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琐碎
    这是一间类似牢笼的房间,一如既往的粗糙而简陋,唯一不同的是周边有足足一个中队的封印班在守着它。

    “准备的怎么样?”

    犬冢獠的目光四下游梭,观察情况的同时向红发问。

    “已经是最大的努力,一个中队,十七重封印结界。”

    红宛若宝石一般的眼眸闪了闪,有一丝无奈滑过,旋即被更多的坚毅所取代。

    情况过于简陋,哪怕竭尽全力无法做到尽善尽美的全力施展,但即使受到限制,红完成任务的心态也不为所动。

    “尽力吧。木叶的环境跟机制虽然更好,但我们无法将鸣人安全的送回去。即使回到木叶,也无法保证事情有变能第一时间应对。力量不能分散啊。红你多辛苦一些。”

    没有说什么苛责的话,犬冢獠反倒是安慰着红。

    尽管九尾的查克拉并不是只有从鸣人这里才能得到,但无疑鸣人是最好的选择,犬冢獠不能不多加重视。

    只是掣肘重重,哪怕让千手扉间用飞雷神送鸣人回木叶,套上最安全最牢固的结界保护起来也是无用功。

    整个忍界的精华如今都在向这里汇聚,论安全保障,没有比这里更可靠的了,但就封印结界来说,能做的只有倾尽全力。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

    红到是信心充足,甚至还能反过来给犬冢獠安抚。

    “那就辛苦你了。我去看看鸣人。”

    暂时按耐住心中的无奈,犬冢獠尽量维持着威仪,身为火影他的一言一行都被人看在眼里,已经不能再像曾今那样无所顾忌。

    “放我出去!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混蛋,你们这些大混蛋!”

    “鸣人,你安静一点,这些都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

    鸣人咋呼的叫嚷跟鼬冷静的劝慰在开门的瞬间传入耳朵,犬冢獠不禁漏出一丝笑容。

    永远都活力的鸣人和一直都那么冷静的鼬,这两个性格两极的人同处一室,而且关系非同一般,这场景总是百看不厌的。

    毕竟这可是他当年促成才有的今日盛果。

    “我有什么不安全?明明是那个白毛五代在骗人,鼬大哥你也太傻了,居然陪着我一起被关进来。”

    鸣人依旧有些愤愤不平,吐槽起犬冢獠来生动形象。

    “老师。”

    没有理会鸣人的不满,鼬看到了犬冢獠进来,当下很恭敬的行礼问候。

    “辛苦你了鼬。务必要看好鸣人,必要的时候不要迟疑。”

    安排鼬跟鸣人同处一室关禁闭,考虑了鼬的性格跟鸣人之间的关系之外,更多的是作为最后的挽救手段。

    作为鼬的老师,犬冢獠很清楚他现在的能力。

    跟止水一样,鼬已经打开了万花筒,成功晋升为鼬神,必要的时候能够直接控制鸣人乃至于九尾。

    “喂喂,白毛大叔,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我犯了什么错?快把我放出去,我要去找佐助!”

    几乎是看到犬冢獠的第一眼,鸣人就直接冲了过来,却止步在一层看不见的阻碍前无法接触,只能张牙舞爪的叫嚷,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小鬼头,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里比较好,不然很可能会死的哦!”

    挂起一个恶劣的笑脸,犬冢獠恶趣味的逗弄起了咋呼的鸣人。

    “好了,看到你们兄弟两个相处愉快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事,你们慢慢聊。需要什么就直说,会有人送过来,我先走了。”

    不给鸣人再开口的机会,犬冢獠很潇洒的转身就走。

    “喂喂喂,白毛大叔,回来,死白毛你回来,放我出去,鼬大哥抓住他啊!”

    鸣人的叫嚷已经急不可耐,却并不能阻止犬冢獠的步伐。

    “换装的事情完成的怎么样?”

    重新回到那间并不讨喜的简陋办公室,犬冢獠刚把屁股坐到椅子上,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询问起已经恭候多时的奈良鹿久。

    “基本全部到位,剩下的一些是还没有赶到的人。”

    没人反驳,反而五影一致推动的换装进行的很顺利,这算是各种勾斗中为数不多能哪来表彰的两点,可惜并没有太大的决定意义,因而奈良鹿久的神态没有太大改观。

    “看你的样子,是大蛇丸老师那边的情况不容乐观?”

    一眼看穿了奈良鹿久纠结所在,犬冢獠便问了出来。

    对这位曾今有心避开而为难过的智囊,如今犬冢獠的态度到是随着时间跟身份的改变,能够畅所欲言,不必在遮遮掩掩。

    “红豆已经联系不上那位大人了。”

    颦眉,奈良鹿久无限惆怅。关于蛇叔的能耐他很清楚,能够参与进来绝对是一大臂助。可是总是事与愿违。

    “那就算了,不要强求。但也不要放弃联系,说不定会有转机呢。关于交托给初代目的事情怎么样了?”

    略过有关蛇叔的不顺心事情,犬冢獠将谈话的重心转移到了更需要关注的事宜上。

    “已经查过了,初代目判断那些白色的家伙确实能够完美模拟别人,所以已经展开了针对性布置。”

    “但是……不跟其他几位影通报一下情况吗?”

    关于白绝能够通过变身完美模拟他人的情报来自犬冢獠,但却从始至终不曾透出给木叶之外的人知道,便是内部也仅有少数几个人知悉,奈良鹿久对此略显忧虑。

    “五影会议是个什么情形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出去了没有效果还好,要是打草惊蛇反倒更亏,与其如此不如不说。“

    犬冢獠到是对隐瞒信息的事情很不以为意,甚至有些怨怼。

    ”有些人总是吃了亏,把事实摆在他面前,都不见会悔改。”

    一个白眼翻过去,犬冢獠就差冲着奈良鹿久吐出大野木的名字来。

    “放宽心鹿久,我知道你是怕一时不慎损失过大,但这是不可能的,你要相信初代目。”

    恨恨吐槽了一番,见奈良鹿久还是无法释怀,犬冢獠不得不给他打气。

    聪明人总是想面面俱到,显然这在很多时候是根本不可能的。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