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歧途
    “你似乎很惊讶?”

    浑身罩在吞噬一切的旋涡黑洞之中,不为所动的蛇叔语气淡然。

    “空间虽然不是血继限界,但依然包含在我的研究之中。毕竟,为了除掉你,我可是有很用过一番功夫。”

    不打没把握的仗,也是蛇叔众多优点之中的一个。只是蛇叔平淡的述说却刺激的宇智波信脸色难堪。

    现身之后无穷挫折,在他默默增强自身的时候,别人也没有马放南山闲着。

    从情况上来看,他变强了,蛇叔却变得更强。

    这样的情况,宇智波信的心态难免有些爆炸。

    犬冢獠就算了,哪怕没有真的赢过,在交锋中也没输太多。至少曾今差点将之干掉,可宇智波信对上蛇叔,直到现在自觉准备万全,却事实上依旧是不能力敌。

    那这么久以来的准备都是为了什么?再把脸凑上去给人揍吗?

    宇智波信惊愕,然后默然,连转动的万花筒洗轮眼都停滞了下来,就那么怔怔看着一脸淡漠的蛇叔,似乎已经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

    “其实不用难过,你只是跑的太早,比起那个完全偷学的小鬼,你还是好的。”

    用行动摧毁了宇智波信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还不够,蛇叔看似安慰的口吻还在进一步瓦解着宇智波信的精神。

    从身体到精神,全面抹除敌人才是蛇叔一贯的作风。

    “再告诉你一个事实吧信,秽土转生这种术,除了抢夺控制,还有着巨大的致命缺陷。”

    “就让你自己来好好体会一下吧,封印……”

    平淡的话语化作尖刀剖开了宇智波信的武装信念,连番摧残着他的精神,蛇叔谋定而后动的手段发动。

    鲜活的符文从蛇叔肩膀上浮现,游鱼般攀向宇智波信脸庞,然而却在下一刻静止不动。

    只吃了大量泥土砂石,罩住了蛇叔却全做了无用功的黑色旋涡,在封印符文即将攀附到肌肤的一刻蓦然调转矛头,一口将宇智波信吞了下去。

    “封印术克制秽土转生,你当我不知道吗?”

    声音忽然变得低沉带着些许嘶哑,本是秽土转生身体受到伤害都会恢复,可出其不意摆脱了蛇叔控制的宇智波信,看上去并没能恢复他被掐过的咽喉。

    “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收起你那副全知全能高高在上的丑陋嘴脸吧大蛇丸!”

    属于宇智波信的声音在四下回荡,却不见他的身影,仿佛人在另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空间。

    “我给你当了那么多年的实验品,真的以为我就什么都没有得到吗?一心想杀我,还不是怕我将你超越吗?”

    “可是,大蛇丸,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世界的常态,你的心态我已经看穿了,接受现实吧。接下来是来自神的惩戒!”

    火焰突然自蛇叔的头顶落下,完全凭空而生。

    “不过是封印术而已,现在你连触摸我都不可能,再高级的封印术又有什么用?”

    火焰未到,宇智波信嚣张的话语先一步到了。

    “呼~”

    蛇叔挥手,清风徐起对上了火焰,以悠闲之姿将灼灼烈火吹散成星。

    宇智波信隐在虚空之外发动的攻击对蛇叔依旧不成影响。

    “你确实成长了,但还远不到你自己认为的程度。“

    信手而为扫灭攻击的蛇叔称赞着宇智波信,人依旧淡定。

    ”不过你还是像以前那么自以为是啊信,空间忍术的高级应用而已,你是忘了我刚才说过,空间也在我的研究范围之内。”

    话语将起,蛇叔尚屹立在地,后半句话语响起时,蛇叔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滋啦~”

    迟来的闪电焦黑了蛇叔站立过的土地,下一刻虚空人影闪动,宇智波信已经狼狈的从虚无扑了出来。

    “虽然不是我擅长的东西,但空间隔离并不能成为我对付你的障碍。”

    紧随宇智波信之后一步从虚空跨出,蛇叔还是那副淡定写意的姿态。

    宇智波信仰仗更进一步的空间忍术,蛇叔二话不说再次给破了。

    接连受到来自蛇叔的教育,这一次的仰仗依旧被破去的宇智波信虽显狼狈,却没有再惊愕。

    一次打击是震惊,两次打击是惊愕,再到第三次打击的时候,似乎就成了麻木并习惯了。

    但宇智波信并没有就此气馁俯首认输。

    在蛇叔跨出虚空的一刻,宇智波信写轮眼再转,二度消失。

    “还要继续挣扎下去吗?信,你没有机会了。”

    蛇叔的身影再闪,继续追着宇智波信进入不可视的异度虚空。

    “吭!”

    刀兵相向,撞出铿锵铮鸣强音。

    宇智波信与蛇叔的身影在虚实之间变换来去,如同神出鬼没,留下连串时而急促,时而缓和,却声声都是奋力的厮杀碰撞。

    “我的研究,为的是超脱。你虽然是我的实验品,但到底学去了很多东西,只是你却用他们来实现扭曲的野心。”

    “信,你是个没有自我的人,当什么宇智波斑,你连自己是谁都弄不清楚。”

    “冠以别人的名字,替代他人去实现野心,就算最后成功了,那个人是你吗?并不是,信,你已经完全走入歧途。”

    “学了我的东西,却只是想着去冒名顶替成为一个失败者。以替代宇智波斑而活的你,丢的是我的人,我又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所以,既然是我造就了你,那就由我来结束好了。”

    “没有自我的人,不配与我大蛇丸扯上关系!”

    闪烁,碰撞,追赶。宇智波信呡口无言,只将攻势催动的越发凶猛以回应蛇叔的言论。

    数次交手,终于单独对上,蛇叔面对宇智波信忽然一反常态变成了话痨,彻底剖析了对宇智波信耿耿于怀的缘由。

    打破了心中枷锁的宇智波信虽然依旧奈何不了蛇叔,但任蛇叔说什么,他只一味的猛攻猛打,似乎是要斩杀蛇叔与当场,用事实说话作为反驳。

    可惜蛇叔即使惊才绝艳,始终都压制着宇智波信,可到底是因为涉猎太广,时日尚短的原因,空间能力多有不及,一时也只能缠斗,无法利落的解决战斗。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