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不装逼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吴敌看着这个苏轻眉,理直气壮,当即摇了摇头,真是有些不可理喻。

    是你自己要让我和小偷换位置的,是你自己大意和别人聊天被人偷走东西了?现在,反而好像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了。

    “司机,等我三分钟。”吴敌抬头看向前方的司机,声音沉稳而且坚定。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看了一眼吴敌没有当一回事。而是,抬头看向了苏轻眉问道:“姑娘,我停车,你报警吧……”

    苏轻眉轻轻的点了点头,翻开包钱包虽然被偷了,还好手机还在。

    吴敌这会却是径直蹬蹬蹬下了车,步伐稳健而有力度。走下车门的时候,吴敌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

    黄鹤楼的烟雾,袅袅升起。

    吴敌抬头看着站台附近熙熙攘攘的人群,轻蔑的笑了笑。旋即,走到了窗口的位置,把燃了一点的香烟从嘴唇间取了下来。

    从打开的窗口递了进去,对着窗口处的苏轻眉说道:“给我把烟拿好,最多三分钟。”

    “嗯?”苏轻眉微微一愣,看着窗外吴敌那一张干净的脸庞,愣了愣神问道。

    吴敌的声音干脆而且力度:“烟拿好!”

    苏轻眉抬头看过去,吴敌的眸子里有着一股慑人的寒芒。气势凌人,她鬼使神差般就是伸出手去接过了吴敌抽过的香烟。

    烟雾袅袅升了起来,她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准备报警,这会顿了下来。

    车窗外的吴敌,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每次行动前,他都会抽上一支烟让自己舒缓一下。今天,这虽然是一个小任务,他同样如此。现在,烟被苏轻眉拿着,他整个人迅速进入了状态。

    单兵之王,曾经追踪猎物千里之外。

    这两个小毛贼,哪里逃得过吴敌的手掌心。

    耳朵颤了颤,每个人的脚步都不一样,听声辨位。双眼眯了起来,双眸像是一把刚刚出窍的宝剑,一道寒芒逼人。

    他整个人像是一头猎豹一样,迅速奔驰起来。

    而公交车上苏轻眉的爷爷,这会抬起头来。那浑浊的眸子,一瞬间绽放出一道慑人的光芒。他看了看苏轻眉手中的手机,右手指节轻轻敲击起前面的椅背。

    一分半钟。

    这前面的司机,都是有些不耐烦了起来,冲着苏轻眉吼了起来:“姑娘,你到底报警不报警的?要是不报警的话,那么我现在就开走了。这一大车人,可是没有时间在这里耗着。”

    粗大的嗓门,让苏轻眉回过神来。

    看着手中那依旧徐徐燃烧着香烟,苏轻眉跺了跺脚,想起自己这会走了走神?暗骂自己怎么了?刚刚那个年轻人走都走了,难道你还指望着他把那两个贼追胡回来吗?

    车上的乘客们,纷纷都是不乐意了起来。

    现在一个个闹哄哄的,嚷着司机别等了,快开车。

    而正在这个时候,就像是地震来临。

    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只见整个公交车都是一颤,公车的车门,应声掉了下去。

    那是重物撞击在车门上,摧毁了这一扇老旧的车门。而这车门倒了下去,正好压住了那撞上来的重物。

    车门口,车门倒地而下,尘土飞扬。

    吴敌站在尘烟中,面色沉静。刚刚他迅速追到了那两个小毛贼,一手一个给提了过来,随手就是砸在了这车门上。

    一双双目光,都是看向了尘烟飞扬中那被压在车门下的吴吉霸和吴雕勇。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瞪大着眸子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至极的鬼怪一般。

    旋即,这一车人才是看向了车门口站着的吴敌。

    一米八的个子,身材瘦削。就那么沉静的站在那,却像是大树一般稳重。

    “谁说我刚刚说就没用了?”吴敌站在车门口,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抓两个小毛贼而已,只要我想抓,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抓到!在车上还是下车了,那又有什么区别?”

    听着吴敌这席话,车厢里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嘶嘶嘶嘶……

    简直都是让人匪夷所思,这贼都已经下车了。但是这个年轻人仅仅用了这么一分多钟,就是给抓了回来,并且就这么嚣张霸道的砸在了车门上,把车门都是给砸的掉落下来。

    一瞬间,刚刚还闹哄哄的车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吴敌瞥了一眼,见无人回答。当即,从车门口走向了车窗,透过车窗看向了里面的苏轻眉,开口道:“一分半钟,烟应该还没有熄灭,烟还给我。”

    苏轻眉看着着车窗外的吴敌,愣了一下不由自主把烟递给了吴敌。

    吴敌接过来,抖了抖烟灰,烟还没有熄灭。重新含上了嘴唇间,深吸了一口。旋即,才是开口道:“人我给你逮回来了,他们已经跑不了了。你和你爷爷丢了什么东西,去拿回来。”

    声音透着几分冷漠,让苏轻眉愣了愣神。

    “要是没什么事,我到站了,我走了。”吴敌转过身,吐出了一口青色的烟圈,开口依旧是懒洋洋的说道。

    苏轻眉看着吴敌转身的背影,脸色微红,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道:“谢谢你。”

    “不用。”吴敌的声音,很是冷淡。

    苏轻眉在这一瞬间看着吴敌渐行渐远,忽然脸色绯红咬了咬牙道:“对了,能不能把电话号码给我一个,改天我请你吃饭?”

    一个性感大美女的邀请,让车中无数的男人为之一阵嫉妒。

    吴敌转过身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对了,我之所以等他们下车了才动手,是想让你长个教训。下次小心点,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他们长得青秀,就觉得是个好人。并不是我良心,被狗吃了。其实,你仔细琢磨下他们的名字,就知道了。吴吉霸,吴雕勇,姑娘你上心点……“

    吴吉霸,吴雕勇?

    苏轻眉轻轻念叨了几遍,终于念出了几分韵味。脸色更是红润了起来,没有吉霸?没有一点儿吊用?

    呸呸呸……

    吴敌再次转过身,归家心切。

    “对了,我真的很想请你吃顿饭。感谢你刚刚出手,帮我和我爷爷找回了失物。”不知道为何,苏轻眉有些期待和吴敌的再次相遇。

    吴敌只是莞尔一笑,云淡风轻的道:“真的不用了,我八年没有回来了,我想着急回家了。再说,我还没有手机。刚刚最开始,我并不是垂涎你的美色。而是我和这座城市八年再重逢,对于一切都有些新奇。所以对于沿途的风光,多看了几眼。”

    话落,吴敌大步走向了人群中。

    香烟的烟雾,袅袅升起。

    这只是一件小事,不足挂齿。归家心切的吴敌,步伐格外匆匆。

    苏轻眉站在车中,脸色微红。想起今天这尴尬的一幕,整个人都是走神。这么多年了,真没有想到有个男人可以一而再再而三拒绝自己的相约。

    她已经相信吴敌所说的,最开始只是在看沿途的风景。

    而自己今天,的确有些蛮横,一而再再而三误会了吴敌。而更是对于吴吉霸和吴雕勇这两个惯偷,却是天真的相信了那一张假面的脸。

    想到这,她的脸色有些躁红。

    身旁,她的爷爷苏空放这会停止敲打前面的椅背。侧过头看着自己的孙女,笑了笑,道:“怎么?刚回来就动心了吗?”

    “哪有,爷爷你倒是真会取笑我。”苏轻眉娇嗔一笑,道:“我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奇怪,想了解了解。”

    老爷子苏空放看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眯起眼睛意味深长的道:“真是一个异于常人的男子,看来这江城怕是要热闹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