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三代,木叶至上。
    朗月当空,繁星如散,来自北方的风略过泷之国的山峦卸下了海腥,褪去了凛冽,吹到火之国时已经是温和而友好。

    木叶单方面,千头万绪的最后准备会议顺利召开并结束,汇聚而来的群英个子领了任务分头而去,唯独三代被留了下来。

    “三代目……辛苦您了。”

    斑白的头发在温和的夜风中摇动,三代仰望着星空,目光悠远而深邃,仿佛整个人都沉迷了进去,犬冢獠几度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也只是一句寡淡无味的嘉勉。

    解铃还须系铃人,包庇团藏是三代做下的事情,也只有三代亲自前往才能够解开宇智波的心结。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犬冢獠不得而知,可是既然事情解决了,宇智波富岳愿意配合行动,这期间三代必然有重大的付出。

    坚强了一辈子,临死还固执着一意孤行了一把的三代,在死后转生后反倒要低头服软,个中滋味与得失,外人无从理解。

    本该是犬冢獠陪着三代前去才对,可最终他没有坚持,选择了逃避,顺从了三代的点兵让奈良鹿久陪同去面见了宇智波富岳。

    然则虽不曾见,可犬冢獠还是能够知道,三代为此付出了什么。

    几近灭族的仇恨,就这么让三代走了一遭解决,看上去轻描淡写犬冢獠指挥有放,可代价却是三代一生的坚守贱落尘埃。

    对一个老人来说,没有比放下一生奉行的宗旨更大的伤害了。

    三代目用自己一生的信念跟尊严挽回了宇智波,弥合了横亘在木叶中最显眼的那道裂痕。

    逃避了本该属于他这个火影的责任,不是犬冢獠懦弱怕事。临阵退缩只是不忍见三代在宇智波富岳面前必然恓惶的一幕。

    虽然是自欺欺人,可犬冢獠还是选择逃避三代在宇智波富岳面前低声下气的场面。

    这样的选择,有恻隐之心的不忍,更多的却是还想为这个功大于过,操劳一生的老人最后留一份颜面。

    纵有再多不是,三代目也是他的师长辈,不曾亏欠过他之余,反倒是多有照拂。

    “人生匆匆几十年,老夫不是圣人,自然做过很多错事。“

    ”但唯独对于宇智波,老夫是真的心怀愧疚。不是因为团藏,而是老夫从开始就选择了牺牲他们。”

    “但老夫并未因此后悔,世事变幻,其形如水无常,当初的坚持面对新的困境成了错误不过是寻常事罢了。区区个人荣辱又算的了什么。”

    “何况老夫已经是个死人了,又何必顾虑那么多呢。”

    “所以,五代目不必介怀,老夫要的,只是木叶能够繁荣昌盛就好。”

    “你做的很好。老夫错过了你的老师,却没有错过你,这就很好,很好。”

    瘦小而苍老,复生后依旧嶙峋的手拍在犬冢獠肩膀,三代目轻声细语自我剖析如呢喃娓娓而过,反倒是他安慰了犬冢獠。

    “大战就要来了,五代目不要再关心细枝末节的事情。交代给老夫的事情,安心就是。”

    敛去了惆怅,抖擞精神重复坚毅,三代最后拍了拍犬冢獠留下告诫,大步流星没入夜色。

    “我似乎,有些能理解你了,三代目。”

    目送三代离去,犬冢獠伫立许久,终于幽声轻叹。

    不登绝顶无以览群山,坐在火影的位子上,再放眼曾今,犬冢獠终于看明白了曾今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感觉愚蠢的事情真相。

    尤若拨开云雾见日月,豁然开朗。

    三代不是在包庇团藏,也不是在牺牲宇智波,之所以临死固执不化袒护团藏,只不过是在维护木叶。

    写轮眼终究是木叶宇智波一族的血继限界,宇智波信仗着一双万花筒满天下搞风搞雨,无疑是给人心叵测的忍界递上了对木叶发难的绝好借口。

    三战之后本就损失惨重,又被宇智波信连续两次闹出大动静,木叶的威慑力一落千丈直抵尘埃,

    不像犬冢獠知道还有绝在背后准备颠覆整个世界的三代,为了将木叶从随时倾覆的火山口拔离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忍界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

    宇智波信的作为,让木叶黄泥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为了给木叶争取时间,三代选择了抛出宇智波平息暗潮汹涌。

    就像牺牲日向日常之于飞扬跋扈的云忍。

    宇智波一去,再辅以托词,哪怕依旧无法避免被有心者针对,但至少能争取一段时间,让木叶从当时的袭击混乱中恢复过来,有应对危机的措施跟余地,不至于被人趁虚而入打个措手不及。

    只是,宇智波毕竟是木叶乃至忍界第一豪族,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是简单一句话就能当做牺牲品。

    恰好团藏干下了同归于尽的好事,三代便顺势而为,固执的包庇了他。

    宁肯让木叶再镇压一次宇智波残余,背负上屠杀恶待属僚的恶名,也不能冒陷入全面战争的泥潭。

    冤死宇智波残余付出的代价,总不会高于慌乱之中与敌国全面开展的损失。

    三代的所谓从开始就选择牺牲宇智波,考量即使如此,一切以木叶的安危为重,这是三代坚守一生的核心信念,而不是包庇昔日伙伴的感情。

    比起木叶的安危与昌盛,三代没有不能放弃并牺牲的人事。

    就如现下能够谋求宇智波富岳的谅解,为了木叶,三代连自己都可以牺牲。

    “但还是不那么认同你的作为跟坚守啊。不过这份信念的坚固,三代目你确实让我佩服。”

    仰望星空,月明星稀,夜风吹过,撩起了披风,犬冢獠将目光投向北方。

    那里是泷之国,绝经营的大本营。

    “旧时代的终止符敲响了,新时代的钟声也快来了。就看看,我准备了这么多,最后是谁能笑开声。”

    旧时代的恩怨仍然纠缠错杂,毕生最大的敌人已经浮出水面。

    复生的逝者还能再绽放一次璀璨,勾心斗角的五国联盟并肩作战,划分时代的大战硝烟已经隐约可闻,宇智波的事情解决,放下了最后的包袱,犬冢獠理清纷乱,做决战前的心理建设。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