对。父亲的电话,只是家里发生了大变故,并不曾言何事。不会因为拆迁这种小事,就把自己给招了回来吧?

    赵美丽看着吴敌沉默下来,再次冷哼了一声。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自顾自喝了起来。

    吴德荣很快回来,买了一些凉菜和卤菜,还买了一条鱼。晚餐还算丰盛,后妈赵美丽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晚上喝了两杯酒,吴敌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道:“爸,今天家里这群人是什么人?”

    一听到吴敌提起这事,吴德荣当即皱眉叹道:“实话给你说,我们这块地方马上要被征地使用。今天这群人,是开发商请来的一群地痞流氓,来和我们谈条件的。不过,这群人简直都是蛮不讲理,开出的赔偿条件太低太低了……”

    “这不是强买强卖吗?”吴敌皱了皱眉,冷声问道。

    吴德荣叹了一口气,道:“哎,就是这样!”

    “没有人管吗?”吴敌抬头看着自己老父亲,追问了起来。

    吴德荣摇了摇头,道:“没有人管,也没有人敢买。这开发商是雷老虎,利益关系太复杂。压根,都没有人来管我们贫民老百姓的死活。”

    “他们开出多低的条件?”吴敌追问。

    吴德荣苦涩的笑了笑,道:“我们家的老房子,加上门前门口所有的地。换一套七十六平方米的安置房……”

    “真是岂有此理!”吴敌冷声而道:“我们家这门口大大小小加起来,不算二楼的仅仅一楼都有一百多平了。换个七十几平的安置房,真是欺负人。”

    “哎……”老父亲吴德荣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没人管,没办法。我和你妈坚持了这么久,再不签字,怀疑他们恐怕会做一些小动作了……”

    “真是岂有此理!”吴敌重重的握紧了拳头,用力的砸在了面前的桌面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没有人管,我来管!”

    噗嗤……

    后妈赵美丽被吴敌这认真的样子逗的大笑了起来,道:“你管,你拿什么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