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超拔(补昨天)
    “轰~”

    剧烈的碰撞产生一圈恢弘的光环,黑沉沉散发着光芒的圈倾斜着扩张开来。

    黑沉光圈冲向天空的一边扶摇直上,已经被长久厮杀彻底清空云翳的天空没什么太剧烈反应,到是扫到地面的光环直接犁过狼藉,在大地开出一道不知几十还是上百里的裂谷。

    裂谷开辟,一眼难以望到边际,虽然狼藉却厚实的大地,绵软的就像被热刀切过的黄油,没有丝毫抗力。

    红艳艳的岩浆在下一刻从地底深处涌出,片刻便将峡谷充溢,向着峡谷两旁蔓延开来,燃起分割大地的烈火。

    远远躲在安全地带伺机而动的围观者们,这下彻底眼神抽搐了,也真的是浇灭了所有的侥幸心理,无论是斑爷还是兜,两人现在所具备的力量,真的已经不是人所能具备的了。

    可望不可即已经不足以形容实力落差的鸿沟。

    唯独有蛇叔不为所动,甚至一步一步,看似缓慢却一直坚定迎着风波向着风暴中心迈进,双手之上不断变换凝结的查克拉球愈发趋于黑沉。

    看到蛇叔行为得到启发,奋起直追不甘示弱的犬冢獠,是所有围观者之中唯二还没有束手无策的了。

    只是他与蛇叔之间向着风暴中心挺进的差距,一目了然的展现出来两人的优劣。

    比起近似即将迈步踏入风暴最中心处的蛇叔,犬冢獠足足落后了几公里的路途,便是这般已经让他紧咬牙根满头大汗,反观蛇叔依旧是那副平淡冷漠,不为所动的模样,似乎仍有余力的样子。

    比起积累的深厚来,犬冢獠哪怕有着后发优势,依然跟蛇叔存在着明显的差距。

    蛇叔是真正的厚积薄发惊艳绝伦,犬冢獠看上去就是不肯服输的争强好胜,十分勉强。

    不过就算是此刻行进之间异常艰难狼狈的犬冢獠,其身姿落在旁人眼中也是由衷而起一股复杂的敬佩之情。

    在群雄束手的时候,又评价两极分化的蛇叔再度挺身而出,后是身为弟子的犬冢獠紧跟步伐,迎难而上。

    莫管实际情况狼狈与否,最终成果终究喜怒,至少这两师徒并没有被吓住,从头到尾都在抗争。

    “这就是超拔之上的力量了吗,溯本归源,上溯力量的本质,直指查克拉最初源头形态的力量。万法归一,重塑根本超拔而上。”

    一脚才上灼灼熔岩的一刻,蛇叔托在掌心变化的查克拉彻底化为了一团漆黑,色彩渐渐深邃的好事无垠暗夜深空。

    脚下熔岩灼灼,覆盖了大地无边蔓延,点燃了所有一切,燃烧的空气都赤红一团,蛇叔加身的仙法痕迹早已经退去,就那么站在喷涌熔岩的峡谷之上,毫发无伤的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因为高温而曲卷。

    完全破解了血继之谜,早就已经走上了截然不同道路,积累不知多少的蛇叔,终于借着斑爷跟兜这两位六道仙人级别的大战,体悟他们的力量,彻底贯通了脚下的路途。

    “兜的力量实际更强的。”

    掌中的查克拉悄然灭去,蛇叔负手而立,风不能动鬓发,火不能沾衣衫,他抬头仰望,目光平静而深邃,原本还带着蛇性的明黄瞳孔阴冷尽去,悄然中生出一点漆黑的十字。

    在蛇叔的目光尽头,几乎贴身在一起的两个人影挡住了视线。

    源自高空,崩天裂地的力量已经平息,斑爷的眼角挂着血线,一直胳膊平直的插进了兜的胸膛。

    自六道家大义灭亲的内讧之后不知道几百几千年,徒然再现世间的仙人之战帷幕将落。

    “感受到了吗,建立在他人基础上的力量,即使更强,终究是不堪造就。”

    双眸之中血丝毕现,眼球充血赤红的好似随时都会爆炸的柱子,顺着眼眶而下两道殷红血线,泫然着如柱的血在下巴,斑爷凝视着兜,平静的好似将要爆发的火山。

    “属于我的力量,你强夺不了。这就是你我之间本质的差距。”

    以非仙人之躯,绝杀了兜这个六道之后第一个货真价实的仙人,哪怕斑爷只从形象上看也已经五劳七伤,但那一身霸绝气息却愈发雄浑的可怕起来,蒸腾着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通天彻地的变化。

    “你虽然足够优秀,但下面的那个人,甚至他的弟子,都比你更优秀。不用你的自信去投机取巧,现在赢得就不会是我。但这些早就已经注定了。”

    没有去看蛇叔,但足够绝顶的感知依然告诉了斑爷,正在负手而立仰望苍穹的蛇叔现在是什么情况,甚至连还在苦苦挣扎的犬冢獠的状况也一清二楚。

    斑爷断绝了兜的生机,还在用语言捻灭他的精神。

    面对叛徒,哪怕是兜这样足够给力的叛徒,斑爷德胜之后依旧是看似温和却内在狠辣无情。

    被家族背叛,被基友背叛,斑爷的心早就容不下半点背叛了。

    越是优秀的叛徒,越要从身体到精神去捻灭,斑爷就算是小气的睚眦必报也是如此霸道。

    “不过,作为新的盛世华章快创前的养料,用你来奠基也算够格。”

    冷冷一笑,斑爷抽手,顺势扣掉了兜那一颗轮回眼。

    “带着你的失败的野望跟残破的信念,落幕吧。”

    劈手冲兜即将坠落的身上搜出尚未转化的那颗万象眼球,斑爷再不看兜一眼,任由他如顽石一般坠落,坠向下方滚滚熔岩。

    “哈哈,哈哈哈~”

    突然癫狂的大笑响彻四野,坠落的兜没有怨愤,没有不甘于凄厉,有的只是一份解脱。

    “建立在别人基础上的力量是梦幻空花,结局早已经注定。那么你呢,你又如何了呢宇智波斑!你那份得自千手柱间的力量,也是你的吗?”

    “我把属于你的都还给你,希望你的信念一如始终的坚定,不然我等着,我等着你来陪我,哈哈哈!”

    最后的叫嚣与癫狂的大笑随着兜坠落熔岩而断绝,一蓬遮天的迷雾炸开。

    “嗷——”

    兴奋而暴虐的咆哮声震荡熔岩如暴雨击打,被吞噬了的十尾再次出现。死亡的最后时刻,兜彻底放下一切,将其剥离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