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无惧
    “哗啦啦~”

    银锁如蛇,抖动颤鸣,自斑爷的大扇子从反弹而出,毫无道理的攻向了始作俑者的犬冢獠,逼的他不得不紧急抽身而退。

    “呜吼~”

    犬冢獠受挫,一抓拍飞了绝的白丸当即暴动起来,张嘴就是一声贯穿天地的咆哮冲向前去,将兜跟斑爷同时罩了进去。

    “白丸回来!”

    变起仓促,常规应对已经不急,犬冢獠急忙招呼白丸,抬起胳膊任由银锁缠绕,猛地抡臂以抖,借助银锁将白丸拉了回来。

    “吭~”

    一柄黝黑的长镰打着旋飞到,擦着白丸的脑门斩在了地上,惊出犬冢獠一身冷汗。

    深知转生而来的斑爷早已经今非昔比,决然不同于曾今以及大众的认知,但接连的攻击还是让犬冢獠心惊不已。

    短短一次交手,斑爷展现的能力已经超出了犬冢獠的预计。

    夺得了大柱子力量的斑爷确实非同以往,但这份自己完善秽土转生同时解除束缚,反弹封印攻击白丸的动作,依旧让深刻了解秽土转生的犬冢獠惊讶。

    兜并没有完成秽土转生最后一步唤醒灵魂,斑爷还在混沌之中都能自主接续术式完成转生,同时反弹封印,几乎如同未卜先知的攻击白丸。

    就这份战斗意识,已经超过了犬冢獠的所有认知。

    表面上看似乎没什么太奇异的地方,但深究其中道理,灵魂未醒的斑爷应该还半处于净土之中,却能跨越世界与生死干涉现实,这份细究之下呈现出来的东西就恐怖了。

    正常状态的巅峰斑爷是决然干不出这种事情的。

    放眼整个火影,也只有灵魂游荡在世界不知名角落的六道仙人才能无碍勾连生死,召唤出了历代影。

    这是连辉夜都不能涉足其中的领域,本该独属于大筒木羽衣的能力才对,而现在斑爷却也跻身其中了。

    虽然纵览原着,也有带土在死后从净土回归,将万花筒暂借给卡卡西的操作,但那已经是带土以六道等级死去之后才办到的事情了。

    横贯生死,身在净土干涉现实,依然是六道级别才能拥有的力量。

    尽管现在斑爷借助了兜秽土转生的力量,但已经得到大柱子细胞,融汇了阴阳力量的斑爷,无疑已经突破了生前极限,半只脚踏进了六道的等级。

    在羽村不出,月球情况不明的现在,斑爷所具有的半部六道等级的力量,无疑足以吊打整个世界。

    而在原着里,仅仅转生的斑爷不久一己之力吊打了五影还有忍界联军么。

    面对这样一个细思极恐,足以单人镇压天下的斑爷,由不得犬冢獠不谨慎,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知道的更清楚,所以更不敢行差踏错。

    虽然明知道斑爷是个悲剧,但奈何说出来人家也不会听的。

    “似乎有些混乱啊。也跟约定的不一样,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一击迫退了犬冢獠跟白丸,斑爷并没有乘胜追击,反倒清清淡淡的提溜着他的扇子,也不去捡回镰刀,从棺材中跨出来,首先跟绝交流了起来。

    “已经快要十年了。宇智波信背叛了我们,现在正在跟忍界联军还有宇智波信这个叛徒混战。局面对我们很不利,只能提前将你找回来。”

    绝沉着脸,简明扼要的像斑爷说明情况。

    “哦?背叛了?真是意想不到。这位召唤我来的年轻人是你找到的替代吗?”

    浑然不在意宇智波信的背叛,反倒感觉还有一丝欣赏的玩味,斑爷无视了戒备的犬冢獠,自顾自将目光转到了眼神炙热的兜身上。

    “这是兜,替代宇智波信的真正计划执行者。”

    “斑大人,初次见面,我是兜,能为斑大人效力,是我的无上荣幸!”

    借着绝的介绍,兜展现出来的热切毫无掩饰。

    “那么,轮回眼呢?”

    淡淡看了一眼热切的兜,斑爷不置可否不予理会,继续跟绝交流信息。

    “死了。被木叶的自来也拉进封印同归于尽了。”

    绝阴沉着脸回答了斑爷,恨恨的眼神不禁扫到了犬冢獠身上。

    白丸不安的刨动着前爪,撩起一蓬一蓬细碎的沙土,犬冢獠骤然从绝口中听到自来也的消息,脸色不禁下沉。

    虽然有所预料,且见到长门与小南的转生之躯是已经多少明白了,但当消息真的确认自来也身死,犬冢獠依旧不免阴郁。

    终究是没能避免宿命,自来也唯一比原着要好的地方,仅只是多有准备的他拉着两个弟子一起同归于尽了。

    “居然死了。”

    听闻长门已死,一派超然淡定的斑爷终于动容,他的眉头评促起来,终于将目光转到了犬冢獠身上。

    “又是木叶啊。可真是给了我不少惊喜。看你的装束,应该是火影了吧,当年曾有一面之缘的小鬼。”

    “本来我是更看好那个阻止了我的黄头发,却想不到是你这个小鬼上位了。猴子还真是有魄力。”

    玩味,感慨,不知道是赞叹还是揶揄,斑爷淡然的霸气在横溢。

    “修罗之斑的眼光确实值得敬佩,你看好的水门正是我的前辈,在下犬冢獠,添为木叶五代目火影。”

    “此次前来,正为阻止大人的野心!”

    轻轻抖了抖已经不洁净的火影斗篷,斑爷淡然之中有无尽危机如针芒此身,犬冢獠却不愿弱了自身气势。

    “阻止我?哈,真是令人怀念的话。”

    对于犬冢獠的怡然振奋,斑爷莞尔一笑,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过往,并不以为忤。

    “看来你是认识我的。那就努力来试试成为我的障碍吧。曾今也有一个跟你一样身份的人说过这样的话,他成功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犬冢獠强硬的气势,又似恍然将眼下带入了记忆中的画面,斑爷慢条斯理的举起了手中的扇子指向犬冢獠。

    “初代目的丰功伟绩不敢奢求,但此身肩负的职责以抱负却并不想辜负。我会竭尽全力。”

    抬手抹去了胳膊上残留的银锁封印符文,犬冢獠缓缓结印,目光凝视在斑爷身上,虽然戒备慎重,却不见丝毫畏惧,言语郑重间反倒有一丝丝跃跃欲试。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