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最后还是免不了正面刚
    斑爷的强是不讲道理的。

    完全瞎了,根本没有眼睛的情况下都能强行使出须佐能乎,破开葫芦娃联合守鹤封印的斑爷,强悍还需要讲道理?

    被尾兽联手暴击的,回过头来屁事没有,撞上一颗轮回眼就能反手吊打的斑爷,还要将什么强悍的理由吗?

    大柱子还活着的时候,斑爷虽然强的也不讲道理,但至少还有一个更不讲道理的能压他一头,在大柱子被秽土转生,成为钉死了上限的咸鱼之后,重新复活的斑爷根本无人能够压制,彻底放飞自我了,强起来简直不像话。

    当然,那是只有犬冢獠知道的,关于原著的故事,并非是现在。

    然而,就算犬冢獠闪动了那么多蝴蝶,风暴波及到斑爷身上的时候,似乎也并没有收到太好的效果。

    有预谋的摘掉了斑爷的补位选手宇智波带土,造成仓促后备选手宇智波信上位,直接搞了个鸡毛满地,加上被亲手结果了的兜,斑爷改怎么强,还是怎么强。

    不靠以自家弟弟宇智波泉的万花筒为根基,寄存到长门那的轮回眼,斑爷把自己的万花筒放出去,依旧得到了一颗崭新的轮回眼。

    九尾被严防死守,八尾同样没有遗失,还坑过三尾跟六尾,但十尾仍然被激活了过来。

    看看现在跟蛇叔打的有声有色,并且渐渐开始取得优势的斑爷,似乎一切都重新回到了远点。

    除了蛇叔厚积薄发暴起,算是迄今为止对上斑爷还能起到作用这一点,貌似犬冢獠总结起来,之前所有手段对斑爷并没有形成致命破绽。

    而且现在既不用轮回眼,又不吞噬十尾,全靠一己之力镇压一切不服的斑爷,看上去因为外部条件的不顺遂,反倒被逆向激发了心中的骄狂,愈发奋发强的可怕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明明一点一点着手剪除了外部便捷是为了创造更好的条件,实际上反而因为计划接连出现差错,直接激起了斑爷不屈的好胜心。”

    思索没有解开斑爷既不用轮回眼,又不吞十尾,却明显想做点什么,有着暗地筹划的谜底,但却让犬冢獠找到了斑爷随着战斗不断融合力量变强的解释。

    “既然后手跟谋划都不靠谱,接连出了信和兜两个叛徒,那就索性我自己赤膊上阵算了,不信你们能奈何得了我?这就是你现在的心态吗?斑爷还真是高傲的有些刚愎了啊。”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没有探明斑爷故意留手的目的,却察觉到了斑爷此时此刻的心态,犬冢獠不知道是该鄙视还是佩服。

    这种自信亲自出手,一个人就能吊打所有,镇压一切的心态,只能说不愧是斑爷。

    “不过,我可并不认同这是霸道呢。”

    看透了斑爷此时的心态,略略沉吟了片刻犬冢獠便挣脱了其中蕴含的霸道影响,指尖一阵颤动,漏出了一抹微笑。

    “不管你是什么心态,有什么计划,只要正面刚掉你,自然一切成空。”

    一抹与蛇叔的乌亮截然相反,纯白而温和,好似融融暖日的光芒在指尖跳动着,犬冢獠脸上仙术的痕迹在纯白之光出现的一刻开始急速退去。

    仙术力量虽然也是等级足够高的力量,甚至在本质上并不逊色与六道级,然而归根到底,这些都是由三圣地创造并传承出来的东西,比起适合人类,更匹配的反倒是三圣地的土著。

    在更适合人道的仙术级别力量前,有取巧之嫌的三圣地仙术自然而然会平息退避。

    “汪!”

    最后一抹代表仙法的绘纹自犬冢獠脸上消退,融为一体的白丸扑腾的翅膀从犬冢獠背后跳了出来。

    “之前一直辛苦你了白丸,干的棒极了。虽然并不纯属,还有些勉强,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大手揉了揉白丸,抚慰着她的疲惫,犬冢獠彻底放下了对斑爷隐藏心思的追究。

    “到最后,还是逃不过用拳头了决定正义。真是粗鄙又粗暴,毫无遮拦的崇力社会。”

    回想迄今为止一路上的各种筹划谋算,却终究没逃得过跟斑爷正面刚一场来决定胜负,犬冢獠不禁有些自嘲。

    封了长门又如何,斑爷利用兜的野心和才情回头就得到了新的轮回眼。

    筹算过尾兽又怎么样?绝救母的意念坚定,依然七拼八凑唤醒了十尾。

    至于说从救了带土开始破坏斑爷的后手计划,到现在更是鬼影效果都收不到了。

    虽然说活下来的带土以及宇智波等几个顶级高手有了很大很大,对比原著根本是云泥之别的提升,然而对上几乎能够吊打一切的六道级,又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都开着须佐能乎上去嘲讽一下斑爷,用事实告诉斑爷宇智波一族当初拒绝撤离木叶的选择是正确的?让斑爷看看他们现在多厉害,万花筒多到开须佐都能组成小队了,然后刺激的已经吊炸天斑爷继续无限拔高吗?

    还是别这么作死了,就让举族遭灾,依旧心气不平的宇智波去开着须佐虐白绝这种杂兵平复心态吧,别来这给斑爷注入动力添乱了。

    “到头来也只有师酱身上的投资彻底开花结果得到回报了啊。我是该欣慰吗?可行并没有哎,嘛,不想了,莽过去就是了。”

    “你……什么情况?”

    照美冥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犬冢獠,目光之下隐着一抹激动和羡慕。

    从犬冢獠身上仙法气息消散之时就已经注意到,直到白丸彻底从融合中分离出来,照美冥有观察了一阵,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隐约的,她心中有所猜测。

    “你……”

    本都被斑爷蛇叔大战吸引的目光,因为照美冥这一开口统统引转到了犬冢獠身上,再看看分离开来的白丸,不管是谁都免不了心有猜测,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出口,该说些什么。

    虽然之前犬冢獠追着蛇叔艰难跋涉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但也许只是仙法持续时间到了呢?

    “到最后,终究是免不了的。正面正面打一场。”

    没有去肯定徒然流溢在众人之间的惊异猜测,犬冢獠安抚了白丸,淡然一笑,旋即拔地飞天而起。

    “宇智波斑,来品鉴品鉴我是不是真的虚有其表啊!”

    纯白色暖日蓉蓉的光辉包裹着犬冢獠,他放开了声音,一头扎进了斑爷跟蛇叔的大战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