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跑了?
    “呼呼呼~”

    黑光纵横,带起阵阵呼啸将天空割裂。

    有人试过抵挡,却发觉无论是什么样的攻击对上求道玉都只是徒劳,五影也好,千手兄弟以及蛇叔等人也罢,一时之间只能在交错的黑光攻击下鸡飞狗跳的躲避。

    毫无还手之力的众人看上去好不狼狈。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加持了尘盾力量土流壁不能抵挡求道玉分毫,被一穿而过,大野木不得不继续躲闪中有些气急败坏了。

    这种无法抵挡,只能被人压在头上狂揍的事情,让大野木变得狂躁了起来。

    “融合了所有属性的忍术造物,当然不可阻挡。土影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能够抵挡这东西的,目前来说只有仙术而已。”

    手掌氤氲着浓郁的金色光焰,犬冢獠闪身而来一把抓住了掉头再追的求道玉,给大野木解惑的同时五指用力,手上光焰膨胀,生生将无可抵御的求道玉捏爆。

    “老师,初代,还有纲手,都使用仙术一起出手吧。他的力量等级很高,但数量却很欠缺,别被他现在的虚张声势吓到了。”

    甩掉手上些许残留的求道玉碎屑,犬冢獠金焰缭绕的手摆动间随意的将兜猛然倾泻过来的求道玉闪开,凝目之间已经没有了对他的忌惮。

    “徒有其表而已,空有凝练七种属性的忍术,却没有足够填充在里面的力量。兜,我已经看穿你了。”

    没有在意兜形如恼羞成怒的倾泻攻击,犬冢獠一扫眉宇之间的凝重,一阵羽翅直冲而去。

    “啪啪啪~”

    浑身金焰膨胀,犬冢獠一口气将仙术能量输出到了最大,飞冲中连连挥手将如同攒射的球道玉统统扇飞,目标直指向兜,一反之前的躲闪,形容猛虎一般。

    求道玉本应该是六道模式自带,是力量攀登到巅峰之后充溢在体内逸散出来形成的外在武装,随着本身能量的增强,体外形成的求道玉数量会有所增加。

    如同晚年的大筒木羽村,在辉夜姬的回忆之中,除了手中的黑色仙人权杖,他并不像哥哥大筒木羽衣有着求道玉,但等到了晚年时,却有着九颗求道玉。

    求道玉六道仙人模式天然自带的东西,更是衡量力量的最外在体现。

    兜吞掉了十尾晋升到六道等级,可惜自我凝结出来的除了一把同性质的权杖之外,只有区区一枚求道玉,可见力量是何等的孱弱。

    恐怕也就比当初刚成年的大同木羽村强不了多少。

    当然除了自我形成的求道玉,融会贯通了风火雷水土与阴阳这七大属性同样能够凝聚求道玉,只是那样的求道玉就是忍术了。

    比起自我凝结的正版求道玉,通过忍术催生的求道玉不过是虚有其表的高仿品而已。

    便如兜现在摇动权杖大量倾泻而出的求道玉,除了一颗真品,其他都不过是a货。

    “咚!”

    拳头擂在了凭空形成的黝黑薄板上,发出一声震响。

    金色的火焰跃动中爆裂开来,不能对薄薄的一层黝黑薄板造成任何伤害,犬冢獠凶猛的攻势被阻挡住。

    黝黑薄板之后,兜的身体被挡住了大半,只漏一张冷峻下来的脸庞,目视被阻挡不能再进的犬冢獠,目光淡漠带着锐利,道:“就算我的力量不足,但你一样拿我没办法!”

    “而且虚张声势的人是你,因为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同样是仙术,就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六道仙人才是生灵公认的最强!”

    殷红的万花筒缓缓转动,一点乌光从中飞射而出,飞过阻挡犬冢獠的黝黑薄板之后化作滔天的幽火,瞬间如潮水铺陈开来,将所有人都笼了进去。

    “仙法——封火法印!”

    蛇叔踏破虚空而来,挡在了飞身后退的弟子身前,双手之上灰白诡异的光辉荡漾,犹如波纹一般荡开,迎头与幽火撞在了一起。

    “呜~”

    灰白犹如死气的波纹对冲幽火浪涛,一声低沉呼啸自火浪中冲出,撞开波纹射向蛇叔脑门。

    乌光凝目,一枚别无二致的求道玉后发先至。

    但见攻击骤然而到,是处心积虑的一击袭杀,犬冢獠脱口而出道:“小心,是哪颗最难对付的真……”

    “鬼鬼祟祟的恭喜给我滚开!”

    纲手脸上的绘纹多的就像开了花,身上同样缭绕着金色的火焰,炮弹一样从后面冲到,挥起一拳锤在了兜筹划许久,用以绝杀的真品求道玉。

    “啪!”

    握拳的纤纤玉手正面擂在求道玉上,爆出清脆而巨大的响声,随后如箭矢飞射的无光拐了个弯,不知道被崩去了哪里。

    正面硬钢,纲手的姿态甚为狂暴。

    “年轻人,行差踏错在所难免,但是毁灭世界这种事情就有些太过分了,就让我来阻止你吧!木遁——廓庵入鄽垂手!”

    大柱子绝对防御的榜排之术形成鬼脸排开幽火,左手掐右手,张开的右手掌心一个偌大的座字,对着兜的脸就印了上去。

    “呵呵呵,忍者之神千手柱间?你也不过如此了,果然是应该被淘汰的旧时代残留了。虽然严格意义上我也是人柱力,但你根本就不知道十尾跟其他尾兽的天壤之别,这招对我没用!”

    略微侧身让大柱子的巴掌结实的打在肩膀上,兜扯嘴冷笑出声。

    “不过这样就抓到你了,给我过来吧!”

    放任幽火被蛇叔封禁,兜挥动手中权杖趁着大柱子瞬间的错愕斩断了他的半截手臂,闪过犬冢獠伙同纲手的夹击,利索的抽身而退。

    “接下来就是你这个特殊体。”

    突然虚空穿梭,探出半截身体一把将面具白绝抓住,兜的万花筒急速转动,连续虚空挪动后在高空撕开一道时空裂口直接跳了进去。

    “居然跑了?”

    战斗晋级到仙术登记之后彻底沦为看客的大野木,瞪着兜最后消失的虚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刚才说了一大堆牛气哄哄气冲霄汉的话,又是灭世又是执掌世界成为神什么的,动起手来心大的不要不要,看架势从头到尾都是打算将所有人一网打尽,转头就跑了,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刚才所有的言行都是为了逗我们玩?

    “二代目,能不能找到兜在哪里?或者能不能直接带我们追过去?我总感觉他是在实施什么对我们不妙的计划。”

    不同于大野木憋屈的脑袋打结,犬冢獠并没有因为兜的离开而放松,反倒是越发警惕起来,甚至不惜发动千手扉间要追杀到底。

    在犬冢獠的认知中,兜可并不是什么光说不练,嘴炮震天响却行动无能的人。

    而且先夺大柱子一根胳膊,又掳走了白绝中的特殊体,显然兜是有计划的,只是时间短促犬冢獠一时半刻想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