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无敌之姿
    “木遁——木龙之术!”

    象鼻獠牙,背带尖刺,身长不知几多,曾今吞吃尾兽玉,正面镇压九尾的凶狞木龙横空而出,呼啸着盘旋住斑爷的须佐,一口獠牙直咬犬冢獠。

    须佐之男大是够大,威力也是无匹,可对上犬冢獠到底是失之灵活,犹如高射炮打小鸟,九发十不中。

    然则已经今非昔比的斑爷自然不会干食言而肥的事情,既然说出了到我了的话,自然会有相应手段。

    须佐能乎对上犬冢獠过于粗苯,源自大柱子的木龙之术却是兼备了雄浑与灵巧,正是对付犬冢獠的不二手段。

    “麻烦来了啊。”

    木龙獠牙狰狞,卷动云流扑咬而至,犬冢獠不禁眯眼。源自木遁的木龙能够镇压九尾,哪怕正面吃了一发尾兽玉也无甚大碍,还有吸收查克拉为己用,因粮于敌的棘手能力,当真是个麻烦。

    “仙法——拟兽……”

    木龙凶狞,但犬冢獠却并不打算就此退怯,斑爷开着须佐能乎虎视在侧,一旦在木龙之前退走,难保不会被夹击,一旦失了先手本来就差斑爷不少,在想要维持局面恐怕就难了。

    全凭一鼓作气,退是不能退,犬冢獠知道斑爷什么打算,只能寄求模拟自尾兽玉的招数根基是仙术能量,可以不惧木龙吞噬。

    但犬冢獠为难之际奋勇硬顶的行动还没完全展开,手中汇聚全力的仙法还没打出去,帮手便已经到来。

    “木遁——木龙之术!”

    同样有着象鼻与一嘴狰狞獠牙的木龙呼啸而至,轰然如火车横空飞过卷动犬冢獠鬓发与衣衫,狠狠跟对面的同类撞在一起,互不相让着纠缠成麻花。

    “木遁——木人之术!”

    大地震动的沉闷声响好似在人心之上擂鼓,一个面如金刚怒目,体型毫不逊色须佐能乎的巨大木人迈开大步追着木龙奔驰而至,越过犬冢獠直扑斑爷。

    “咚~”

    巨人相撞,轰然的动静像天都被震出来个窟窿。

    “啪啪啪~”

    两个巨人身旁,纠缠成麻花的木龙甩动身躯,抽打在地上碎石飞溅,留下道道深不可测的沟壑。

    “斑!”

    大柱子带着一份热切,三分不解,六分愤怒,瞪着眼睛像公牛一样盯着斑爷。

    秽土转生作为自家亲弟弟发明的忍术,他自己现在又身在其中,加上足够站在天下绝巅的经验以及眼光,斑爷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大柱子自然一目了然。

    “哦吼,是柱间啊,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澎湃的激情被犬冢獠打断了一次,再接续起来就没有了原来那份高涨,不过也不愧是相爱相杀一辈子的好基友,即使热情被浇灭过一次,真的跟大柱子面对面的时候,斑爷还是很开心。

    至少斑爷跟大柱子四目相对的一刻,他忘记了还有犬冢獠这个敌人存在。

    “为什么要这么做!”

    斑爷只叙旧情,绝口不提当下,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大柱子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任他打个哈哈过去。

    “什么为什么啊柱间,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么,我们的理念是不同的,我要的是改变这个世界,现在我在做的当然也是改变世界哦。”

    “这一次你可阻止不了我了,柱间。”

    上一句话还带着叙旧的欢愉,下一句却尽都是无悔无惧的霸道,斑爷与柱间四目相对,如同针尖碰上了麦芒,分毫不让。

    “那你就来试试,看我到底能不能再阻止你!”

    哪怕曾今是基友,如今穿越了生死再度相见,话不投机依旧是不欢而散,大柱子前所未有的肃然起来。

    “你又把我忘了啊,这个习惯可真不好。”

    但还没等到大柱子兑现他的心意,一道幽幽的冷声插入进来,早已蓄势待发良久的犬冢獠向着斑爷发出了他重躲存在感的一击。

    “仙法——会友!”

    一道炽白的光,好似激光重炮轰穿了空间,擦过纠缠木龙便是将之无声消泯半截,轰在斑爷须佐能乎身上裂成夺目的一片白芒。

    注定无法跟斑爷成为朋友,只能作为敌人的犬冢獠,为斑爷与大柱子穿越生死凝练时空的相会,送上了最真挚的嘱咐。

    以炮交友,未名时空的暴君,以白色恶魔之名送上穿越宇宙洪荒的祝福。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白忙如波,其炽如海,无论斑爷还是大柱子,无论天空还是大地,无论远山还是近土,尽皆都被掩盖,攫夺了色彩,目光中只剩一片炽白,犬冢獠临空而立,笑容说不出的讽刺。

    以仙术蓄力,模拟出毁天灭地的尾兽炮,色泽是一片纯洁的白,可不正应了斑爷此刻相会基友的心思么。

    “完全放开来,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也别太瞧不起人啊斑爷。”

    不管斑爷是不是近距离面见大柱子这个基友心情激动,犬冢獠只知道作为前一刻的对手,下一刻就被忽视乃至遗忘了,这怎么能忍?当然要抓住机会给斑爷一份好礼。

    “尾兽玉完了是尾兽炮,小子你就没有一点新意吗!”

    一抹天蓝刺破白芒,须佐能乎撕开了吞没天地的纯白,恨恨将手中剑扫向好整以暇看动静的犬冢獠。

    斑爷并没有他话语中表露出来的那般霸绝,反倒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已经是第二次被犬冢獠搅黄了基友相会了。

    “咚!”

    蓦然大柱子操纵着木人从斜刺里冲出,撞开了须佐的天蓝凶器,拦腰一把将之抱,两具比山峦更高达宏伟的巨人亲密无间解除,发出闷雷般动静。

    “斑,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今天我不但要阻止你,还要打醒你!”

    跳到了木人脑门上的柱间已经对斑疾言厉色。

    “柱间,你还是那么天真。今天的我,早已经不是往昔的我了,你根本无法阻止我!”

    “就算你在加上那个白毛小子,一样无济于事,给我滚开!”

    爆喝如雷,斑爷操纵须佐能乎挣脱了捆束,召出木人将须佐能乎化作铠甲披挂上去,不等大柱子再扑上来,双臂一阵反倒将大柱子的木人掀飞了出去。

    “轰隆隆~”

    被掀飞的巨大木人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震的大地跳舞一般颤动。

    “呜~”

    须佐能乎与木人合体之后,仍然天蓝的凶兵再扫,依旧不依不挠的指向犬冢獠。

    比起心里有着特殊地位的大柱子,斑爷果然更针对犬冢獠。

    “柱间,你给我滚开!”

    “哧!”

    “白毛小子,再吃我一击!”

    振臂掀翻木人,舞凶兵斩断木龙,大步追杀犬冢獠。

    当夺目的白芒散去,众人看到的正式斑爷压制大柱子,追打犬冢獠的暴力场面。

    多谢zyttr的又双叒叕一次打赏,今天我也成休闲党了...........

    c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