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六道兜
    “轰~”

    一团洁白球玉带着光尾打在了横在吞纳十尾的兜身上,爆开一团亮光。

    虽然招呼帮手已近来不及,但并不妨碍抢先一步的犬冢獠继续他的攻击。

    只要能阻止都吞噬十尾,就还来得及。

    只可惜等光华散去,兜该吞十尾依旧是吞,丝毫没有受到犬冢獠攻击影响。

    有一股奇特的力场将兜跟十尾完全罩住,在两者合为一体的过程中,似乎不受任何外在力量干扰。

    一击无果,犬冢獠也就不再继续出手,显然对于十尾的神异判断出现了差错。

    哪怕没有轮回眼,仅仅只是属于斑爷的永恒万花筒,兜跟十尾的融合也达成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契合,一旦开始之后没有凌驾其上的力量根本不能对其产生任何效果。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照美冥的眉头深深拧在一起,皱起的眉头都能看出沟壑,戒备慎重的目光游离在兜身上,旋即带着不安看向了犬冢獠。

    尽管没有明说,但犬冢獠刚才那一句没有来得及说完的惊呼还是暴露了很多信息。

    至少从惊慌的语气判断,犬冢獠显然知道眼前兜的诡异状况是怎么回事。

    “十尾是尾兽的诞生之源,集合了九大尾兽的力量就能够重新复活,之前他们给十尾投食的过程你们也看到了,现在兜正在将自己变成十尾人柱力。”

    目光凝沉的注视着兜似慢实快的不断吞噬十尾束手无策,犬冢獠沉声将必要的信息透露了出来。

    沉重中暗暗磨了一阵牙,犬冢獠目光一阵闪烁,继续沉声道:“那是足以比拟忍宗创始者六道仙人的力量。”

    自来也带走了斑爷放在长门身上的轮回眼,本以为在没有弥补这方面的破绽之前,绝不会允许斑爷吞掉十尾成就六道等级,毕竟那样的话并不足以给他母亲一个最佳的降临炉鼎。

    绝为了召唤辉夜降临暗中筹划奔走了几百上千年,劳心劳力废了这么大工夫,要做必然就要做到尽善尽美的最好。

    没有轮回眼的斑爷成为六道人柱力固然依旧是举世无敌,但终究不够完美。

    对于绝犬冢獠自认还是了解的,所以轮回眼这个破绽存在就是他最大的仰仗,只要斑爷一天没成为十尾人柱力成就完整的六道级力量,他就有解决问题的信心。

    无非是招呼一群人群殴斑爷跟斑爷一个人单挑世界的差别,不成六道的斑爷即使逆转生死复活,完美融合大柱子的力量,认真说来也不是真的无可匹敌。

    毕竟阿修罗跟因陀罗新的转世之身已经是佐助跟鸣人,作为前一代轮回之身的斑爷跟大柱子身上虽然还残留着本源相同的力量,但必然已经失去了活性。

    尽管因为较高的血脉特性,哪怕阿修罗跟因陀罗的烙印失去了活性依然还能使用,但肯定不可能重现两人的高峰辉煌。

    何况阿修罗跟因陀罗算起来只是第三代血脉,不过是各自继承了六道仙人大同木羽村的一半力量罢了,完美融合也不可能重现六道仙人的巅峰。

    阿修罗也好,因陀罗也罢,比起查克拉源头起始的奶奶大筒木辉夜本就已经如此孱弱,存在着各种短板弊端,融合两者的斑爷如果还不能以轮回眼为根基成就六道,哪怕绝接引到了母亲降临,恐怕也是后患无穷。

    这种事情必然是绝不允许的,只是计划有时候真心赶不上变化,兜的横插一手,将形势完全引向了犬冢獠无从掌控的方向,于是已经不得不对众人坦言相告。

    足以比拟忍宗六道仙人的力量,十尾人柱力,犬冢獠骤然丢出来的消息,无论是哪一个都足够震撼人心。

    斑爷纵然之前强的不讲道理,但真要将事情牵扯到忍宗开创者,神话仙人六道仙人身上,却依旧让众人免不了心神具震。

    毕竟那可是传说中开创了忍宗,是所有忍者源头的六道仙人,无论名头还是实力,那都是只能仰望,甚至连仰望都做不到的存在。

    没有去看众人到底是个什么表情,光想也能知道个大概的犬冢獠不等有人挣脱震撼消息,目光从兜身上一转,道:“老师,二代目,先把斑跟那个怪家伙拿下再说!”

    音犹在,犬冢獠已经飙向了绝。

    不管兜会不会成功,先解决了斑爷跟绝就算是斩草除根了,哪怕最后要面对一个残次的六道兜,也好过留着绝跟斑爷后面再起波澜。

    哪怕有兜奇峰凸出,绝跟斑爷依旧是最大的隐患所在。

    说慢实快,兜在奇特的力场中不受干扰的完成着十尾人柱力的进化,犬冢獠也有选择重点开宗明义做了说明,实际上时间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罢了。

    有过犬冢獠之前的出手阻止不成,也就没有人再继续白费力气自讨没趣,在场能比犬冢獠攻击更强的人除了斑爷之外,也就蛇叔罢了,听到弟子的招呼,毫不犹豫的了虚空行走。

    开创了飞雷神,同样可以穿梭虚空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间仅仅比蛇叔慢了一丝,两人几乎同时跨出空间杀到了无法还手的斑爷跟前,甚至比仙化的犬冢獠更快。

    “不好,快闪开。”

    突然一声惊呼,一抹乌沉的黑光破空而至,纵然犬冢獠见机得快将之打的偏离,却还是擦着千手扉间的半截胳膊飞过,直接将胳膊打成了尘土碎末。

    攻击来的悄无声息,却是威力绝强,已经杀到斑爷面前的蛇叔和吃了亏的千手扉间几乎同时选择了放弃,进行了虚空穿梭。

    “虽然是我造成了这一切,给你们有可趁之机,但就算是内讧,那也是我们的内部问题,我可没有允许谁替我越俎代庖。”

    肤色灰白神似蛇叔,一头飘散如丝的银发,额头上一大一小两根形似犄角的东西,兜的眼镜已经消失,一双静默的眸子无情而高高在上。

    一身白袍虽然色彩素淡却繁复而华贵,一串纯黑的勾玉圈在脖颈之前,仿佛就长在了那里。

    兜的手挥处一把纯黑的等高权杖庄严大气带着肃杀,顶端正滴溜溜悬着一颗同样纯黑的球。

    没有气冲云霄,更不曾天地变色,完成了六道变身的兜就那么简单的站在空中,说话间平淡的双眼扫过,一股如针是刀的锋锐便轰破了一切抵抗轰然撞进所有人的脑海。

    天地似乎这一刻都在兜的身上,他一眼看过,仿佛将整个天地都压了过来。

    兜平和偏冷的声音缓缓荡开,不见有更多动作,但凡被他目光扫到的人,惧都是呼吸骤然凝滞。

    哪怕是犬冢獠,这一刻也没有例外。

    登临六道级别的兜,只凭借着目光就压制了全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