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最后挣扎
    流水潺潺,到断崖处化作瀑布飞流而下,如同一挂蓝河垂在天际。

    清风徐来,摇动山崖上下的丛林,吹皱了瀑布之下汇聚的湖水。

    依山凿刻的巨大石像隔着瀑布遥遥相对,四目之间仿佛凝练着万古时光。

    石像于岁月中屹立无声,几十年春秋风雨浇盖,依旧不改它们无言述说当年故事的坚毅孤独。

    斑爷了然一身,站在大柱子石刻的脑袋上居高望远,目光淡然而怔怔,遥望着山崖下丛林掩映深处偌大的木叶,收敛了一身的霸道气息。

    微风摆动斑爷衣角,他仿佛如同脚下的石刻一般凝固了,这一刻深埋的记忆化作洪流将他包裹。

    回忆往昔重重,故地重游品味这份沧海桑田的变化,体会着曾今的失败,斑爷遥望木叶,渐渐好似跟石刻融为一体。

    “大人,人已经带来了。”

    人影闪烁,兜已经出现在断崖之上,手中提溜着的正是当日被团藏用性命封印的宇智波信遗体。

    从深沉中转醒,斑爷淡漠的目光扫过躬身而立的兜,却连看宇智波信尸体一眼都没有,平淡道:“破解封印,没有惊动任何人,你到是有几分本事。”

    兜眼中闪过一抹欣喜,旋即愈发恭敬,道:“不敢称大人夸奖,是木叶主力尽出,我才能……”

    “我说是,你就是!”

    依然是平平淡淡的模样,不见如何作色,斑爷的霸道却徒然而来,不等兜谦虚完就将他的话打断。

    兜怔了怔,显然对斑爷突然而至的霸道有些不太适应,但还是恭恭敬敬道:“是,多谢大人夸奖。”

    对兜的幡然改正不以评价,斑爷终于拿余光看了看宇智波信的尸体,道:“这就是信最后的遗容了,可真是丢人现眼。拿去处理了吧。”

    兜不敢怠慢,恭敬有加,肃声应是。

    便在兜一提宇智波信尸体,回身欲走之时变故骤起。

    “处理我?你先给我去死吧!”

    一声咆哮,本提在兜手中的尸体乍然而起,一脚踹开兜直接虚空隐没,再现身已经扑倒斑爷面前,一只手臂已经化作金铁刀锥直扎斑爷脑门。

    “啪!”

    一声轻响,携雷霆之势而下的刀锥被一手拿住,森森锋刃本是杀人夺命的凶器,却在一只肉掌五指之下不得寸进。

    宇智波信势如猛虎从虚空扑下,手中刀锥以斑爷脑门为目标扎下,却被一手定在了空中。

    变故来的徒然,停的更是诡异。

    时间似乎在斑爷跟宇智波信之间凝固了。

    淡然看了看宇智波信手臂所化的刀锥,斑爷的万花筒已经悄然睁开,跟宇智波信四目相对之后,不屑道:“不敢使用我的能力,空间穿梭和操纵金铁就是你觉醒的万花筒能力?脱困后遇到歹意就会自动释放的伊耶那岐,你这点微末伎俩就想取代我了?简直愚蠢的不可思议。”

    慌乱取代了决然,宇智波信被斑爷一手定在空中,脸色渐渐狰狞却无能挣脱。

    “你的眼睛是我的,你会的都是我教的,既然你不愿意听我的,那我就要取回我的东西了。”

    视宇智波信如孱弱猪羊,斑爷伸手一抠,在他脸上留下两个血窟窿,宇智波信那双无论如何转动都无法助他挣脱的万花筒已经到了斑爷手中。

    生生抠下宇智波信双眼,斑爷再看宇智波信

    就像看垃圾,嘲讽道:“你最后到是给我做了些许贡献,至少不用为了万象把你复活。”

    “除了柱间,你是我一生第二次走眼,不过像你这样的垃圾,杀你脏我的手,滚吧!”

    抖手一抛,斑爷将不言不动的宇智波信丢垃圾一般扔开。

    “啊~我的眼睛!宇智波斑,你不得好死~”

    脱离了斑爷掌控,脸上两个血窟窿血流如注,宇智波信狰狞毕现,竭嘶底里的戾声诅咒,哪里还有半点当初在海岛之上虽颓然却从容赴死的姿态。

    “嗤!”

    竭嘶底里的诅咒尚未落下,一声断响后便戛然而止,兜挥手直接斩断了宇智波信的脑袋。

    喷溅的鲜血落在眼镜上,红艳艳好似腊梅,兜一脸冷利,看着宇智波信无头尸体跌落,恨声道:“枉顾大人的嘱托,破坏大人的计划,叛徒只有死!”

    斑爷眉头微挑,一身平淡之色似有破碎之像,但最终还是没有发作,反倒将手中抠下来的眼球抛给了兜,道:“打扫干净,然后去干你的事情。”

    兜未敢多言,麻利清理干净,不再做丝毫逗留,径直离开。

    斑爷虽然最终没有怪责他自作主张杀了宇智波信,但再待下去却并不是好事。

    一番插曲来而复去,几度死灰复燃的宇智波信多番挣扎,可在斑爷手中终究没有讨到什么利好,最可悲的是还在兜手中落了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大日昭昭在天,丛林鲜翠簌簌婆娑,清风徐来,很快便带走了兜处理过后残留的些许血腥,终结之谷波澜不兴。

    斑爷又恢复了他遥望木叶的行径,不言不动的好似雕塑。

    不知过去许久,斑爷与水色山林几近融为一体,天边传来一声滚滚大喝。

    “斑~”

    大柱子中气十足的大喝滚天而来,堂皇醇厚好比雷神乍怒。

    斑爷回眸,一身静谧悄然冰消,双眸之中万花筒早已经显现,看着踏水而来,一身正气与怒火的大柱子,有无限深意道:“我等你很久了,在这里。”

    “斑,回头吧,你不可能成功的!”

    大柱子怒目中蕴着肃然,踏水落在斑爷的雕塑之上,依旧想着规劝基友迷途知返。

    对大柱子的规劝,斑爷只是笑笑,全然就当是耳旁风。这样的话他听的够多了,从大柱子口中。

    “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你吗?”

    斑爷不答反问,唇角渐渐翘起,眼眉之间润开明朗。

    “斑,就算你逆转生死又能怎么样?现在已经不是属于我们的时代了!收手吧!”

    同样是意志坚定塑造一个时代的天之骄子,斑爷自说自话,大柱子也有足够的信念贯彻他的规劝。

    斑明朗的笑容变得不屑,怀着嘲讽的感慨,道:“柱间,你还是一点都没变,依旧那么喜欢强加自己的意志给别人。“

    不屑嘲讽之色一收,斑爷虎躯一震,霸气尽显,道:”但是你有一点没有说错,现在不是属于你的时代了,但却属于我,只独属于我!”

    “我毁灭世界,重塑世界,掌控世界。在成为执掌世界的神之前,柱间,我在这里,在你登上辉煌巅峰的这里,给你还有你们,最后挣扎的机会!”

    宣言如雷霆浩荡,斑爷彻底脱出了追忆氛围,恍如雄狮转醒,霸气凛然直冲云霄,仿佛连天都要掀个跟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