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该死的和不该死的。
    “哗哗~”

    浪涛绵绵,化作白沫漫在沙滩,海风腥咸,染的空气不太纯净。

    这是一块并不很大的岛屿,斑爷在前,绝与兜分列左右,三人面前站着的是宇智波信。

    “你可真是有能耐啊信,把我的计划搅的一团糟。”

    良久良久沉默的上下审视,斑爷似乎是想要将宇智波信从内到外看个通透,语气说不上是佩服还是憎恨。

    “那又能怎么样呢?终究我不是你啊……斑大人。”

    狂妄之姿早以消散无形,狂热偏执也了无踪迹,宇智波信束手而立,目视斑爷,满面灰白颓然。

    面对斑爷这个正主,一心想要取而代之甚至不惜自我催眠的宇智波信这一刻终于清醒,认清了现实。

    踟躇片刻的一句斑大人出口,宇智波信的目光潋滟出一丝倾慕,终究还是淹没在了颓唐之下。

    再挣扎已经没有意义了。

    “你差点就成功了,已经很厉害了。之所以没能坚持到最后,只是因为你的胸襟不够,知道的不足罢了。”

    毫不介意宇智波信曾今狂妄的作为,斑爷目光中漏出一缕欣赏,发出了真挚的赞叹。

    “但是,你也应该清楚我的脾气,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背叛我!”

    赞叹如昙花一现,和颜悦色骤然锐利,斑爷从来不是会妥协的人。

    非是吾友既是吾敌,我不给的你不能动,这才是霸道绝伦的斑爷。

    “哈,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无所谓了。”

    自嘲的笑了笑,宇智波信有些万念俱灰,嗫喏着想要说点什么表达一下心情,最终还是淹没在了无生趣之下。

    面对斑爷,宇智波信实在生不起什么别的心思了,至于说反抗就更是无稽之谈。

    几度筹谋挣扎,打破了蛇叔留在心头的阴影,却脱不出斑爷的烙印,宇智波信的偏执让他陷得太深,面对正主剩下的只有无力。

    如神似魔的斑爷,是宇智波信一直想成为的样子,是执念的同时也是梦魇。

    作为一个以成为别人反照自我,根本没有本我认知的人,宇智波信只有拥有无上力量的时候才是个强大的人,面对无法反抗的斑爷,他依旧是个连自我都不能清晰认知的懦弱者罢了。

    “作为我选中的人,这样就放弃了啊。你还真是个废物。”

    宇智波信的颓唐灰白没有触动斑爷的铁石心肠,反倒让他鄙弃起来。

    “既然你连自救都不想了,那就为背叛付出代价吧。”

    冷酷重新缭绕在身,斑爷大手探出抓在了宇智波信脑门。

    无声悄然的崩溃从脚下开始蔓延,宇智波信一点一点化作尘土,随着海风飘散天地。

    “最后,祝君成功。”

    崩溃攀到脖颈的最后时刻,坦然面对死亡的宇智波信留下了一声祝福,最后一缕目光投给了默然伫立的兜。

    “祝君成功?他意外的是个坦荡的好人呢!”

    海风呼号,带走了宇智波信曾今存在的最后一点尘埃,带着面具的白绝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很是有些认同的下了定义。

    “嘁~”

    绝不屑的咧了咧嘴。

    白绝你这个肤浅的傻白甜。

    没有人看见,兜默然有些麻木的脸庞,在宇智波信投来最后目光的一瞬,鼻梁上的眼镜抖了一下,恰好反出了一道眼光,将他的眼神完全遮住。

    “绝,溯本归源给我把长门的尸体找出来。兜,找到团藏的尸体,我需要回收信的眼睛。”

    干掉了宇智波信,斑爷再度展现了他雷厉风行的一面,没有过多感怀,当即下达了新的命令。

    对于吩咐绝跟兜,斑爷看上去没有半点不适,直接不问自取拿过了最高领导权力。对此,无论是绝还是兜,均没有表示什么异议。

    派下最新任务,斑爷便不再啰嗦,一抖衣袂径直越海而去,三五息后背影便没入了海天深处不见。

    “大人去做什么?”

    目送斑爷绝尘而去,兜有些好奇。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吧。信身上的万象可是大人原本的眼睛。”

    绝没有给兜解惑,反倒不轻不重带着警告意味训斥了一通,旋即招呼了白绝,一起自顾自离开。

    “这次是最后一次,下次绝对不能再失败。不然……我们都要死。”

    腥咸的海风送来绝最后的声音,满满都是肃杀。

    斑爷可不是个能够容忍失败的人,给他们擦一次屁股估计就已经是极限了。

    战天斗地,从不雌伏的斑爷,撤退一次就够够的了。

    兜扶了扶眼镜,海风撩动他的发鬓,他仰望刺目阳光,没有在说话。

    群山环绕的泷之国说不上四季如春,但总有一些地方因为它奇特的地形而得天独厚。

    比如深藏在高山与瀑布深处的泷忍村,这里与世隔绝,物资丰饶,哪怕是大雪封山时节依旧鸟语花香,是人与动物躲避风雪严寒的好去处。

    众所周知,资源丰富之地的人,很少有能够发愤图强的,大多数甚至绝大多数都是优哉游哉懒懒散散。

    毕竟不用为生存发愁么,自然就没有什么奋发的动力。

    好比犬冢獠前世所知的某个世界警察家后花园,就有那么一个年年靠着挖粪卖钱,买了几十年还能再买几百年的芝麻豆大国度。

    此地全体民众普遍肥胖,甚至总统为了号召民众减肥,自己以身作则却因为过于肥硕,没跑得动几步就送医院抢救去了。

    泷之国是五大国之外最得天独厚的一个,资源绝对不缺,甚至一度也在世界舞台上有过演出,并且也有人念念不忘想要奋起而击,举国升格,成为与五大国平起平坐的大国。

    然而终究是心气与后力无继,最终落了个图惹人笑。

    先有初次五影大会名头初显,近有黑木重练秘宝以图奋起,却在此刻被五国联军翻了个底朝天。

    昔日世外桃源,沦为今日生死不能自己,可悲可叹。

    “哎~”

    旧地重游,犬冢獠站在泷忍村的小小寺庙前,漫无目的的眼光四下观望,看着当初曾今纵身一跃而下的井口,心中也是有所感怀。

    “其实并不用走成现在这一步的。”

    叹息过后,犬冢獠的话有些萧索凄清。蛇叔来通报自来也的后事,显然他们两个之间早有过联系,但现在已经没有追究隐瞒责任的必要了。

    “这是自来也自己的选择。”

    蛇叔落后了些许距离站在犬冢獠不远处,听到他的叹息,淡淡出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既然选择了,就要负责。他把轮回眼封印在岩宿大蛤蟆的肚子里,怎么处理的事情交给你。”

    相比犬冢獠的伤感,蛇叔淡然的有些不近人情。

    “我早该想到的,在他改良秽土转生,将控制源头交给我的时候。”

    没有置喙蛇叔给出的信息,犬冢獠此刻更多的是陷入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我怨怼。

    “现在可并不是自哀自怨自我反省的时候……火影。”

    感谢我是superstar,惯例感谢zyttr,谢谢两位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