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拳脚相加,唇舌不让.
    斑爷是豪迈的,是孤高的。

    有着修罗般叫人惊惧乃至力不从心无可抗拒的力量的斑爷,自从与大柱子相爱相杀双双踏足世界巅峰之后就再没有下来过。

    甚至在纠结了一个时代的爱恨纠缠下,斑爷携手大柱子将这人间巅峰拔高到了世人可望不可即,见之无从抵抗的高度。

    屹立绝巅的修罗宇智波斑是骄傲的,世间人除了千手柱间这仅有的一个可为友为敌的人之外,看谁都不过是尔尔。

    哪怕是犬冢獠,即使欣赏,抱有的也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赞许态度。

    我在绝巅寂寥,冷眼看遍世间凡俗挣扎攀登,偶然有见一人堪堪成为后来者,勉强走到了跟他一般的地步,斑爷欣赏之余依旧不会改变他俯视的心态。

    毕竟已经站在巅峰太久太久,连可以平视的人也仅止一个而已,早都忘记了仰视他人的感觉。

    犬冢獠的接连强手,对于斑爷来说必然只能是冒犯。

    我给你脸,你才有脸,我不给你脸,你就剩个死字。

    “小子,我已经想好了你的死法!”

    目光骤然变得锐利,斑爷并没有动手,但也不是放放嘴炮。

    有生之年能够冒犯忍界修罗而不死又不付出代价的,只有一个千手柱间。

    殷红如血的写轮眼转动,捉星拿月的紫色巨手自斑爷身上长出,五指张开犹如覆山将犬冢獠罩了进去。

    肌理,铠甲,一应俱全栩栩如生,巨手如山兜头而下,没有什么一段二段三段的繁复变化,斑爷的须佐能乎只出一臂,却直接就是终极状态。

    言语虽然霸烈,但上手就是完全的须佐一臂,斑爷的战斗经验丰富,并没有太过于小觑犬冢獠这个隐隐能与他匹敌的对手。

    “伸个大手就能吓唬人?不好意思,这种东西貌似我也有!”

    面上一片凝沉,口中并不饶人,比嘴炮装比犬冢獠不让斑爷专美于前。

    “呼~”

    滂沱查克拉一阵,犬冢獠山上升起一道黑红光泽迎着兜头擒拿而至的须佐大手顶了上去。

    黑红光泽迎头而上,化作并不逊色的巨掌稳稳将斑爷的须佐一臂顶住,互相之间十指相扣僵持不下。

    “地怨虞,是地怨虞,是我的地怨虞,既然还可以这样运用,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惊魂未定的余者尚未有所表达,却惊起了借助斑爷树海狂浪脱离四赤阳阵的上木,他阴阳脸庞扭曲开来,嘶声戾啸。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你这个家伙去死!”

    脸庞扭曲之间,属于黑木的那半张瞬间覆盖开来,彻底淹没了上木的模样。黑木不管不顾,形如癫狂一般冲了出去,冲向了犬冢獠。

    “咚!”

    人腰粗的金箍棒横空轮到,一击将黑木砸入地下。

    “老夫在此,你想去哪里?”

    三代目横刀立马,径直挡在了前面,将一众脱困的影级人物统统挡住。

    “老东西乖乖回归吧!”

    鲛肌撕风,大嘴中鲨齿森森,直往三代脑门扫到。

    “吭!”

    一抹刀光凝练,一闪之间将鲛肌的大脑袋崩开,再闪已经到了鬼鲛面前,同为奉命阻拦的止水不让三代独领风骚。

    “须佐能乎!”

    宇智波富岳面如平湖一片死寂,赤红的巨人拔地而起,挥动凶器将伺机而动的鬼鲛伙伴统统拦截。

    “干掉他们!”

    不知是谁放开了喉咙一声怒吼,被斑爷镇压的混战再起,顷刻之间烈度已经喷薄直至最高,更胜先前一筹不止。

    本就是不死不休之局,摄于斑爷的镇压才堪堪因为惊愕按下了暂停键,现下有犬冢獠阻住了斑爷,横在双方之间的对抗就如一锅滚油,一有火星即刻便从新炸裂。

    混战再起,厮杀蔓延。

    “小子,你真的很好,再吃我一记!”

    血火重燃,硝烟再绽,斑爷形似不以为意却怒火再度一涨,如天蓝的须佐巨人完全出现,未曾被纠缠的三只手臂同时抽出兵刃劈向犬冢獠。

    “咔啦~”

    须佐能乎手中无可名状的光焰兵刃过出撕裂天宇,交错落下撕裂大地,蜈蚣般裂痕一路蔓延向前,目光所及直接将混战大潮分割开来。

    但并没有阻止汹汹厮杀,也没能擦到犬冢獠半点油皮。

    “张狂的小子你不是很厉害吗,躲什么?”

    一击不中,须佐巨人轮剑再扫,斑爷的嘲讽激将随之而来。

    “恕我孤陋寡闻见识浅薄,站着不动让人打这么傻的嗜好,我可就在大人身上见过。”

    嘴上不饶人,飞空避闪的犬冢獠手上更是不慢,双手一合就是一发形如尘盾的手臂粗细极光轰到须佐能乎身上。

    “嗵~嗵~嗵~”

    以灵巧对凶悍,犬冢獠一发接着一发模拟出来的小型尾兽炮穿过斑爷攻击的间隙打在须佐能乎身上,发出一声声如同撞钟的震响。

    只是犬冢獠的攻击声势不小,收获却是寥寥,每一发炮弹落在斑爷的须佐能乎之上,不过是轰出些许裂纹,转瞬便就愈合了。

    “牙尖嘴利的小子,你是在给我瘙痒吗?”

    衔尾轮剑追击不绝,斑爷对犬冢獠的连绵攻击满口嘲讽,已经顾不上再跟基友热烈相会,先嫩死眼前的白毛出心中一口恶气再说其他。

    “轰!”

    一大团烟花在斑爷的须佐之躯上炸开,崩出小小孔洞,却无法再做寸进。

    “唰~”

    光剑扫过,犬冢獠半截披风变作了落叶飘零,险险躲过了断头一击。

    “可不就是瘙痒么,大人你的乌龟壳当真够硬!”

    连续攻击无果,斑爷攻势急烈,找不到更好的间隙,心中暗暗有些许无奈急切,犬冢獠口舌间却并不放松。

    虽然言语的刺激在斑爷这种久经战阵的老狐狸面前不过是班门弄斧,但说不定老天瞎了眼,一下子就有了效果,让斑爷自乱阵脚了呢。

    既然敌人是举世无敌的斑爷,不管有没有成效,能用的手段当然要倾尽了。

    “小子既然你没招了,那就轮到我了!”

    乱剑逼开犬冢獠,隐隐形成牢笼,斑爷翻手结了个熟悉的忍印。

    感谢zyttr几天连续打赏,多谢太阳虫q130的连续打赏,谢谢两位的支持。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