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到底有什么问题?
    当然,作为绵延千年的大观,青云观里比火灵道长道行高的大有人在。

    可是那些高人都神龙见首不见尾,即便是青云观里的弟子都不见得能见上一面,至于一般人那更是见不着了。

    齐文广夫妇跟火灵道长相识多年,对青云观的捐献也不少,即使不属于捐献最多的那一批施主,那也属于要好生招待的那一类。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等了差不多两小时,才最终等到了火灵道长单独见面的机会。

    火灵道人四十岁左右年纪,正值壮年,一身棉布道袍,手里拿了一柄佛尘。

    他圆脸,有些偏胖,眼睛细长,笑起来咪成一条缝,看上去十分和气。

    不知是不是花了太多的时间跟信众打交道的缘故,他的脸上少了几分修道之人的出尘之意,却透着几分市侩。

    齐文广和火灵道人见面的地点是在火灵道人的会客室。

    会客室外靠墙的椅子上,还坐了好些人,都是等待火灵道人开解的信众。

    分宾主坐好,火灵道长宣了声道号,这才微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了,齐施主。”

    齐文广连忙回答道:“是啊,最近生意比较忙,确实有段时间没过来了。好不容易这次有了点空闲,所以就把老婆孩子都带过来,聆听道长的教诲。”

    火灵道人笑着谦虚道:“教诲什么的可不敢当,齐施主是成功人士,智慧过人,知识和人生经验比贫道可要丰富多了。

    不过,如果如果齐施主在修行上有什么疑惑,贫道倒是可以略微开解一下。”

    齐文广说道:“我女儿这段时间气运似乎不好,接连遭遇冲突,而且还屡次受伤,甚至还影响到我和妻子。

    所以我想请道长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以至于我女儿的运气这么不顺。”

    火灵道人倒也爽快,直接应承道:“这没什么问题,我看看就是了。”

    说着,他朝齐萱招了招收,示意齐萱到他前面来。

    齐萱拖拖延延的不太乐意,齐文广只好伸手在齐萱背后推了一把,这才让齐萱站到了火灵道人的前头。

    “齐萱施主近段时间的运气的确是有些不好啊。”火灵道人瞧了瞧齐萱脸上的伤势,不由得笑了笑。

    齐萱却觉得这道人似乎有嘲笑她的意思,心里原本就不大乐意,现在更是不满,嘴巴一撅,打算转身就走。

    她才懒得管这牛鼻子道人是谁,难不难见呢,反正她不喜欢就是了。

    就在这时,火灵道人脸上的笑容一收,脸色猛一变,一把抓住齐萱的手腕往前一拉,然后目光在齐萱的脸上仔细的端详起来。

    齐萱吓了一跳,大声道:“你抓着我干嘛啊!还凑这么近看我!耍流氓吧你!”

    她一边喊着,一边用力的甩了甩手,想要把火灵道长抓住她胳膊的手给甩掉。

    可是,她发现火灵道长的手,简直像铁箍一样,紧紧的箍住了她的手腕,不管她怎么甩,火灵道长的手都纹丝不动。

    齐文广也觉得火灵道长这么做,似乎有些太突兀了。

    可是,当他看到火灵道长的脸色越来越严峻,越来越冷厉,心头不由得一跳,觉得情况可能有些不妙。

    于是打消了询问的念头,还阻止了齐萱母亲起身,只是紧张的等待着火灵道人给出个解释。

    过了好一会,火灵道人终于把齐萱给放开,然后收回了目光。

    齐萱一边揉着手腕退回父母的身边,嘴里愤愤不平的念叨着:“有病!这道士真是有病!无缘无故的抓我的手,简直跟个变态一样……”

    “闭嘴!怎么能对道长这么无理!”齐文广见女儿说得难听,狠狠的训斥了一句,然后转过头看着火灵道人,用带着几分恭敬的语气探问道:

    “道长,您刚刚是不是在我女儿身上,看到出什么问题?”

    火灵道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思索什么。

    过了良久,他才笑了笑回答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你女儿沾了些晦气,所以有些不太顺利而已。

    等会从我徒弟那里拿三张符,贴在你女儿的房间门上,应该就能把晦气祛除干净,她的运气也就会有所好转,直到恢复正常。”

    齐文广半信半疑的看着火灵道人,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虽说火灵道人说的轻巧,可是刚才为什么脸色会那么难看?火灵道人是隐瞒了什么,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齐文广还想继续询问,可是火灵道人已经不给他机会,起身送客。

    齐文广只好也跟着站起身来,带着老婆孩子往会客室外走去。

    眼看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左肩被人轻轻拍了两下。

    齐文广回头看去,只见火灵道人就站在他的身侧,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返回。

    齐文广微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明白了火灵道人的意思。

    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出了道馆,把妻子女儿送回家,然后借口公司有事,又开着车返回了青云观。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