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写轮眼,抢风头。
    厮杀声伴着硝烟直冲霄汉,五国联军与白绝大潮正面对抗,好似两道互不相让的洪峰轰然相撞,不碰一个粉身碎骨绝不善罢甘休。

    “五代,自来也大人那里没有动静了。”

    一直密切关注着战场动态的日向孝首先发现了自来也的异常,不敢怠慢沉声向犬冢獠汇报。

    “那是自来也自己的选择,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相信他。”

    目不转瞬的盯着骤然出现的尾兽群,犬冢獠无暇分心他顾,能做的也只有信任自来也能够应对。

    困死了影级集团,抵挡了秽土军团,只要再镇压尾兽,绝即使阴谋通天智计百出,也是无力回天之局。

    为大局计,即使一样担心自来也的安危,犬冢獠也不得不强自按耐。

    “尾兽那边似乎有情况!”

    没有穿透战场的白眼,但白云叶山的能力却足够出众,只凭借自身的感知,还是率先发觉了不妥。

    “嗷~”

    “吼吼!”

    “哞唔~”

    愤怒夹杂着痛苦的吼叫,在白云叶山的话刚说完的一刻,便如群雷轰炸般响彻云霄。

    一个,两个,三个,伴着震耳欲聋的野性吼叫,连续三个尾兽直接摔倒在地,将白绝浪潮砸的像湖水迸溅。

    除却最强的八尾九尾之外,绝巧取豪夺凑齐了足足七只尾兽,却才当做打破僵局的杀手锏使出来,就被放倒了三个。

    如同山峦的尾兽一连翻了三个,产生的振动堪比地震,但更被震撼的却是人心。

    尾兽的赫赫凶威早以深入人心,普一出现就是七个,简直能将联军的士气直接摧毁。

    畏惧永远都是人性中最会放大恐惧的弱点。

    然而还没等联军从七大尾兽齐出的震惊中回神自我崩溃,就见凶焰滔天的尾兽推金山倒玉柱直接扑下去三个。

    畏惧必然连带的恐惧还没来得及产生,就被尾兽扑街的动静震的没了影子。

    旋即一个好奇在心中腾起——那个能够瞬扑三个尾兽的人是谁?居然这么猛!明明只剩下火影还在按兵不动而已。

    “是老师,他来了,我已经闻到了老师的气息!”

    惊喜总是来的那么叫人不能防备,犬冢獠灵敏的鼻子从硝烟与血腥中抓到了蛇叔的气息。

    “你们几个去帮阿斯玛,不用管我了!”

    面带喜色,犬冢獠匆匆交代一句,循着气息临空而起,横跨战场直往蛇叔所在处飞去。

    “咻~”

    联军营地中飞起一道白光,瞬间追上了兴奋的犬冢獠。

    “汪!”

    白丸的叫声一样充满喜悦。

    蛇叔能来,自然不用她跟犬冢獠顶上去和尾兽们拼命了。

    “咻~轰!”

    突然一道从天而降的白光超过了犬冢獠和白丸,狠狠的砸进了尚在混乱的尾兽群。

    “可恶,艺术就是爆炸,只能是爆炸……”

    迪达拉愤恨的叫嚷除了不甘和憋屈并没有任何卵用,甚至话都没说完就步了无的后尘,以同样的方式从天而降被本垒打。

    “我似乎发现了这双眼睛的新作用,这些大家伙正在召唤我,你们两个就帮我做个验证吧,哈!”

    骚气的粉色须佐能乎飞临尾兽上空,带土的一双万花筒盯着脚下吼叫威胁的尾兽们极速转动起来。

    “听从我的召唤,服从古老血脉的羁绊与契约,我的大宝贝们,蹂躏他们!”

    中二到叫人鸡皮疙瘩满地的宣言从带土口中带着飞扬倾泄而出,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吼~~~”

    暴虐的咆哮迭起,撕裂了硝烟,吹飞了血腥。

    一只,两只,三只,没有跌倒的四只尾兽有三只忽然仰天长啸,巨大的眼眸化作血红一片。

    “咚!”

    一声撞响好比有大鼓在耳旁敲响,震的人头皮发麻。

    被带土万花筒控制的尾兽从左右夹击了硕果仅存还站着的那只,直接将至放倒在地。

    连同之前被放倒的三只尾兽,一时间六只尾兽在地上嘶吼扭打,地动山摇轰轰乱成一团,无人可近。

    如此一来可苦了无跟迪达拉。

    无还好些,是秽土转生而来的不死之身,哪怕陷入尾兽地动山摇的战斗中也不虑有性命之危。

    迪达拉作为影级集群唯一逃过四赤阳阵围困的独苗,陷在尾兽大战中就惨了。

    不是秽土转生,没有不死之身,迪达拉只会吃土,先被带土蹂躏,这会更是险象环生。

    唯一能够无视尾兽乱斗,被带土控制的最后一只尾兽并不参与进去,反倒逼迫着无跟迪达拉无法从尾兽混战脱身。

    “混蛋,你们这些混蛋,都去死吧,炸死你们!”

    “轰!”

    迪达拉气急败坏的吼叫接着剧烈的爆炸,被带土蹂躏了半晌,这会又落到了尾兽群里无法脱离,他的心态爆炸了。

    “我去,这是干什么?居然脱衣服……散开,这混蛋要自爆!”

    接二连三的被打扰,犬冢獠是茫然的,明明是准备压轴出场,却连续的打扰无从发挥。

    直到看见迪达拉气急败坏的撕烂衣服才嚎了一嗓子展示存在感。

    “木遁——排栅之术。”

    两排好像较劲一样的木遁排栅同时拔地而起,将迪达拉包围起来。

    “咔咔咔~”

    包围了迪达拉的两排木排首尾相抵,共围迪达拉的同时依旧不忘相互对抗。

    “艺术就是爆炸,哈!”

    弓在炫上,迪达拉启动自爆之后就没想过其它,哪怕转眼已经被木遁围住,依旧一声大喝发动了他的终极艺术。

    “轰~~~~”

    亮眼的白光撑天而起,膨胀为顶天立地的巨人,一双短线的胳向天张开,展现着迪达拉与艺术融为一体的无上狂热。

    一道光环如缎带,从迪达拉化身的撑天巨人腰间横扫八方。

    “轰~呜~”

    缎带光环轰在木排之上,终究在一阵僵持之后化作狂风,撕裂出尖锐的鸣啸直冲天上宣泄而去。

    “啧,可怜的孩子,声势挺大收获寥寥……没脑子冲动果然要不得哦。”

    远远看着大柱子跟面具白绝对抗又协作,将迪达拉的自爆大招玩成了喷气烟筒,犬冢獠好是唏嘘。

    除了没逃出去的白绝,迪达拉的自爆就炸了尾兽一个灰头土脸,再与第二份收获。

    强抢风头自然瞩目,可以像迪达拉这样为了艺术一言不合就尸骨无存舍身取义,除了惹人唏嘘就只能说蠢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