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土著吊打穿越者
    已经是烈日正浓,但得益于泷之国多水多山,并且靠近大海的地理优势,温度依旧舒适宜人,并不怎么酷热。

    夏天不太热,冬天各种山谷盆地鸟语花香,泷之国的环境天然能够培养懒人。

    “轰~”

    一道冰凌轰在山壁,破碎开来的寒气扫过,将周围的植被冻结。

    已经是联军挺进泷忍村旬日之后,依旧找不到关于斑爷等人的线索,犬冢獠心里十分明了是怎么回事,未来会有什么变化,索性没有自寻烦恼,抛下一应事务专心致志跟着蛇叔学习。

    斑爷必定还会再出现的,也一定会比之前更强大,到时候现在非议犬冢獠不务正业,不履行职责的说辞自然会冰消瓦解。

    只要他能再顶住斑爷就成。

    “冰盾和尸骨脉,是我最早研究有成的血继,尸骨脉世界因素过于深奥,但冰盾却是我研究的血继中最好掌握的一种。”

    蛇叔目光没有波澜的扫了一下犬冢獠冻结的山壁,虽然没有说批评的话,但这股淡漠之下蕴含的言外之意,无外乎就是不屑。

    “这不是已经掌握了么……初步的。”

    犬冢獠苦笑一下,他自然能听懂蛇叔的画外音。

    只是他的积累虽然同样不俗,早在数年之前提议蛇叔破解血继限界的时候就在积极做准备。

    前有扫荡宇智波的忍术知识储备,三战时也不敢或忘,有点空闲就逮住整理归纳,并且一一吸收成自我的知识。

    成为火影之后又有了更多便利,封印之书跟历代火影收录的各种忍术知识储备也是分毫不落全都抽空阅览过。

    可是天分这个东西很多时候就是让人无奈。

    旁人要是从无到有,十来天时间就初步掌握,以自身属性融合出了冰盾,说出来怕不是要吓死忍界一堆人杰,可到了蛇叔这里,人家就是有足够的底气鄙视犬冢獠。

    想想二代风影研究守鹤一辈子,也就成就了一个磁遁,然后造就了之后的整个风影一系。

    号称最强风影的三代风影的沙铁磁遁,一生悲剧的四代风影罗砂夫妇,再加上原著里的五代风影我爱罗以及现下的风影叶仓,都没能脱出控沙的磁遁桎梏。

    更别说三代土影大野木,虽然号称血继淘汰更胜血继限界一头,但从他之后,就再也没人能够学会,可见融合血继的难度到底是几何。

    血继限界要是真的那么好弄,也就不会有现如今这般泼天的名号了。

    然而总有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颠覆大众认知的常理。

    显然蛇叔就是这么一位钟天地独厚的天才,哪怕开着作弊器的犬冢獠在血继限界这条路上,也只能望其项背,连给自己的辩解在蛇叔面前都干巴巴的没什么底气。

    人比人,有时候就是没得比。开外挂的穿越者输给了惊才绝艳的土著。

    “关于血继限界,老师掌握的如何了?”

    半是好奇,半是不甘心的还想挣扎一下。蛇叔之前虚空追杀宇智波信的动作,犬冢獠虽然大战斑爷,却也是瞥见了。

    所以,真的还是蛮好奇的。空间这种超级吃天赋,不是血继却比血继难度更大的忍术蛇叔都掌握了,那么血继限界又是掌握到一种什么境界了?

    蛇叔略带深意的扫了一眼期待的犬冢獠,没有不屑也没有自得,就那么平平淡淡的道:“大约三成不到。”

    犬冢獠的眼睛一鼓,看着淡定的蛇叔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忍界血继千变万化,或如木遁这样兼具威力与声明,或如透遁这般名声不显作用单一,但算算已知未知,怎么都有上百种之多,蛇叔一开口就说三成不到。

    看着已经无师自通,学会了无形装逼的蛇叔,犬冢獠有一句mmp差点脱口而出,勉强咽了口唾沫镇压了一下突然像沸油一样造反的心情,道:“那大野木老头的那种三属性融合的血继淘汰,老师也掌握了吗?”

    被蛇叔的轻描淡写着实惊到,犬冢獠不得不拿出血继淘汰来给自己找点平衡。

    实在是蛇叔太绝了。

    这次蛇叔到是没有再继续表示小菜一碟,而是沉思了片刻,好似思考着什么,直到有了答案才道:“血继限界是一种属性形变与性变衍化到极致之后,或者由两种属性相辅相成,由内而外的自我改造身体催生。”

    “血继淘汰却最少涉及到两种以上的属性,并且融合之后还要衍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问题。”

    蛇叔娓娓而言,将血继限界跟血继淘汰的原理简单的向犬冢獠概括出来。

    听到这些本就知道的东西,犬冢獠有些迷惑,不知道蛇叔说这些的目的是啥,但同时也有些许庆幸,心里平衡不少。

    看来蛇叔目前还拿更胜一筹的血继淘汰没什么头绪,这就让人没那么郁闷了,否则犬冢獠说不得就要找块转头碰死算求。

    但见犬冢獠眉宇之间不可言喻的神态变化,蛇叔眉头一挑,故意停顿了片刻才复又道:“尘盾是风火土三属性融合并衍生到极致才诞生的东西,相对来说我并不擅长这三个属性,反倒对阴阳还有风遁更娴熟。”

    犬冢獠的眼睛又鼓起来了,合着师酱你解释那么大一通,目的是为了敲打我不要脸血继限界都没掌握就好高骛远?

    瞪着好整以暇的蛇叔久久不能言语,犬冢獠沉默以对良久之后扭头就走。

    师徒交流已经无法再继续了!

    我的老师大蛇丸,他根本就不是人!

    “要组成血继淘汰,难度保守估计至少是组成血继限界的百倍以上,见过大野木的尘盾之后,我用掌握最纯属的阴阳顿融合风遁,多少已经找到门路,成不成功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也就这几天了。”

    蛇叔开诚布公的话追着传到,十分友好的向弟子展示了什么叫做为人师表的豁达。

    犬冢獠急切离开的脚步愈发快了。

    他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再跟蛇叔待在一起,再呆待下去犬冢獠怕自己会忍不住一头撞死在随处可见的山壁上。

    大蛇丸你欺人太甚,简直不给留条活路!

    感谢zyttr的打赏,多谢太阳的再次打赏,谢谢两位!,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