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七章:留手
    “轰轰!”

    轰鸣声阵阵如同雷鸣,震动膨胀的空气,好像将数十里方圆的天宇都团成了一团抓在手上随意蹂躏。

    “吭~吭吭!”

    尖锐的金铁铮鸣声刺耳生疼,声波连绵叠过让人心跳都产生了不适的凝滞。

    乌亮与纯白的光泽在交错,渐渐编制成一张无从逃避的大网,一点一点压缩了斑爷的空间。

    哪怕有时空忍术的虚空行走能力,哪怕有极致压缩改良的须佐威装,伴随着剧烈的战斗愈发激烈,斑爷也渐渐不再是蛇叔跟犬冢獠这对师徒的对手。

    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

    自高自傲的斑爷吃到了拒绝好伙伴绝提议的苦头。

    “要成了!”

    仰望着无法插手的战斗,沉浸在无所不在的无力失落之中,不同于其他人的忐忑激动满怀期望,大野木更多了几分萧索的失落。

    世界变化太快,半年之前还能靠着血继淘汰雄踞于忍界巅峰的他,现在已经彻底落伍了。

    连插手战斗的资格都没有了的大野木,看着小辈的蛇叔跟更小辈的犬冢獠两个即将镇压不可一世的斑爷,终于再也生不起争强好胜的心气。

    “三代目,现在可不是自哀自怨的时候啊。”

    照美冥悄然来到了大野木身边,心思细腻的大美女可比冷面罗刹的叶仓体贴多了。

    看着脸色有点不甘,却真的没了心气的大野木,照美冥柔和的笑了笑,道:“虽然我们确实已经跟不上步伐了,但也不能就生出袖手旁观的心态。至少戒备心理不能就这么放松了啊,宇智波斑要毁掉的世界,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

    言罢,照美冥深深看了一眼天空的激战,回过头来郑重的凝视着大野木。

    虽然说确实面对这种根本无从插手的战斗,对任何一个本来站在顶端的人都是巨大的打击,但比起垂垂老态无法遮盖的大野木,正当年华的照美冥表现的更有心气,更看得开。

    毕竟,此刻不能插手的战斗也给他们这些原来基本走到头的人打开了新的天地,引领出了继续变强的崭新道路,只要从现在埋头苦干,没道理追不上去。

    他能,我也能的心态,能够站在顶端的人是不缺的,除了大野木,他毕竟已经很老了,没有更多时间了,能够继续保持实力不大幅度滑落就很不错了。

    “到是让水影见笑了。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了,反倒没你们年轻人看得开,加油吧,准备起来,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被照美冥这个比孙女大不了多少的水影一番激励,大野木反倒哑然失笑之后重新振作了起来,重整精神之间抛出了一个崭新观点。

    “怎么了?土影发现什么了吗?”

    为了避免出现尴尬局面,正在摆弄秀发做女儿姿态的照美冥一凛,本来是例行安抚老人家顺带激励一番,不想似乎是另有收获的样子。

    该说是老而弥坚吗,三代目土影老是老了,但还是很辛辣啊,居然看出了根本没人发现的问题来。

    仰望渐渐陷于被动的斑爷,大野木凝沉去十分笃定道:“宇智波斑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他留手了。”

    照美冥骤然回眸望向激斗天宇,整个人悚然而惊,不可置信道:“居然还藏拙了?他想干什么?送死吗?”

    一连三个问题脱口而出,照美冥没有去质疑大野木的判断,人家成为影统领一国的时间都比她年龄还大,何况作为当年跟宇智波斑正面交手并且硕果仅存到现在的老不死,大野木也不可能瞎说。

    只是若信了大野木的判断,无论从哪里看都看不出斑爷留手藏拙的端倪,照美冥便惊诧又难以置信。

    面对已经不弱于他多少的两个对手,被逼迫的步步后退即将失去招架之力,斑爷为何还不暴起奋发,难道真的是一心送死吗?这可能吗?显然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能回答照美冥的急促问询,也无法抚平自己带给她的不安,大野木凝视着激斗中的斑爷,语气笃定中有意思追忆味道,沉声道:“叫大家做好准备吧,我的判断不会出错的,宇智波斑现在只不过是在玩耍或者说是享受调戏对手的感觉。这个混蛋,我了解他的。”

    恍惚间大野木又想起了当年自己跟老师两个人好心拜访却无缘无故被摁着一通暴揍凄凉,然后是不久之前,时隔几十年后才又从死而复生的斑爷口中得到当初不过是戏弄的答案。

    每次想想,都简直气的要原地爆炸啊。

    照美冥的疑惑与惊诧更多了,明明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野木说的那回事好吗,藏拙已经很让人费解了,居然还来戏耍一说,简直不可理喻,于是不解疑惑,道:“三代目,不可……能的吧。”

    嘴上与大野木交流着,目不转睛盯着激战,照美冥反驳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兔起鹘落,蛇叔与犬冢獠两个联手夹击,直接将斑爷打的像断了翅膀的鸟一样从天上掉了下来,以至于说话都断了半截。

    斑爷坠落,照美冥回头,自带妩媚效果的漂亮大眼睛从上往下盯着大野木的橘子皮老脸,一副你骗我的哀怨。

    大野木根本不为所动,完全无视了照美冥哀怨要个解释,也没有其他人骤然拔起的兴奋,一本严肃道:“不会错的,这种感觉,他肯定还有其他想法,都戒备起来,戒备!”

    凝声招呼间,大野木缓缓升空而起,聚拢到身前的双手遥遥对准了斑爷。

    没有闲暇去关注大野木是否神经过敏小题大做,对犬冢獠来说,低于他跟蛇叔层次的人已经插不上手了,哪怕是大柱子这个时候也只能沦为看客,但在打落斑爷之后,犬冢獠却凝眉看着蛇叔,也不去追击,不解的沉声道:“老师,你留手了?”

    尽管都是仓促之间成就的六道级力量,而且还都有一些剑走偏锋的不齐全,但合两人之力,绝对不是现在的斑爷能挡的,可事实上偏偏久战不下,即使这会重创了斑爷,但蛇叔却徒然停步不前了,根本没有趁胜追击,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

    若说战斗时因为太过剧烈只是隐约有所察觉的话,现在这会蛇叔的停步不前就将留手的问题摆明了车马。

    犬冢獠十分想问个为什么。

    我们师徒两个,无论是性情还是思想,都跟对面那个名为宇智波斑,实际是超级中二的家伙不是一路人吧,有机会不嫩死他,留着干什么?过年吗?

    而且蛇叔,你留手也留的太明目张胆了些吧。

    没有在意犬冢獠的质询,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一样,蛇叔风轻云淡的悬空负手,目光豁然悠远了起来,道:“从半藏那一次之后,我还是第一次跟人正式联手呢。有些不习惯。”

    不习惯你个大头鬼啊!收起你那所谓的公平一战洁癖吧,你以为这是在过家家肮是干什么?我们在拯救世界对抗大魔王啊!你这种该死的骑士精神是个什么鬼?谁教你的你说出来,我要绝对打爆他的狗头!

    不需要太多解释,犬冢獠只从蛇叔的故作姿态就一眼看穿了他是什么心思,这种局面已经见得多了,对宇智波信是这样,对斑爷是这样,蛇叔你真是够了啊,公平单挑的原则跟你不合适啊!

    你现在留手,人家不会感激你,只会认为你傻然后宰了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