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降临
    一点亮光突然出现,夺走了众人聚焦在绝身上的瞩目。

    硝烟凌乱的苍穹以不可违逆的形势慢慢漆黑下来,无穷星光坠落,组成一带银河。

    白昼豁然化作黑夜,硕大的银月如玉盘,光辉一阵澎湃,遮蔽了银河,渲染了深沉夜色,旋即化作一缕光辉从宇宙中射下,罩在了凄厉嚎叫着吞噬了十尾的绝身上。

    “不,妈妈,不要,妈妈,不要来,不要,不是这个时候,不是啊!”

    月光如水银,淹没了绝,徒留下他懊丧而凄厉的嚎叫。

    改天换地的变化,还有绝凄厉绝望的哀嚎,每一样都刺激着众人的神经,哪怕是斑爷看着这么大的动静也有些眼睛抽搐。

    完全没有预料到,绝掩藏在背后的一手居然是这种情况。

    什么精神意志化身的半身,原来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真正的杀手锏居然是召唤这种改换天颜的危险人物。

    不需要说明,不需要深思,到这一刻,斑爷已经知道了一切他该知道的东西,显然是被人耍了,而且是从头耍到尾。

    如果不是这一下歪打正着,恐怕最后的结局还要恶劣的多。只是斑爷却生不起半分庆幸,更多的是羞恼欲狂。

    堂堂忍界修罗,震慑天下即将成为新世界之神的宇智波斑,居然被人耍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银月光辉浩荡,映衬着斑爷的脸阴沉如水,充血的双眼死死盯着光辉最浓郁的地方,似乎随时都能化身为狼扑上去。

    蛇叔眯起了眼睛,讶然之色在脸庞一闪而过,似乎也是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却低声压不住喜悦的冲动道:“有趣,真是有趣。”

    唯独犬冢獠与众人的心情都截然不同,他知道的更多,所以这一刻由衷的庆幸。

    辉夜姬最终还是降临了,似乎犬冢獠之前所有的动作都没有能起到什么阻止的作用,但很显然眼下降临的辉夜是个意外。

    以完全体斑爷为炉鼎降临,跟现在降临在强制融合十尾的绝身上,一样都是辉夜姬,可实质上却已经是两码事了。

    现在降临的辉夜姬,能有三成力量带过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心思电转,挣脱了辉夜降临带来的最初惊愕,略有一阵忐忑之后,犬冢獠彻底安心下来。

    似乎是定律一般,阴差阳错的,辉夜姬依旧降临了,甚至场面看上去比原著里也并不逊色多少,毕竟连昭昭白日都化作了夜空,场面不可谓不大。

    “不愧是最终boss,就算折份到用绝降临,依然自带过场渲染啊。”

    心里有底,面上不慌,短暂的头脑风暴依然对即将到来的辉夜姬有了很有把握的评断,犬冢獠便在众人的紧张兮兮里饶有兴致的观看起来。

    说实话,抛开了对辉夜的忌惮,放松心情去看这场改天换日的降临大戏,犬冢獠到是觉得,忍界就出场场面来说,便是狂霸拽酷叼的斑爷也差之多已。

    嗯,辉夜降临了,绝蒙蔽人的角色扮演也被拆穿了,接下来斑爷会有什么表现呢?好期待!

    看着绝急速吞噬着十尾,凄厉嚎叫着慢慢变成辉夜的模样,犬冢獠忽然有些期待起斑爷的表现来。

    那么骄傲,那么高冷,那么狂妄,准备毁灭世界并以神自居的斑爷,突然之间发现绝并不仅仅只是想背叛他那么简单,也根本不是他的什么意志化身,而是将他从头戏弄到近乎结尾的阴谋家。

    被人像个小丑一样玩弄了好几十年,阴差阳错的不经意间捅破了真相,斑爷的心态现在又是怎么样的呢?

    是否酸甜苦辣百威陈杂,还是说已经快要被气的爆炸了。

    看看随着辉夜渐渐显现,斑爷阴沉的脸色一点点转为铁青,犬冢獠一点都不想再跟斑爷动手了,甚至更想直接抱臂环胸作壁上观算了。

    怎么说都是六道一家内部矛盾吗,就让人家先内部解决好了,也免得出现兄弟阋墙外御其悔的尴尬事情。

    而且无论最后是斑爷赢了,还是辉夜姬强势取胜,都能坐收渔翁之利呐,当然是乐意之至了。

    “妈妈!”

    苍穹如墨,星光消敛,只剩一轮玉月如盘,辉夜姬终于完全降临,迎接他的是绝有眷恋,有委屈,但更多的却是不甘与悲愤的呼唤。

    “对不起,妈妈,我本来可以做的更好!”

    深切的忏悔,战栗的腔调里满含着心都要碎裂的悲痛,绝缭绕在辉夜姬宽大的衣袖里,无助的就像个稚子。

    拯救辉夜的机会只有一次,绝一直力求尽善尽美,为此不惜筹划上千年之久,因为他很清楚他在干什么。

    母亲如果不能以最强的姿态降临,纵然能够取得一时之胜,最终也难免败亡的结局。

    就像一个盖子被揭开,不能光耀人间无敌的话,对辉夜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还不如继续在封印之中沉睡下去。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小三。”

    麻木不仁,冷淡没有表情的脸庞,一言一字似乎都能带动天地震颤,辉夜姬的言语都有着莫大的伟力。没有责怪绝,也不像是安慰,便那么平淡而平静的如同一汪死水,卷了卷衣袖将绝重新收回。

    淡漠无情的双瞳扫过,最终落在了脸色铁青一片的斑爷身上,辉夜姬的口吻冷淡的好似死水凝结,道:“你就是小三原本准备给我的祭品吗?”

    “噗~”

    突然有半声忍俊不禁的笑声很不和谐的差了进来,确实犬冢獠捂着嘴在偷笑。

    堂堂忍界第一大阴谋家,连斑爷都玩弄在鼓掌之间,六道都无从察觉的辉夜第三子绝,居然被叫做小三,虽然知道这是辉夜姬对绝的昵称,但犬冢獠表示真的忍不来啊。

    但认真去思考带入一下,绝到真的是很符合小三的称呼,无论是兄弟之间的排行,还是他所干下的事情,差足阿修罗因陀罗两兄弟的相爱相杀,又差足斑爷跟大柱子的基友情深,可不就是小三的行径么。

    辉夜姬的淡漠的目光投来,瞬息锐利是针扎,凝视了犬冢獠片刻,略奇道:“类似羽村的力量。”

    “装神弄鬼的家伙,去死!”

    霸道蛮横的呵斥如炸雷一般,在辉夜姬分神他顾的刹那,早已经憋到爆炸的斑爷动手了。

    快结束了,求点推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