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我,大蛇丸,准备。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发言。”



    暗哑微带着一丝缥缈的冷冽,蛇叔带着犬冢獠自虚空中踏出,来到了斑爷面前,与大柱子并肩而立。



    “统治世界吗,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就答应你,曾今的修罗。”



    明黄的蛇瞳熠熠生辉,潋滟在其中的是耐人寻味的感兴趣以及更多的跃跃欲试,蛇叔的出尘气息此刻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不下于斑爷的狂傲。



    虽然并不真的关怀世界的生死,但蛇叔一生不弱于人,哪怕是面对忍界修罗,面对更胜往昔的宇智波斑,依旧不会弱了自己的气势。



    “呵~”斑爷咧嘴冷笑,看着蛇叔的目光里不屑之情溢于言表,道:“木叶现在尽出一些你这样狂妄自大的货色了吗?连我随手一拳都挡不住,你的口气到真是要吞天了。比起我来不过是区区沙砾罢了,是谁给你的勇气!”



    当然是梁静……



    啧,虽然机会很好,但现在真心不是吐槽的时候啊。



    已经跟斑爷正面交过手,并且有着深深忌惮的犬冢獠闷不吭声,双眼始终游离在斑爷脸庞之上,看着那张不怒自威天然自带霸气光芒的脸,暗暗戒备蓄力。



    逆转生死,重临人间的斑爷,那张正当壮年的面孔,比任何雕塑与文字留下的记载都更有威慑力。



    在斑爷凝练如刀的目光注视下,别说定力,就是能力不足的人,此刻恐怕也会未战先怯。



    只以气魄而论,即使是堂皇威武的大柱子也比不过眼前的斑爷。



    虽还未曾交手,可斑爷只是往哪里一站,雄姿勃发的弥天气势已经如怒海狂潮盖压天下,犬冢獠的戒备越发深了。



    气魄是一个人精气神所凝练出来无形的体现,此时此刻的斑爷显然已经比之前交手的时候更胜一筹了。



    如此,由不得犬冢獠不谨慎起来,也就是威武不群的大柱子跟超然出尘的蛇叔,还能无视斑爷的气魄威凌。



    “不是你一拳之敌?”蛇叔也是笑了,笑的邪魅狂狷邪,一身出尘气势焕然凌利,沉声道:“你还真是我所见到的,第一个比我弟子更狂妄的家伙,希望你能将这份狂妄保持到最后!”



    音由未落,蛇叔已然对斑爷出手,五指一握悍然擂出,翠绿之风乍然而出,卷着黑红流光轰向斑爷面门。



    你说我不是一拳之敌,那你也来尝尝我的拳头!



    “呼——”



    蛇叔一拳既出,翠中黑红的光如同利剑刺出,接天的暴风在身前凭空而起,上连苍穹下斩瀑布,只一击就让天地变色。



    咫尺之隔,眼前黑红暴风湮灭天地,将飞流而下的瀑布从上到下剖开两半,半边依旧潺潺飞流而下,半边淹没在黑红风暴之中踪迹全无。



    斑爷脚下至少上百米的高大石像也被笼罩,完全再看不到半点踪影。



    天宇之上风吼如裂,其声尖锐刺耳恍若针芒刺进耳朵。



    以石像之间的瀑布为分割,半边天宇黑红风暴肆虐,半点天宇风平浪静,好似与对面世界做了切割。



    一眼不合就动手,蛇叔依旧是那个不服就干的蛇叔。



    袭天卷地的黑

    红风暴几欲将天地凝练,如此狂暴的攻击莫说是犬冢獠顾不上脸黑老师埋汰自己,瞪大了一双眼睛,就是大柱子也不禁为之侧目。



    蛇叔一出手直接就是毁天灭地的做派,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哈哈哈,好,好,好。能将阴阳遁和风遁凝练到这种几近血继的地步,确实是我小看你了,你确实有狂妄的资本。”撕天裂地的风暴淹没万物,斑爷狂放的大笑却盖压一切动静。



    “但是你不该在我面前狂妄!”



    伴着斑爷骤然冰沉的话语,天蓝色的巨掌穿破了风暴,五指兜着劲风扫到。



    “哗啦~”



    足有百米方圆大小的石雕脑袋直接被扫掉了大半,变作大堆碎屑飞溅入水。



    雄伟的天蓝巨人擎天立地,置身在蛇叔打出的风暴之中如山盘不动,斑爷的目光锐利尤若剑刃刀锋。



    “斑,我要阻止你!”



    轰隆巨响崩裂了山崖,与石像等高的狰狞木人身盘神龙,迈开大步冲向斑爷,大柱子一身凛然之气一往无前。



    “你阻止不了我!”



    斑爷毫不退让,操纵着须佐能乎与木人大打出手。



    木龙凌空,巨人碰撞,本就是生生死死纠缠不清的老对手,大柱子跟斑爷一动上手,根本不需要试探,直接就是全力。



    木人与须佐的每一次碰撞,都像彗星坠落,山崖就在两者的碰撞中开始层层垮塌。



    形成飞流瀑布的滂沱河水就像一根面条,被战斗的余波扯动,时而倒流如同彩带飞舞,时而逆飞上天被震成漫天风雨。



    山崩地裂的战斗动静,几同于地震一般。



    风和日丽的终结之谷徒然迎来了末日。



    “他果然更厉害了。”



    远远站在巨人掀起的战斗风暴边缘,与白丸融合完成了仙术变身的犬冢獠注视着激烈的战场,目光凝重。



    之前秽土转生而来的斑爷还要依靠木遁巨人加载须佐威装才能压制大柱子,现在却只靠着须佐能乎就已经分庭抗礼,显然逆转生死带给斑爷的并不仅仅是新生。



    比起凝重的犬冢獠,蛇叔就显得放松许多许多,一双兴奋起来愈发像是蛇眼的眸子里闪烁的均是炽烈光芒,注视着斑爷目光鲜亮无比,语调愈发高昂道:“更厉害才更好,不然陈腐的忍界修罗毫无价值。”



    说话间蛇叔手上结起了一个犬冢獠甚是熟悉的忍印,看的刚刚才用过这忍印的犬冢獠眼睛一凸。



    “初代快要输了,虽然还不是很熟练,但只有用它才能完成我的忍术。我的弟子,一会给老师压阵吧。”



    “仙法——龙蛇降诞。”



    用淡定而不可置疑的口吻述说着,蛇叔目光一震,已然完成了准备步骤。



    灰白可怖,视之只觉不详的蛇鳞自蛇叔眼角生出,上下蔓延开来,转眼就在蛇叔脸上形成了一个圈,蛇鳞圈形成之后自额头处向下,蔓过鼻梁直到下颔再生一道蛇鳞。



    一圈一竖的蛇鳞出现在蛇叔脸上,好似一颗蛇瞳长在上面,阴森中透出诡异的危机杀伐之感。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