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极品美女
    从火车站出来之后,吴敌抬头看着日新月异的江城,笑了笑。

    八年时光,自己的家乡已经有了飞速的变化。高楼鳞次栉比,街道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不过,吴敌依旧记得回家的路。

    一号公交车,从火车站通往他老家小河西村。

    公车上人满为患,并且正值夏季,人人都是汗流浃背,坐立不安。公车上的一点儿冷气,效果微乎其微,人们纷纷打开了车窗。

    一车人随着司机高超的车技,跌跌撞撞。站着的人一个个全身绷紧拉好了扶手,深怕撞到了前面的人。而坐着的人在这个午后,昏昏沉沉有了几分睡意。

    吴敌站在过道的位置,透过窗口走马观灯看着江城的新面貌,不时更是东张西望,一脸新鲜劲。

    站在吴敌身前是一对祖孙,坐在位置上是一个穿着蓝色衬衣的老人,是他最开始让的座。此刻正低着头昏昏欲睡,一头白发在阳光下显示出了时光的无情。

    而站在这老人身旁的是一个女孩,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从穿着上压根看不出这是一对祖孙,吴敌要不是从他们二人上车时的交谈称呼来判定,依稀觉得这是不搭边的两人。

    车上,因为这样一个耀眼的美女,导致人群都是不时探头看了过来。

    女孩蹙了蹙眉头,扫了扫四周,对于男人们这样火热的目光,有着几分厌恶。不过,当她从人群中收回目光的时候,顿时发现了东张西望一脸雀跃的吴敌。

    而从女孩的角度看上去,这个男人看向窗外,更像是在看向自己,垂涎自己的美色。

    咳咳。

    女孩因为吴敌最开始的让座,友好的轻轻咳嗽了两声,作为提醒。

    可惜,她的咳嗽声没有一丁点作用。近距离站在旁边面向自己的吴敌,在这个时候竟然是傻傻的笑了笑。

    因为,吴敌在这个时候看见了他昔日的小学。想起多年前童真的乐趣,所以他笑了。

    女孩这会双眉挑了挑,那皱起的额头像是一枚凹凸不平的铜钱。面前的这个男人岂有此理,真是一个十足的登徒浪子。

    别的男人即使偷看都是遮遮掩掩的,他倒好,这么近距离不加躲闪的偷看自己。并且,还看的傻傻笑了起来,接下来应该就是要掉口水了。

    呸!恐怕一开始换座就是一个阴谋!

    “喂!看好了没有?”女孩朝着吴敌嚷嚷了起来:“我说你这个人有没有一点儿羞耻心,玩这种鬼把戏。你让座原来就是别有阴谋,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对吧。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瞎看,小心我苏轻眉挖了你的狗眼!”

    话罢,苏轻眉叉腰怒目,气势汹汹。

    吴敌看着面前这个充满煞气的苏轻眉,莞尔一笑。张了张嘴,正准备解释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兄弟,做人要堂堂正正。我和你换个位置吧,别为难人家姑娘。”

    “换位置,换位置。”苏轻眉看着吴敌身后开口的这个男人,一脸斯文,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文静之中透着几分秀气。印象大好,马上开口喝道。

    吴敌摇了摇头,本想解释什么。但是,看着面前怒目的苏轻眉,气势汹汹。这事情,解释起来恐怕一点力度都是没有。当即,很是痛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行,换位置。”

    “这才像个男人。”身后的青年迅速走上前来,冲着苏轻眉微微一笑,道:“我叫做吴吉霸,希望和你度过这一程美好的时光。这个是我朋友,吴雕勇。”

    这个青年同行还有一个朋友,依旧是面色清秀,带着眼睛,文静秀气。

    “嗯。”苏轻眉轻轻点了点头,脸色渐缓。

    吴敌当即退后了后面去,侧过头依旧是看着窗外的风景。

    而前面苏轻眉和吴吉霸两人或许是因为旅途寂寞,渐渐聊了起来。有说有笑,相谈甚欢。不过,对于吴敌这种常年出生入死的兵王,绝对不是因为这点小事吃醋。耳边这一切,早已经是过眼云烟。

    公车上有人上来,有人离开。

    不过,正当吴敌百无聊赖的时候,却是看见一阵轻轻的嗤嗤的声响。探头过去,正当吴吉霸和苏轻眉相聊甚欢的时候。那吴雕勇却是靠近苏轻眉的身前,伸出手轻轻的靠近了苏轻眉提着的手提包。

    吴雕勇双指间,夹着一枚锋利的刀片。

    在他长袖的遮掩下,导光闪烁。

    那刀片正在悄无声息,切割开苏轻眉的皮包。

    原来,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这是惯偷的常用手段,一人分散注意力,另一个人下手作案。

    吴敌想起这个蛮横自以为是的苏轻眉,当即摇头轻轻笑了笑。真是自作自受,赶走自己却召来了真正的坏人。

    苏轻眉还在和吴吉霸谈笑风生,很是愉快。但是,吴雕勇已经是从皮包切开的口子处,探手进去。

    车上没人发现,吴雕勇作案的相当愉快。

    吴雕勇收手回来嘴角带笑,看来这一趟收获颇丰。旋即又看了看座位上苏轻眉熟睡的爷爷,又是悄无声息探手向着老爷子裤兜而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心不足蛇吞象。

    车上没有人察觉,吴雕勇对于这一对祖孙,很快便是双双得手。

    而这个时候,嘟的一声,公车到了站点,小河西村,吴敌的目的地。

    吴吉霸和吴雕勇双双使了使眼色,当即两人心领神会。吴吉霸马上对着苏轻眉,笑着说道:“好了,我到站了,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见。”

    苏轻眉轻轻点了点头。

    吴吉霸和吴雕勇迅速夹杂在人群中,鱼贯而出。

    吴敌缓缓走上前,路过这苏轻眉的时候。他顿住了脚步,看着这行感十足的苏轻眉,开口沉声道:“苏小姐,我和他们换位置之后,这一路上你们聊得都很开心吧?”

    “还行。”苏轻眉撇了吴敌一眼,冷冷的道:“苍蝇走了,心情当然好一些了。”

    “哦。”吴敌轻轻点点头,道:“苏小姐说的是,不过我友情提醒你一句。现在看一看你的包,然后看一看你爷爷的裤兜。”

    “嗯?”

    苏轻眉微微一怔,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提包,顿时看见了那划开的口子、然后,看向自己爷爷的裤兜,同样看到裤兜已经被划开。

    瞬间,苏轻眉脸色苍白,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这种惯偷的作案手段,一看便是明白。

    “啊啊啊,刚刚那两个人是贼,是贼!”苏轻眉迅速扯开喉咙叫了起来:“抓贼,抓贼。我的东西被偷了,东西被偷了!”

    “人家已经下车了……”吴敌看着这苏轻眉,开口懒洋洋的道。

    苏轻眉一看这吴敌这事不关己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不一处出。冷哼了一声,开口大声喝道:“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们男人总是这么没用,胆小怕事!现在,还在说还有什么?你的正义了?你的道德了?你的良心了?是不是都被狗吃了?”

    车上的乘客,纷纷看了过来。一双双目光,都是充满了鄙夷与蔑视。

    是啊,你这会在这里说风凉话有什么意思?刚刚胆小怕事不敢说,这会反而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现在的青年人啊,简直没救了。

    几个大妈,摇摇头窃窃私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