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莫猖狂,猖狂要挨刀。
    尾兽缠斗的动静阵阵轰隆,声音却如淼淼水云轻微,唯独衬托的畅快的大笑声无限拔高,盖压八方。

    “怎么会?”

    畅快嚣张的大笑响彻云霄,秽土转生出来的人物中出现了异数,但最该疑惑的不是兜也不是绝,而是一直充当看客的犬冢獠。

    飞身在天,居高望远,一片烟尘飞扬的混战战场,犬冢獠第一个看清楚了大笑之人的脸庞。

    哪怕是秽土转生的龟裂脸庞,依旧难以掩饰的眼部手术接驳痕迹。

    一双曾今记忆深刻的猩红眼睛,瞳孔中是足以叫知晓的人战栗的风车。

    一身黑袍而来的宇智波信在密密棺材之前仰天大笑,笑的畅快,却是惊愕了多少人心。

    未发一语已经震慑全场。

    “不是已经被封印了吗?怎么回事,兜!”

    附身在白绝身上的绝阴阳脸更显黑白分明,压着声音的质问,仍旧能听出满心的愤怒。

    秽土转生确实是夺天地造化的秘术,但也没有强到逆天。

    能够唤醒逝者灵魂,带着生前巅峰力量重归现世的秽土转生,确实震撼且强大的无可质疑。

    只是这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忍术,哪怕辉夜姬都会被封印。

    同样死于封印的宇智波信,虽然无法和全吃地爆天星不死的公主相比,但决然是无法被转生复活。

    封印术是秽土转生的克星。

    然而现在,宇智波信却出现了,在被团藏封印之后,再次通过秽土转生重归现世。

    作为当初亲眼见证宇智波信被团藏拉着同归于尽的当事人,犬冢獠惊讶,默默旁观的绝与兜比他更甚。

    “不知道,我不知道!”

    兜有惊怒,却更多的还是慌乱。

    宇智波信的突兀出现,还是借着他的手,彻底打乱了兜的心神。

    “我明明按照计划复活的是斑大人才对!”

    惊怒交加慌乱,兜已经没了分寸,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瞅着绝。

    计划复活的是斑,真正复活的却是宇智波信,兜是茫然无错的,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是绝那里出了问题。

    毕竟绝一直以来都自称他是斑的化身来的。

    斑爷转生变成了宇智波信,怎么看都应该是你绝的问题吧?

    “呵呵,这下真的有意思了。”

    犬冢獠再次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看着被蛇叔夺取的秽土转生人物与兜阵营行程对峙,双方之间站着仰天大笑不绝的宇智波信,十分玩味而期待。

    局势变换好似浪潮起落,眼花缭乱一番之后变得扑朔迷离难以清辨。

    但有利的方向却是倾斜到了联军一方,对此犬冢獠当然乐见其成。

    宇智波信的出现对犬冢獠和联军来说是个意外,对兜跟绝来说可就不单单只是意外那么简单了。

    那股形如宣泄般恣意的畅快大笑可不是单单笑笑那么简单。

    团藏当初同归于尽的封印术也不是简简单单说无效就无限的事情。

    这里面必然是蕴含着别忘曲折动心的故事。

    “别管为什么了,既然是秽土转生来的,就给我控制他!”

    面对兜丢锅的眼神质询,绝无话可说。

    谁让他一直扮演的都是斑爷意志化身这个角色,现在转生斑爷不成,绝明知道有问题,却苦于根本没有借口解释,只能先转移话题应对眼下。

    “不行,我无法控制他。甚至连其它人也无法控制,权力被剥夺了,被信那个家伙!”

    然而兜的回答非但没有宽慰绝受伤的心灵,反倒更是狠狠的又插了一刀。

    “哈哈哈,宇智波斑就是我,我就是宇智波斑!兜,还有你这个见不得人的家伙,你们两个真的以为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吗?”

    “放纵团藏,想利用团藏干掉我,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见不得人的家伙打的是什么注意吗?”

    “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我好取而代之,所以貌似恭敬实际一心配合团藏,兜你真以为你做的事情天衣无缝?”

    “你们,简直不要太天真!“

    ”我宇智波信……不,宇智波斑,从来只有我算计人,没有人可以算计我!”

    斜眉,霸然睥睨着绝与兜,宇智波信的自信在爆炸。

    “轰~”

    白虹贯日,一发入魂,宇智波信的半截身子直接被打成了粉末。

    “信,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无双掌之间仍有些许尘盾痕迹,蛇叔悠悠表示对存在感不满。

    “哈哈,到是真的有些把你这位老师忘记了。不过这一次你却是不可能再杀死我了,我现在是不死之身,我是无敌的,哈哈哈~”

    半截躯体崩毁成灰,这种放在任何人身上都足以要命的伤势,却不过一个呼吸之间的事情,宇智波信就已经恢复无碍,甚至还有性质调侃蛇叔。

    秽土转生而来,从施术者兜手中夺回自由本我,更伺机夺取了更多秽土转生高手控制权的宇智波信无所畏惧。

    面对生前几度交锋都是退避态度的蛇叔,转生之后的宇智波信今非昔比,态度几乎百八十度大转弯,已经是截然不同。

    “大蛇丸,兜,见不得人的猪笼草,你们三个一起上!”

    “就让这场前所未有的举世大战作为见证,大蛇丸,猪笼草,兜,以了断之名,今天,我要把你们通通干掉,以庆祝我的新生!”

    双臂张开,分指左右,宇智波信此时此刻,自信心就像山洪爆发,嗨起来根本不会顾及一切。

    “噗嗤!”

    猛然一声利刃开骨的剃刀声,犬冢獠从宇智波信背后出现,手中的苦无正架在他断了脑袋的脖子上。

    “做了断的话,你似乎把我也忘记了啊,宇智波斑大人!”

    伸手一探,犬冢獠一把将不死的宇智波信脑袋拎住,露出一口洁白好牙。

    “怎么可能忘记你这个家伙的脸?“

    ”接连毁了我的心血之谋,凭借坏我好事的功劳,你这身打扮都坐成火影了。“

    ”而我因为你的逼迫,只能走上并不完美的道路。”

    “你说,我如何能忘记你的尊荣?”

    “对你的仇恨,一直都排在名单三甲之中,所以今天谁也别说累。”

    只剩一颗脑袋的宇智波信依旧嚣张,然后就被犬冢獠抡起摔成了一块烂西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